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

[ 阅览: 5732] [ 30] [ 3]

比特幣背後的混沌江湖:有人血本無歸 大媽進場

來源: 新京報
2017-01-11 19:09:01

  ►繼1月6日約見比特幣交易平台主要負責人後,昨日,央行對比特幣交易平台展開現場檢查。

  央行北京營管部發布消息,于1月11日起進駐“火幣網”、“幣行”等比特幣、萊特幣交易平台,就交易平台執行外匯管理、反洗錢等相關金融法律法規、交易場所管理相關規定等情況開展現場檢查。央行上海總部宣布也對比特幣中國開展現場檢查。

  消息一出,比特幣應聲跳水,截至22時,當天開盤價6290,最低價達到5155元。此前的1月5日,比特幣突破歷史新高接近9000元後出現閃崩。

  新京報記者在加入的QQ群中看到,就央行新舉措,群里玩家一片哀嘆,覺得央行的涉足很可能會導致比特幣在未來一段時間里走向不明。一位網友表示:“橫盤了,不是暴跌就是暴漲。”

  監管風暴面前,這個擁有1990名網友的QQ群分為兩派:盡快出手和低價補倉。

  新京報記者在調查時發現,越來越多投資者的入場,將國內比特幣市場推向新高潮。國內的比特幣玩家,已從早期的多為極客技術宅,到一批純投機的交易者入場。

現在徹底不敢動了

  這一周,對老L而言,可以說是經歷了心跳陡升陡降的刺激。

  “7396、7359、8895,耶!”1月5日,看著電腦屏幕上不斷跳動的比特幣實時價格,老L興奮得振臂高呼起來。他抖動的雙手在QQ群里打出“發財了!”的消息,數個比特幣玩家網友紛紛發出齜牙的笑臉表情。

  在QQ群中一片歡呼之時,老L保持了清醒。在他看來,如此大幅度的增長必然會引起相關部門的注意。但沒想到的是,央行此次動作會如此迅速。

  1月5日比特幣在突破歷史新高後出現閃崩。盤中報價最高接近9000元人民幣,後迅速跳水。“原以為能狠賺一筆,沒想到央行這麼快就插手了。”年輕的他喜歡將自己稱為老L,取“Leader(領路人)”之意。

  1月6日,央行公告已經約見了有關比特幣平台負責人。昨日,央行更是對比特幣平台進行現場檢查,比特幣價格聞風直下,截至18時,當天最低價5757元。

  事實上,比特幣價格的暴漲暴跌並不是第一次發生。老L就是經歷了這樣漲跌的人。

近日比特幣價格走勢圖

  在國內比特幣玩家中,他並不是最早入行的那批人。不過多年金融公司工作經歷,讓他對比特幣頗有見解,身邊不少朋友正是受他的影響進入圈子。

  2013年5月,在偶然看到央視《經濟半小時》對比特幣的報道後,嗅覺靈敏的老L開始留意起這個新事物。那段時間,他每天都會上網搜集比特幣的數據資料和價格走向,並將原本用于炒股的15萬元全部套現,以便隨時出手購買比特幣。

  時機在2014年到來。受央行政策影響,比特幣價格自2013年底持續下滑,頹勢一直持續到2014年第二季度才有所減緩。老L選擇在這一時刻出手,在他看來,此時比特幣已跌到2000多元,不會再出現大幅下滑趨勢。

  “當時買得還算便宜,大概在2700多元人民幣吧。”老L回憶說,兩個月後,比特幣價格開始回暖,逐漸上漲到3996元。老L成功獲利6萬多元:投資比特幣果然沒有錯。

  老L發財了!這一消息迅速在朋友圈中散播。很快,不少朋友慕名而來,希望老L能傳授經驗,共同通過炒比特幣賺錢。

  一時間,老L成為朋友圈中的財富領袖。他建立了QQ群,每天都會發布比特幣的最新動態,以及虛擬貨幣、區塊鏈、總數恆定等專業詞匯解釋,以便讓朋友們能迅速參與進來。

  但好景不長,比特幣再次出現下滑。到2014年11月,價格跌回2066元。老L和朋友無一不虧。

  “權威光環”開始淡去。QQ群中出現質疑聲,不少朋友紛紛出售比特幣,退群離開。群人數從最初的30多人,降到10余人。

  老L在那時第一次緊張起來,他認識到比特幣和股票的不同之處。沒有跌停、行情太過撲朔,不知道何時才是補倉時機。種種困惑讓他一度想放棄比特幣。那段時間里,唯一支撐他的,就是不斷傳來“國內玩家人數爆發式增長”的消息。

  幸運的是,比特幣在2015年價格再度上升,2017年開年,則上演了暴漲暴跌的一幕。

  老L決定拋出手中部分比特幣,剩余的再持幣觀望,“但還是慢了。現在徹底不敢動了,只能期待何時能反彈吧。”他每天焦急地不斷查詢等待最新行情。

  “挖礦”變難,選擇淡出

  重慶郊外某機電廠的廠房里,60多台電腦晝夜不停地高速運轉,制造出令人耳鳴的噪音。這是國內最早一批“比特幣礦工”孫傑的“礦場”。

  2011年,孫傑在比特幣價格尚停留在30美元時以“挖礦”的方式進入。

  當時,獲得比特幣的方式有兩種,一是在交易市場上購買,二是自己用電腦運行比特幣生成程序進行“挖礦”。相比炒幣價格的不穩定性,挖礦成本主要是設備折舊和電費,贏利來自出售比特幣,風險相對較小。

  但挖礦絕非易事。其一,需要高端配置的電腦,尤其是高端顯卡,才能保証效率。孫傑花了10多萬元,配齊了8台高端電腦,全部採用AMD當時的旗艦級顯卡5970。其二,“挖礦”會產生大量噪音,需要不受影響的場地。

  比如,就曾有“礦工”在自己家里挖礦,電腦噪音晝夜不停,引得周邊鄰居投訴。還有“礦工”一不小心,電線短路引發火災。而孫傑自家機電廠的廠房,正是一個絕佳的“挖礦”場地。

  對于挖出來的比特幣,孫傑恪守“現挖現賣”的原則,第一時間通過東京Mt.Gox和比特中國等平台變現,將幣值貶值的風險降至最小,再用賺來的錢添置電腦。

  一年時間內,孫傑共挖出2700個比特幣,輕松獲利四五十萬元。然而2013年,當比特幣逐漸走紅時,孫傑卻選擇淡出江湖。

  “人越多越不好挖。”在比特幣產生速率恆定的條件下,“礦工”的增多意味著“挖礦”速率的減緩。同時專業“礦機”的出現,更加大了“挖礦”難度。一台電腦兩三個月時間才能產出一個幣,遠不夠電費成本。

  四川青年張城(化名)也選擇了離開。

  2014年7月,張城拉上兩個朋友,籌資10萬元,在南充郊區租了個單間,擺上10台電腦,開始挖幣生涯。

  那時他的想法是,“挖出1枚就意味著數千元到手。”

  由于比特幣是通過電腦運行算法,生成特殊數字後才得以產生,在運行中一旦打斷將重新計算,因此要求電腦必須24小時不間斷運行。這要求三人必須輪流在工作室熬夜值班:一方面監督電腦運行,一方面預防電源斷電、短路等意外發生。

  “根本沒法睡覺,也睡不著覺。”張城將那個不到40平米的小屋稱為“蒸籠”。

  “天天機器開著,但挖不到1枚比特幣,焦慮難以言喻。而當挖出第一枚的時候,激動得四處打電話炫耀。”張城說。

  1個月後,電腦交出的成績單僅為4枚比特幣。按照當時的價格,換成人民幣不到1.2萬元。除去房租及電費,純盈利不到8000元,也就是一個人才2000多元。

  而在此刻,朋友建議,要不賣了電腦,購置“礦機”?

  張城上網查閱發現,當時國內網絡最火的礦機是由一個網名為“南瓜博士”的神秘人物于2013年制造而成,並在網絡上以8000元的價格銷售。據說,一台“礦機”的效率相當于20多台高配電腦,兩天即可收回成本。

  但這一建議被張城否決,“萬一什麼時候,礦機和電腦都挖不出幣了,電腦還能賣二手,礦機就成了一堆廢鐵。”張城選擇退出。

  剛進入就套牢,出手走人

  在孫傑和張城轉身離去時,27歲的胡鐵涵抱著投資比特幣的夢想撞了進來。

  曾留學美國的胡鐵涵早已聽說比特幣的名字和魔力,讓他心動的是比特幣在國內市場的走紅。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2012年,中國在比特幣錢包下載全球排名榜上為第7位,而在2013年2月,中國超過英國,躋身第二位;5月,中國下載量達84000次,超過美國排名第一。

  “國內市場的走紅,意味著比特幣肯定會增值。”2013年4月,胡鐵涵以每枚260美元的價格,在東京Mt.Gox平台購入40余枚比特幣入市。

  意外的是,他剛進入就被套牢。那段時間比特幣價格一路下跌,最低時曾跌到65美元,幾乎虧得血本無歸。而對比特幣的一知半解,讓他不敢如炒股般進行補倉。“比特幣沒跌停一說,很可能跌到1美元去,不了解行情不敢買。”

  盡管後來比特幣價格的上漲讓胡鐵涵得以解套,但大起大落的經歷讓他不再留戀比特幣,最終出手走人。

  從極客到投機者

  HaoBTC高級運營經理孫純宇表示,比特幣早期的參與者大多是極客技術宅,後來比特幣價格不斷升高,吸引了一批純投機的交易者,近幾年媒體報道多起來以後,有一些大媽也進場了。

  “比特幣的主要玩家為20-40歲,有技術背景或一定經濟能力的男性,最近一年,女性玩家比例也在上升。”

  “之前市場上更多的玩家對比特幣並不了解,希望能如炒股般賺一筆就走,現在市場才開始沉澱下來,意欲長線投資的人逐漸增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行業從業者稱。

  據國內交易平台HaoBTC給新京報提供的用戶相關數據顯示,交易比例在比特幣主要用途上占據24%,投資比例達到30%,而支付占據36%。

  在玩家職業比重上,仍以IT行業和教育行業為主,分別占據占38.1%和35.7%。投資者男女比例為男性占比60%。30-39歲年齡層在玩家年齡分布比例中占據66.1%。符合火幣網創始人兼CEO李林對比特幣人群的畫像:“高資產投資者,更習慣長線持有比特幣。”

  “前段時間不是風傳人民幣匯率貶值嗎,所以大家都紛紛購買比特幣,希望借其進行資金保值,價格自然水漲船高起來。”資深玩家“雷sir”說。

  對于近段時間的操作手法,記者加入的QQ群里的玩家都認為,這段時間盡量炒作短線,“趁亂撈上一筆”。盡管央行一再提醒比特幣的非貨幣屬性,但更多的主流投資者並未退出。

  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CIFI中心學術委員張瑞東教授解釋稱,比特幣波動的原因之一是央行約見比特幣平台負責人。而隨後的反彈也証明了國內玩家對比特幣預期比較大,短線投機因素導致價格回暖。

  OKCoin幣行創始人兼CEO徐明星認為,本輪比特幣上漲,根本原因在于比特幣用戶群在變大,供大于求,令價格上漲。

  “如今主流投資者把比特幣當作純粹的長線投資產品,和投資股票、期貨等行為差別不大。但其中不乏對比特幣特性並不了解,僅是把比特幣當做股票、黃金等投資品進行短線操作等行為。”李林說。

  對比特幣“暴利”的憧憬,讓無數玩家進入這片投資森林,而行業背後暗藏的種種風險,也讓他們受傷頗深。

  風險叢生的市場

  2017年1月,騰訊《棱鏡》指出,比特幣在國內最常見生態為配置海外資產,並羅列出詳細流程:從國內的交易平台買入比特幣——提取比特幣——轉移到國外交易平台——賣出比特幣——提現至銀行卡,通過這一路徑,國內的資金可以毫無限制地跨境往來——而這一通道被一些財富管理公司推薦給一些高淨值(百萬以上)客戶,以配置海外資產。

  但這一說法並不被徐明星認同。在他看來,過去國內外比特幣“價差”顯示,並沒有大額資本通過比特幣流出的跡象。實際情況顯示,中外比特幣價差僅在1%-3%左右。

  此外,比特幣的便捷、匿名性,可以實現快速全球轉賬的特征也被犯罪組織所看中。

  在比特幣網絡中,擁有者的身份只以一組加密的計算機代碼形式出現。網絡只記錄了一個比特幣是由哪個地址挖出來的,如何流轉,但這些地址的擁有者身份卻無從查實,相關交易可以輕易地從政府監管的視野中隱形,而監管者難以跟蹤或攔截。

  以美國“絲綢之路”為例。絲綢之路是一個匿名化的黑市,市場內的唯一交易貨幣就是比特幣。2011年,紐約州參議員要求對絲綢之路“用比特幣洗錢”展開調查。2013年10月2日,絲綢之路被關閉。FBI正式宣布已逮捕站主羅斯烏爾布萊特並繳獲他所有的兩萬六千比特幣。

  不同于海外市場,國內交易平台最大風險在于,一旦關閉網站,就可以侵吞所有交易中的比特幣,而玩家無處追尋。

  首起影響較大的平台“跑路”事件可追溯至2013年10月,當時市場規模排全國前五,交易金額曾高達5000萬元的比特幣交易平台GBL無法訪問,首頁還出現了“此交易平台已被攻破,請按照我們說的數目匯款到指定賬號,否則我們將刪除網站所有數據”的疑似黑客留言。

  但這一偽裝成黑客入侵的現象被比特幣玩家們認為是“自導自演”,GBL平台也被告上法庭。根據已公開的案情,此案已查明涉案金額為100萬以上,但比特幣玩家們表示,真實損失金額超過2000萬元。

  GBL負責人跑路一案體現出的詐騙形式是:比特幣玩家們注冊賬戶後,被要求通過第三方平台支付匯款,待玩家匯款成功後,不再上線。

  最近的風險事件則是,據媒體報道,一家名為比特幣亞洲閃電交易中心出現兌付危機,疑似跑路。

  此外,新京報記者在比特幣交流群中發現,每隔一段時間,某平台官方客服就會在群中發布相關廣告——推廣做空或者做多。而在業內人士看來,做空和做多無疑會加劇比特幣的暴漲暴跌,也更容易受莊家控制。

  行業聯盟醞釀中

  “行業聯盟即將誕生。”1月6日,火幣網創始人兼CEO李林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徐明星則表示,現在確實有行業聯盟的想法,但還沒有推進,如今只停留在構思階段。

  成立比特幣行業聯盟的想法由來已久。“沒有行業規範保障,不了解比特幣市場情況,誰敢貿然進入?”李林無奈。

  “國內沒有行業標准的話,感覺交易起來風險很大。”曾目睹過“GBL事件”的玩家老林,對那場騙局印象深刻,也讓他在日後交易中萬分小心。

  而亂象背後所折射出來的政策空白,讓李林有了“學習歐美比特幣成熟市場,制定行業監管標准”的決心。

  資料顯示,全球最早認可比特幣的德國,其聯邦金融監管局規定開辦比特幣公司,必須滿足擁有73萬歐元注冊資本金、出具詳盡商業計劃書、引入反洗錢機制等條件,並定期向聯邦金融監管局進行匯報。

  美國國內稅收署規定,如果比特幣被當作工資或服務費支付,接收方需要繳納個人所得稅。如果比特幣被視為股票、債券等資本用來投資與交易,收入得失將被按照資本所得稅方式處理。

  國內市場最近的一次政策出台還是央行2013年發布的那份通知。

  “這已經距今3年多時間了,國內比特幣市場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在李林看來,央行所出台的通知,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監管政策。政府最關心的“交易量究竟如何”、“是否存在內幕交易”,玩家在意的“投資權益是否會受到影響”等問題並沒有得到實質性解決。

  “比特幣有個致命的弱點,它的規模很小,如果它的規模擴大,它的安全性和效率能不能實施?”IMF前副總裁朱民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這就需要它擴大之後,我們才能知道做得怎麼樣。”

  “我們還要考慮如何控制洗錢風險、如何做到信息公示等方案及解決思路。”李林說。

  文|新京報記者羅亦丹 覃澈

  宓笛 王全浩 王佳穎

責任編輯:向昌明 SN123



[原文]


[回到頂部]

[iamtopone.com][熱點新聞] [滾動] [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