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

[ 阅览: 2675] [ 8] [ 3]

江蘇非法拘禁受害者許學林反被以吸收公眾存款罪

來源: 維權網
2017-01-11 09:32:02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道)2016110日,江蘇省阜寧縣非法拘禁受害者許學林的妻子嵇冬梅到檢察院,向檢察院提交《請求檢察機關對阜寧縣公安局違法插手經濟糾紛立案監督》申請,請求司法監督機關的人民檢察院,對阜寧縣公安局將非法拘禁案神逆轉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進行監督,依法制止阜寧縣公安局蓄意制造冤假錯案。中國公安毫無疑問擁有全世界警察最有力的軟件、硬件保障,但偵破刑事案件與制止違法犯罪的能力卻名不見經傳,而制造冤假錯案倒是“蜚聲”國際!

據了解,許學林初中畢業就從事生產草包供給窯廠,2005年前後從事賣煤渣供窯廠維持生活,在有關惠民政策引導下,許學林于2010年底以180萬元承包建湖縣一座廢棄的窯廠,簽訂下十六年的承包協議書。

許學林的妻子嵇冬梅說:落行三年窮,我們將窯廠重新翻建,修建40多間工人宿舍,購買大型機械等,靠省吃儉用的積蓄與民間借貸,投入數百萬,我們的目標是大幹苦幹把債務還清就有利潤了。

2012年得到消息,縣長顧雲嶺邀請能人朱玉清到阜寧開發房地產,一個多億買下位于阜寧縣人民政府新大樓邊上的土地,建造匯賢華府樓盤,當時建築行業的小包們紛紛追捧朱玉清,都想從他那里接活幹。因朱玉清媽媽6歲成孤兒,是我爺爺將她領大成家,事發前一直保持親戚來往,在同行當中我們因這種關系而稍占優勢,2013年與朱玉清簽約,匯賢華府樓盤1625層建樓用磚全部由我們提供,約定開盤付款。同時我們還承接了1號樓與8號樓水電業務。由于我們窯場所生產的磚遠不夠供貨,許學林再次民間借貸數百萬元,去另處買磚供給朱玉清。

朱玉清與我們約定的水電工程款高層118元一個平方,底層115元一個平方,結算時高層底層統統只給79元一個平方,供應的磚頭款,朱玉清都以房子不好賣為由拒付,。當時簽訂的協議都鎖在朱玉清的專櫃里,都不敢吭嘰。他說想結算就這個價馬上付款,因小包都不去結算,朱玉清再使一計,先結賬加5萬,被殺血淋淋的小包們不敢反抗,只有忍氣吞聲跟著結賬。因朱玉清黑白通吃,許學林每次要賬的結局都只有悻悻離開。

20132015年之間,被逼走投無路的許學林不得不向放高利貸的朱玉清弟弟朱玉根先後借款300萬元,到20161月還欠110萬元無法還清,朱玉根將許學林夫妻與兒子許強綁架毆打拘禁一個星期,許學林把鹽城清華學仕園1112層住房與車庫抵給朱玉根。

2016422日與23日,朱玉根因為許學林抵債的房子三個月沒有賣掉而生氣,引發了朱玉根組織“4.23” 特大暴力非法拘禁許學林案件,及追到辦案單位群毆報案人事件。

朱玉根被阜寧縣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拘禁罪”抓捕後,朱玉清積極活動,並到醫院威逼利誘許學林寫下諒解書,由阜寧縣公安提前釋放朱玉根。對公安機關包庇犯罪,嵇冬梅被逼走上上訪之路。阜寧縣公安局為報複,與朱玉清謀劃由朱玉清請債權人吃飯,公安強制亂抓債權人威脅誘惑去公安舉報許學林所謂的非法吸收存款,炮制冤假錯案。

嵇冬梅說:為窯廠生產民間借貸,因遭朱玉清兄弟輪番拖欠工程款與放高利貸搜刮的慘害,迫使資金運作暫時的困難,窯廠合同還有十年,我們能還清所有債務。阜寧縣公安局于20161224日對許學林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抓捕,完全是打擊報複與濫用職權,該罪名根本不能成立,故請求人民檢察院行駛監督權,責令公安局立即釋放許學林。
  
附:《請求檢察機關對阜寧縣公安局違法插手經濟糾紛立案監督》

阜寧縣人民檢察院黨委領導

我是嵇冬梅,系許學林妻子,聯系手機15261928360

2016423, 許學林遭到朱玉根非法拘禁致重傷及敲詐勒索一百萬未果,我和弟弟嵇建軍,媽媽周其雲去派出所報案再遭其雇黑群毆致傷, 因公安不作為,放縱犯罪,由此我們逐級控告。公安為打擊報複,為包庇朱玉根逃脫法律制裁,無視《公安部關于嚴禁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違法抓人的通知》及《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不得非法越權幹預經濟糾紛案件處理的通知》,與朱玉清官商勾結暗箱操作, 朱玉清付給許學林債權人債務的70%,利誘債權人去公安舉報,公安就朱玉清提供的名單抓人做筆錄,構陷許學林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想致我們死地。由此: 請求檢察院對于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違法抓人且不應當立案而立案的嚴重違法行為,進行立案監督。

一、許學林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1)借款的對象不屬于刑法規定的“公眾”, 即不特定的多數人,社會上大多數的人,均指社會上不特定的多數人,即社會大眾。特定的個人,或特定社會關系圈子里的多數人,都不能稱為公眾,不能成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的目標主體,所謂公眾存款是指存款人是不特定的群體,如果存款人只是少數人或者是特定的,不能認為是公眾存款。

2)應當認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同時具備下列四個條件的,
(一)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經營的形式變相吸收公眾存款;
(二)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
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實物,股權等方式還本付息或者給付回報;
(四)向社會公眾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

二、不應當立案而進行立案

許學林跟債務人是正常的經濟往來,按時給付利息,及時還債,根本沒有向社會公眾不特定的對象吸收公眾存款,許學林只不過是跟幾個擔保公司且放債的經營單位,是特定的對象。根本沒有向社會上的老百姓借錢,也沒有受害人的舉報,而且許學林借的錢都是用在工程上,例如:
12013年,借款700萬元用于買磚供應朱玉清承建的匯賢華府樓盤;
22014年,借款墊資300萬元用于承包匯賢華府樓盤水電工程;
3300萬用于窯廠經營和朱玉清承建的匯賢華府樓盤,其中有數十萬元賬目朱玉清不承認;
4、許學林並不是從他人那里拿了3分利再轉手放貸6分利。
綜上,此事是一起經濟糾紛,為什麼導致今天的格局,是許學林被朱玉根非法拘禁案件,因我們逐級控告要求公安機關追責。朱玉清利用其一手撐天的鈔票勢力,通過借助公安的黑手等等手段來惡意誣陷許學林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名,來達到朱玉清幫其兄弟朱玉根逃避刑事責任的目的。請求貴院嚴查本案,給予書面簽複。
此致:阜寧縣人民檢察院

具狀人:嵇冬梅
201719





[原文]


[回到頂部]

[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