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

[ 阅览: 3890] [ 26] [ 8]

殺人犯古寺當住持 勾引尼姑私奔斂財千萬

來源:  僑報網
2017-12-13 09:11:01

僑報網訊】一個殺人犯隱匿真實身份混入千年古寺並當上了主持,後與一尼姑結婚生下兩個孩子,21年後因為結婚証而暴露了真實身份,最終被警方識破,抓捕歸案。日前,中國大陸媒體“北京時間”報道了這樣一件“奇聞”。

千年古剎楓亭西隱寺微信公眾號的信息更新,定格在了2017年11月17日,停更的原因是,該寺喪失了作為宗教活動場所的資格。

誰也不會想到,這座始建于宋淳祐五年(公元1245年),一度香火鼎盛、僧人雲集的千年古剎,竟因為住持出家前殺人潛逃、出家後勾引尼姑私奔並與之成婚生兒育女,而被當地民族宗教局收回了宗教活動場所登記証。

11月29日,福建省莆田市仙游縣公安局對外通報,該局破獲一起22年前的故意殺人案,案犯是楓亭西隱寺住持釋真機。

凶犯為僧

楓亭鎮隸屬福建省莆田市仙游縣,位于湄洲灣海岸線中心區域,自古即是閩中沿海商貿重鎮,暨今亦是當地交通要鎮、中樞紐帶,水陸交通十分便捷。山頭村是位于該鎮西南山區的一個偏僻村莊,距離鎮中心約10公里。在該村最高處的玳瑁山之巔,有一座名叫西隱寺的小寺,寺院雖小,卻風景秀麗、歷史悠久。這座始建于宋淳祐五年(公元1245年)的山區小廟,背靠高聳入雲的玳瑁山,面朝碧波蕩漾的紅星水庫,四面群山環繞,山朝水聚、清靜莊嚴,素有西隱慈航之稱。

1

肇始于21年前的一樁善行往事,毀掉了這座千年古剎的名聲。

今年七十有余的山頭村村民吳某記得,1996年春節前,一個操著北方口音、身材高大、衣衫破舊的年輕人在村里四處游蕩,詢問附近山上是否有寺廟,自稱看破紅塵、要出家為僧。看在年輕人態度謙卑的份上,吳某將位于村西玳瑁山山頂的西隱寺指給了他。

不久後,吳某看到這個年輕人下山採購生活用品,詢問得知其已被西隱寺住持明修法師收留,為其剃度並賜法名“真機”。但隨後幾年,吳某未曾看到釋真機,直到七八年前再見時,其已是西隱寺當家住持,為吳某送來了過年的慰問品。

在從西隱寺消失的這段時間,年輕人被派到位于福建省福清市的禪宗祖庭萬福寺學習。12月8日,萬福寺僧人釋傳來和居士黃清風告訴記者,釋真機于二十多年前來到萬福寺,來寺後深得住持信賴,不久即派其到廣東省佛學院學習,學成歸寺就“當了小領導”,後又擔任該市彌勒岩瑞岩寺住持,直到明修法師圓寂後返回西隱寺擔任住持。

2

山頭村村民吳某、萬福寺僧人釋傳來、居士黃清風不曾料到,態度謙卑、待人和善、年少有為的真機法師,竟是潛逃22年之久的殺人犯劉某獻。

據警方通報,1995年3月,時年19歲的劉某獻在天津打工期間,因懷疑妻子和廠長私通,一怒之下竟將廠長殺害,潛逃到海南打工,而後四處流浪,直到1996年底跑到位于海邊楓亭鎮的偏僻村莊山頭村西隱寺落發為僧,以躲避公安機關抓捕。

12月8日,與釋真機相熟的山頭村村民吳某輝告訴記者,釋真機公開示人的俗家姓名為孫小傑,“是福清的身份証”。據此推算,殺人犯劉某獻應是在福清時漂白身份,變成了孫小傑。

尼姑私奔

時光回到1982年,俗名郭四妹的山頭村尼姑堂當家尼姑一日早起開門時發現,門前放著一個包裹,包裹里邊是一個熟睡中的女嬰。

作為山頭村人,郭四妹知道,當地素有重男輕女的習俗,這一定是為免交計劃生育罰款而被父母遺棄的女嬰。在郭四妹將女嬰收養後進一步得知,這個女嬰是同村同族郭某家的女兒,被放到尼姑堂門口時已經兩歲。

3

靠著耕種幾畝薄田和四處化緣,郭四妹將女嬰撫養了下來。上幼兒園、讀小學,女嬰不僅逐漸長大,出落成了漂亮的大姑娘,而且教育也沒有落下。

尼姑堂長大的女嬰自然是落發為尼。20歲時,郭四妹又把她送到福安市的佛教中學讀中學,中學畢業後,她一舉考上廣東佛學院,讀了佛教本科。

然而,由于常年外出讀書、僅在假期時返回尼姑堂,在女嬰最重要的成年階段,郭四妹與其相處的時間少了很多,加之文化程度相差較大,對于女嬰在外面的生活及其思想變化,郭四妹並未能及時掌握。

2005年的歲末年終,一個深夜,時年25歲、本科剛讀一年半的女尼帶著自己的行李不告而別。次日早晨,不見其來問安的郭四妹到其居室察看時,發現已經人去房空,人和行李一塊兒不見了蹤影。

此後,郭四妹四處打聽,未能獲知該女尼下落,該女尼也從未返回探望郭四妹。數年後,郭四妹從村民口中得知,該女尼當時是在釋真機的接應下離開山頭村,輾轉定居廈門。

對于郭四妹的說法,前述與釋真機相熟的山頭村村民吳某輝、陳某等多人均予以証實。

低調成婚

郭四妹記得,該女尼私奔後不久,身為村隊長(即村民小組長)的女尼舅舅找到她,以統一更換戶口本的名義從她手中拿走了戶口本,但歸還時,該女尼的戶口頁就不見了,她從當地公安機關打聽得知,該女尼的戶口已被遷走。

一手撫養大的女嬰不告而別、與人私奔,戶口又被其舅舅以欺騙的手段遷走,郭四妹傷心至極,將屋中與其有關的痕跡統統銷毀、片紙未留。

按照警方的通報,該女尼私奔後還俗,與仍為僧人的釋真機辦理了結婚手續,生下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

或是為了解決出家人不得結婚的問題,釋真機竟鋌而走險,用其真實身份辦理了結婚証,並在2012年以夫妻投靠的名義由河南遷入莆田市城廂區。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圍繞著釋真機的種種說法,在山頭村廣泛流傳。12月7日,山頭村村民陳某告訴記者,早在七八年前,山頭村就流傳著釋真機曾殺過人的說法,而關于其勾引尼姑私奔並與之結婚生子的事情,也引來了廣泛的議論。

也許是為了贖免自身的罪行,也許僅僅是為了平息村民的議論。陳某稱,在返回山頭村擔任西隱寺住持後,釋真機廣做善事,開學時為貧困學生代交學雜費,過年時為孤寡老人送上慰問品,還出資修建了村中通往山頂的水泥路。

至于釋真機的資金來源,仙游警方在通報中給出了答案:四處游走假稱法力無邊、武藝高強,騙得很多廣東人的信賴,大舉斂財,在福州、廈門和莆田連續買了價值幾千萬的多套房產,為其妻子購買百萬豪車,並出資千萬在廈門和別人合股開了一家文化傳媒公司。

但在山頭村,釋真機刻意保持著低調,出入寺廟時常常開著一輛接近報廢的廣東東莞牌照的馬自達小轎車,並不與村民過多接觸,做善事也不讓他人拍照,更不與警方直接接觸。

東窗事發

4

或是因為當年鋌而走險辦理結婚証露出了馬腳,在今年11月初的一次造訪排查中,釋真機被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兩搶違法偵查隊的老刑偵林智杉“盯上了”。釋真機身為和尚卻和女尼成婚並生育兩個孩子的“傳奇”,讓熟諳法律的林智杉感覺到了反常。

隨後,當地民警以例行訪問的名義,從釋真機妻子處察看了兩人的結婚証,發現上面釋真機的名字並非登記在公安機關的孫小傑,而是劉某獻。辦案民警進一步比對了歷年在逃人員的信息,發現劉某獻是天津警方公布的一起發生在1995年3月的故意殺人案在逃犯罪嫌疑人,而劉某獻的相貌與釋真機也非常相似。

為免打草驚蛇,警方並未直接傳喚釋真機,而是派民警在11月15日喬裝打扮成香客,悄悄取走釋真機放在寺中晾曬的鞋子,比對發現,釋真機的DNA與劉某獻父母的DNA一致。至此,警方最終確定釋真機就是22年前殺人後潛逃的劉某獻。

11月23日,從外地返回西隱寺的釋真機,在寺外約600米處的電線桿旁維修線路時,被得知消息趕來的便衣民警一舉抓獲。審訊時,釋真機很快就承認了自己就是劉某獻,並對當年殺人潛逃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數日後,趕赴仙游的天津警方將釋真機押解回津。獲知這一消息的仙游縣民族宗教局,則收回了西隱寺的宗教活動場所登記証,並與佛教協會成立了聯合調查組開展進一步調查。一度聚集了數十名僧人的西隱寺,如今只剩暫無去處的兩人。

(編輯:張曉)



[原文]


[回到頂部]

[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