[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

[ 阅览: 1617] [ 12] [ 1]

陪酒女醉死車內 老公、歌廳被訴擔責

來源: 新京報
2017-01-12 05:05:01

  新京報快訊(記者劉洋)陪酒女甜甜(化名)在一次陪酒中醉的不省人事,酒店打電話讓其老公接走後,沒有把人帶回家里而是留在車內,一宿後發現甜甜死在車內。為此甜甜父母將老公周先生和醉酒的歌舞廳告上法院,索賠90余萬元。該案經一審後,法院認定被告有責任,判處雙方各賠償甜甜家屬26萬余元。後被告上訴。今天下午,該案在三中院開庭審理,庭上,歌舞廳經營者稱陪酒女都有IC卡刷卡上崗,事發當天甜甜沒有刷卡屬于顧客,該單位沒有義務將每個醉酒的送到醫院。

  原告分別是甜甜的母親和繼父。一審法院查明的情況是,甜甜在盛達健身公司經營的歌舞廳從事有償陪侍服務。2014年10月22日晚,她在上班陪酒之前因飲酒身體不適,但其不聽勸阻仍繼續陪酒。10月23日凌晨,甜甜醉酒,歌廳人員打電話通知周先生來接甜甜,周開車接她時甜甜已醉酒不省人事。後周將甜甜開車帶至居住的小區樓下,因自己一個人無法將妻子帶上樓,便讓甜甜在車中睡覺,周先生離開時將駕駛座位處窗戶留了縫隙。10月23日中午發現甜甜死亡。死亡原因為乙醇中毒而非因缺氧而窒息死亡或其他。

  法院認為,甜甜作為成年人,應對自己的行為有認知,其在上班陪酒之前因飲酒身體不適,但其不聽勸阻仍繼續陪酒,導致因飲酒過度乙醇中毒死亡,因此其自身存在過錯,應承擔次要責任。盛達健身公司發現甜甜醉酒後雖然打電話通知其親屬,但視當時甜甜已不省人事的狀態,其應考慮到將她送至醫療機構診治,而不是簡單地讓其家屬接走了事。周先生作為甜甜的配偶,對其有扶助的義務,其未及時將甜甜送醫救治,亦未盡到看護職責,而是將其獨自留在車中,因此盛達健身公司及周先生對甜甜的死亡應承擔主要責任,遂作出上述一審判決。

  下午的庭審中,上訴的健身公司雖然認可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但不認可和甜甜是雇佣關系。其代理人說,由于行業的特殊性,被上訴人主張存在雇佣關系,至少要有提供服務和領取報酬。甜甜在歌廳是串場過來的,是顧客和商家的關系,而不是雇佣關系,且其表示甜甜來的時候已經喝多了,其他姑娘不讓她喝沒勸住。

  “對于甜甜來不來,我方無法控制。甜甜是在未經我方允許的情況下來陪酒的。並不是代表歌廳或者公司履行職務。”上訴人說,出于人道主義角度考慮,可以給予一定補償,根據相關案例判決的責任比例沒有超過10%的。一審判的30%的比例太多。

  該案未當庭宣判。


[原文]


[回到頂部]


[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