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

[ 阅览: 3117] [ 27] [ 3]

茅台之下寸草難生?安徽金種子2019年預虧2億元

來源: 網易
2020-02-26 08:45:01

(原標題:茅台之下,寸草難生?安徽金種子深陷困局,2019年預虧2億)

文 ? 雷彥鵬

皖北地區,自古酒風濃厚,其中阜陽人更是以性格豪爽、能喝酒著稱。

阜陽還是安徽第一人口大市,截至2018年年末,阜陽戶籍人口為1070.8萬,秒殺合肥、蕪湖等省內明星城市。

坐擁地利、人和,阜陽市的獨苗上市公司金種子酒(600199.SH)過得卻並不好。2019年公司白酒銷售收入大降,預虧1.65至2.05億元,這在一片欣欣向榮的上市酒企中顯得格外扎眼。

作為曾經的“徽酒四傑”之一,金種子酒這些年日薄西山,近5年營業收入只有1年是正增長。

突如其來的疫情,使白酒消費市場幾乎按下了暫停鍵。茅台作為白酒行業的老大,有足夠的勇氣說出“計劃不變,任務不減”,可是,對于金種子等本來就慘淡經營的地方酒企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01

雪上加霜

金種子酒是安徽省阜陽市唯一一家上市公司。曾經,阜陽人以此為傲,近些年,金種子酒日漸沒落,如今阜陽人一提起來,更多的是惋惜。

A股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金種子酒的營收規模持續下滑,基本上已經排在了隊尾。2019年上半年和前三季度,金種子酒接連出現虧損,營收也排在了隊伍的倒數第二,身後只有已經游走在退市邊緣的*ST皇台。

2019年年度白酒行業上市公司的首虧,也落在了金種子酒身上。

2020年1月22日,金種子酒公告稱,預計2019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65億元到-2.05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扣非淨利潤為-1.85億元到-2.25億元。

對于預虧的原因,金種子酒解釋稱,主要是白酒銷售收入下降較大,以及銷售毛利率略有下降所致;由于本年發生虧損,公司衝回遞延所得稅費用金額較大,相應減少了2019年度的淨利潤。

說白了,還是對主營的白酒業務經營管理不善。

2019年上半年,金種子酒虧損就達3178.34萬元,當時說是由于消費快速升級,市場消費主流價位產品上移,導致公司百元以下價位產品市場份額萎縮,銷量下降;主推產品金種子系列年份酒尚處于培育期,銷售未突破上量且對公司整體業績貢獻度有限。

不管是業績的虧損,還是主營業務的頹勢,預兆早已有之。

從2013年到2017年,金種子酒的營收和淨利潤每年都是負增長,2017年公司扣非淨利潤更是出現了近十年以來的第一次虧損。

2012年之前,金種子酒在安徽還是比較風光的。

“那時候推出的產品迎合了大眾的口味,品質也不錯,很受歡迎。”張岩告訴市界。

作為阜陽人,張岩身邊不少親戚朋友是金種子酒的員工,自己也在白酒行業從事相關工作,對金種子酒深有了解。“金種子最初定位于中低端的大眾酒,後來消費水平整體上移的時候,金種子沒有把握好機遇,沒有良好的發展定位和規劃,以至于逐漸掉了隊。”他表示。

金種子酒在2017年回複上交所問詢函時也提到,安徽省內白酒市場呈現出消費快速升級的態勢,白酒主流價格帶已從2012年的50-100元/瓶上漲到百元以上,並有持續上漲趨勢,而百元以下價位產品市場份額大幅萎縮,但公司銷售占比較大的產品幾乎都在百元以下。

時至今日,金種子酒的市場重心依然偏中低端。這使其平日里受到行業擠壓,在新冠肺炎疫情這樣的突發事件中也最易受傷。

白酒行業專家、溫和酒業總經理肖竹青向市界表示,安徽市場的競爭很激烈,一個是省內酒企,如古井貢酒、口子窖、迎駕貢酒等與金種子酒之間的競爭;另一個是省外的茅台、五糧液、洋河、瀘州老窖等在下沉搶占安徽市場,所以金種子酒的壓力很大。

本就競爭激烈,偏偏又遇到了疫情。天風証券食品飲料行業首席分析師劉暢認為,疫情對區域酒企、地方酒企及中低端市場影響最大。

金種子酒在安徽省內主要銷售渠道為煙酒店、商超和餐飲。疫情影響之下,終端消費停滯,推高了社會庫存,同時,這些終端渠道也幾乎停擺,這對金種子酒來說,是多重打擊。

02

內外夾擊

安徽是一個白酒產銷大省,白酒企業眾多。有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安徽擁有白酒企業約550家,其中規模以上的112家。

上市公司就有4家,分別為古井貢酒、口子窖、迎駕貢酒、金種子酒,被稱為“徽酒四傑”。此外,還有高爐家酒、文王貢酒、皖酒、明光酒、宣酒、九華山酒等小有名氣的酒企。

“白酒行業向來有‘西不入川,東不入皖’的說法,意思是這兩個省的競爭非常激烈。”白酒營銷專家、亮劍咨詢董事長牛恩坤告訴市界,金種子酒的市場已經蜷縮在了安徽的部分地區。

從數據上來看,酒類收入雖然是金種子酒的主要收入來源,但是從2013年到2018年,酒類產品收入從18.97億元逐年遞減到了8.76億元,占公司營業收入的比重也從91.20%降到了72.58%,雙雙大跨步下滑。

同期,其余“三傑”都在不斷增長。到2018年,古井貢酒、口子窖、迎駕貢酒的營業收入已經分別增長到了86.86億元、42.69億元、34.89億元,將金種子酒擠壓成了破落戶。

根據東北証券的分析,安徽省內本土白酒主要分為三個梯隊:第一梯隊為省內龍頭古井貢酒和口子窖,主導著80~300元價格帶;第二梯隊以迎駕貢酒、宣酒、金種子酒、高爐家為代表,主導著40~80元價格帶;第三梯隊沒有強勢突出的品牌,主要競爭著40元以下的市場。

長期以來,金種子酒的營收都依賴著安徽市場。2018年,金種子酒的白酒業務在安徽省內市場的收入為7.27億元,省外市場只有1.49億元,省內收入比重為83%。

同省兄弟競爭之下,到2018年,金種子酒在安徽的市場份額僅為4.23%,身前的古井貢酒占據著23.86%,口子窖占據著14.24%,迎駕貢酒為7.81%,其余酒企占了半壁江山。

不光同省酒企激烈競爭,作為白酒市場的重鎮,一二線酒企掠奪了高端市場後,又在下沉滲透安徽省的次高端及以下市場,而且,隨著光瓶酒的崛起,低端價格帶也在被省外品牌侵襲。

張岩告訴市界,在金種子酒的大本營阜陽市,像洋河這些外省品牌近幾年越來越常見了。“省內白酒品牌一旦掉以輕心,省外品牌就滲透進來了。”

實際上,安徽省的高端與次高端市場,已經被省外的茅台、五糧液、洋河、瀘州老窖、劍南春等名酒占據,而30元以下的低端市場又被牛欄山、老村長等規模較大的品牌占領。

目前,白酒行業已經是存量市場的博弈,在有限的市場中,強勢酒企攜資金、渠道等優勢想方設法滲入到各個價格帶,擠壓著地方弱勢酒企的生存空間。

安徽省2018年的白酒銷售規模在250億元左右,雖然省內酒企眾多,但是也只分割了半塊蛋糕,另外半塊蛋糕被“外來勢力”強勢分食。

具體數據是,在安徽省,省內酒企占據的市場份額為50.14%,省外酒企占據了其余49.86%,各自占著一半的市場。這還只是2018年的數據,2019年,行業加速分化,省外強勢酒企占據的市場份額只會更大。

在這一場內外夾擊戰中,金種子酒不思進取,在消費升級的過程中沒有把握住機會,等推出100~300元及300元以上產品時,這個價格帶已經被對手占領。

白酒行業專家蔡學飛告訴市界,考慮到金種子近幾年惡化的企業內外部情況,如果沒有特別措施,企業確實需要一段時間做深度調整。

03

何去何從?

主業的頹勢難以扭轉,金種子酒一度“病急亂投醫”,寄希望于多元化,藥業、地產、保健酒都曾被視為救命稻草。

2016年,寧中偉升任金種子集團董事長,同時從金種子酒總經理升任為董事長,成為中國白酒行業上市公司中唯一一個女董事長。從1996年開始,寧中偉就是公司的總經理,看著金種子酒在1998年上市,在2012年達到巔峰,之後又開始沒落。

? 金種子酒股權結構圖,截至2019年3季度

上任之初,這位女董事長就展開自我批評:“我們思想不夠解放,這麼多年幾乎沒怎麼改革。我們對改革有種恐懼心理,怕引起非議。我們想並購包括同行和跨界,手上也有一些好項目好資產,但很多事情不是我們想做就能做的。”

于是,主業白酒的產品升級,公司的多元化布局都開始了。主業白酒的升級並沒有趕上趟兒,多元化項目卻倉促上馬。

在寧中偉上任董事長同年,金種子酒投資1000萬元成立了全資子公司安徽大金健康酒業公司(簡稱“大金健康”),主攻健康酒,推出了和泰苦蕎酒、東方神草保健酒。

金種子酒當時公告稱,打造健康酒類核心戰略產品,目標是成為“省內競爭格局的顛覆者,安徽健康酒類的領航者”。可惜,現實很殘酷。

在保健酒市場,勁牌一家獨大,汾酒有竹葉青,茅台、五糧液也早已布局,還有同仁堂、江中藥業、廣譽遠等眾多競爭者,而金種子酒去做健康酒,分散了經營主業的精力,也不具備優勢。

? 圖片來源:金種子集團官網

大金健康一直是納入金種子酒合並範圍的子公司,但是財報上一直未披露其具體盈利情況,經營狀況可能並不理想。

金種子酒很早之前就涉足房地產行業,2010年時號稱要做大做強主業,將房地產業務轉讓給了母公司金種子集團。時隔七年後,2017年2月,主業頹唐的金種子酒又宣布重拾房地產業務。可是,重拾後還不到九個月,房地產業務又遭拋棄。

到現在,除了酒類業務,還有藥類業務為金種子酒貢獻著業績。

金種子酒持有安徽金太陽生化藥業有限公司(簡稱“金太陽藥業”)92.00%的權益,2018年,這家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31億元,淨利潤0.11億元。

不過,金太陽藥業的業績起起伏伏,而且淨利潤長期徘徊在低位,毛利率也在下滑。

一位金種子酒的老員工對市界表示:“將帥無能累死三軍,浪費了很多發展和提升的機會。”

2019年10月,寧中偉從金種子集團董事長職位上離開,之後,阜陽市退役軍人事務局局長賈光明臨危受命,成為新任董事長兼總經理。

白酒行業專家田卓鵬告訴市界,金種子酒目前已經不算是省酒了,面臨的壓力非常大,因為調整期過長,到現在還處于調整階段,未來想要扭轉局面難度很大。

白酒市場在向一線名酒集中,頭部陣營收割著最大的市場份額。疫情影響之下,貴州茅台、五糧液、瀘州老窖紛紛表示2020年目標不變,那麼,在存量博弈中,底部企業注定逃不過被收割的悲慘命運。

“對省酒龍頭以下的酒企而言,疫情過後都是水深火熱。”白酒營銷專家、中原基金董事晉育鋒向市界表示。

市界聯系到了金種子酒品牌部的一位工作人員,對方表示“最近在積極調整策略”,但是,對于如何調整,對方並未回複。金種子酒董秘方面回複市界稱,以公司公告為准。

在白酒行業,強者恆強,中端及以下酒企正在被進一步壓縮。對于底部企業的命運,一位白酒行業研究者表示:“可能會被逐漸淘汰。”



[原文]


[回到頂部]

[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