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925] [ 29] [ 4]

武汉社区卫生中心告区卫计委:或致3000万国

来源: 澎湃新闻
2017-01-10 22:05:01

  “这个医院是国家的,我们不能让国有资产流失。”武汉市一元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一元中心”)副院长于利说。   一元中心的前身为武汉朝阳医院。15年前,武汉中原实业集团(原中国中原实业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原实业”)以一场改制将朝阳医院收编。但朝阳医院工作人员表示,改制后中原实业并未给医院投入资金,安置职工,只是为了套取朝阳医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中原实业集团旗下的武汉弘济骨科医院。

  中原实业集团旗下的武汉弘济骨科医院。

  一元中心负责人表示,15年来一元中心一直自收自支,安置职工并交纳社保,经过不懈努力积攒了3000余万元资产。为了和中原实业撇清关系,一元中心将江岸区编办和江岸区卫生计生委(以下简称“江岸区卫计委”)告上法庭。

  就在诉讼期间,中原实业挂失“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江岸区卫计委给中原实业补办了新证,并因一元中心不能提供中原实业掌握的“法人证书年检记录”,拒绝给一元中心的证件年检,2017年1月30日,该中心的证件即将过期,将面临非法行医。一元中心直指江岸区卫计委给其年检设卡,是为民企吞并3000万优质国有资产的推手。但江岸区卫计委主任林璇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坚决否认国有资产“被侵吞”的说法。

  江岸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则向澎湃新闻介绍,“提供法人证书年检记录”是旧规定,新规定确实不需要这一条。给中原实业补办新证合规,即使一元中心不承认中原实业是其主办单位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这样做也是为了让一元中心能够年检,以免导致无证行医。

  澎湃新闻多次与中原实业相关负责人联系采访,均遭拒绝。

  当事人:朝阳医院被迫改制

  一元中心位于江岸区二曜路,和江岸区卫计委仅一墙之隔。其前身是朝阳医院,创建于1971年, 创办时属“集体所有制的事业单位”。不料一场改制,将一元中心带入尴尬境地。

  一元中心现法定代表人王平依然记得发生在2001年4月28日这天的事请,他说,那天院长彭开旭不在医院,他和李肇华(现党支部书记)、于利(现副院长)一起,被江岸区卫生局叫去办公室,要他们在一份同意改制的协议书上签字。当时,中原实业(原中国中原实业总公司,于2004年完成改制更名为“武汉中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2006年组建“武汉中原实业集团”)的人也在。

  “我不是法人代表。”王平不愿签字。最终,在江岸区卫生局负责人的要求下,李肇华和王平无奈签了字。

  2016年12月27日上午,澎湃新闻在�~口区长丰街常码社区服务站,见到了时任武汉朝阳医院法定代表人、院长的彭开旭。

  “没有开职代会,我是法人代表不让我签字,不明不白我的法人代表身份就被解除了。”64岁的彭开旭耿耿于怀,这件事给他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此后他就病退在家,每月仅领200元的生活费直至退休。

  彭开旭也有过抗争,在一份三方分别为江岸区政府、江岸区卫生局、中国中原实业总公司的《关于朝阳医院改制移交的协议书》上,他写下“此协议不符合市政府102号文件精神,更不符合朝阳医院职代会精神”。

  “当时朝阳医院有100多万的正资产,改制完全是把国有资产送给别人。”彭开旭说,2001年4月28日当天,他得知此事后,立即让律师事务所给江岸区卫生局发函。这份律师函上写着:中原实业总公司既没有提出医院改制后的人员安置、事业发展意见,双方也未就改制达成一致意见;集体所有制的权力机构是职工代表大会,未经职工代表大会同意,任何人无权决定其经营管理及生存发展的重大问题……

  “这实际上就是一场骗局,骗走了我们的《医疗机构执业证》。”彭开旭说,当时中原实业就用这个证开设了一家医院。

  一位不愿具名的武汉卫生系统工作人员介绍,上世纪80年代,国家对医院实行国有管理,卫生部门对民营医院的牌照审批极为严格。2001年,开发市场鼓励发展民营医疗机构,中原实业借助改制朝阳医院获得“准生证”,改制醉翁之意不在酒。

  公开资料显示,武汉一家民营医院的介绍上写着:其前身为武汉朝阳医院,于2001年改制后成立。

  改制被指虚假

  在这份没有朝阳医院参与的《关于朝阳医院改制移交的协议书》约定,医院移交后随中原实业一起改制,并同等享受武汉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武政办(2000)102号文的各项政策。

  公开资料显示,102号文要求,企业改制由企业自主选择改制的具体形式;企业改制的关键环节是经过职工代表大会;应妥善安置改制企业职工……

  依照102号文的规定,企业职工在改制时,福利待遇要有保障。

  “中原实业根本就没有管我们。”李肇华说,没有了医疗执业许可证,连退休职工的养老保险金都无法按时缴纳。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无证行医,2002年事情有了转机,当年卫生部出台了设立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相关政策。在上级主管部门同意下,原朝阳医院可申请成立新的法人单位行医,但前提是必须要由单位提交申请。朝阳医院负责人为了生计,找到中原实业,以中原实业名义申请“举办”设立新的机构。

  经武汉市卫生局批准,在原朝阳医院所在地点设立了“一元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2003年4月,一元中心成立,登记为事业单位法人,单位性质为全民所有制。

  一元中心开始了艰辛的再创业。李肇华记得,2003年冬天,附近一个老人来医院,整个医院没有一部空调。听到病人的抱怨声,她和于利连忙跑到附近的小卖部买了10个热水袋,并告诉老人“我们的条件虽然差,但我们一定要尽心尽力照顾好你”。

  李肇华还记得,有一个病人来了中心,需要手摇病床,令人尴尬的是,中心里竟然没有一部。

  “别人不接的病人我们接。”护士长刘运华说,“2008年我的月工资才800元,那时候中原在哪里?”

  就这样不断在病人圈里建立口碑,中心环境大有改观。王平说,中心已经成长为一级乙等办医水平,面积1600平方米,在原有两层院区基础上,加盖了住院和办公区,并花费300万元购买了一处办公用房,员工增至140多位,医疗设备也达到了二级甲等。

  于利等人将一摞交社保的票据摆在桌上,证明这些年中原实业并未给职工交纳社保,15年来全院职工的社保和退休人员的社保补缴都由医院负责,在职所有职工的工资福利补贴等等都完全是自收自支。

  状告区卫计委

  一元中心一直想要“纠正”被中原集团举办一事。2008年4月,一元卫生中心就“举办单位”的问题向江岸区卫生局多次提出异议,李肇华介绍,经多次争取后,主管部门同意将一元中心举办单位变更为武汉市第八医院。此后,一元卫生中心的事业单位法人年度报告书上,举办单位一栏由八医院盖章。

  孰料,事情并未得到解决。

  李肇华介绍,2011年开始,江岸区编办突然不为中心办理事业单位法人证书的年检,他们询问后得知,因一元中心举办单位仍为中原实业,编办要求将中心划归该企业举办的单位,不再纳入事业单位法人。

  于利说,2015年10月他们才看到江岸区编制委出具的岸编【2011】14号文件,该文件中明确将一元中心列为不予纳入区事业法人登记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2015年11月2日,一元中心向江岸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撤销江岸区编制委出具的岸编【2011】14号文件,并要求江岸区卫计委及江岸区编制委员会给予一元中心事业单位应有的待遇。

  对此,江岸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八医院不是一元卫生中心举办单位,而是大医院托管小中心,只是业务托管,一元卫生中心归属上没有改变。

  医疗执业证被中原挂失补办

  就在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受理行政诉讼过程中,蹊跷的事情再度发生。

  2016年初,一元中心按往年惯例,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副本原件,交给武汉市江岸区卫计委审批科,用以办理5年一度的年检。然而,武汉市江岸区卫计委拒绝为一元中心进行年检,其在《2016年书面校验告知书》中,要求一元卫生中心作为校验单位需提供8项具体材料,其中“提供法人证书年检记录”这一条,就是要求提供举办单位的相关文件。

  而澎湃新闻查询武汉市民之家网站,武汉市卫计委公布的申请材料中,只有7条,并未要求“提供法人证书年检记录”。

  澎湃新闻调查了解,中原实业以《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遗失为由,2016年10月10日在武汉媒体上刊登“遗失声明”,2016年10月26日,向江岸区卫计委申请补办新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我们的证件原本就挂在墙上,他们和我们一墙之隔,难道不知道么?”于利说。

  1月3日,江岸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要求提供“提供法人证书年检记录”这一条是老规定,市民之家上面的是新规定。

  那为何不给一元中心办理年检?该负责人经过询问后告诉澎湃新闻,因为一元中心就没有提供年检的相关资料,所以根本就不能年检。

  但李肇华提供的一份江岸区卫计委《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显示,11月10日,卫计委收到了医院卫生中心的6件材料,其中“法人证书年检记录”一元中心无法提供。

  江岸区卫计委该负责人表示,如果补办证一事一元中心提出不合适,卫计委可以更正。此举也是为了一元中心能够正常执业。

  1月4日,江岸区卫计委主任林璇告诉澎湃新闻,当时对每个单位发的都是同样的通知,前期校验发现一元中心送来的材料有一些问题,现在是按市民之家上的要求来年检的。

  究竟谁的证有效?林璇称,审批科有一套具体的流程,补办证是有要求的,市卫计委有中原实业作为主办方的材料,所有在窗口递进来的申请,只要是符合要求、办证程序的,不接受也是不作为。前面的科室把关后,到她这个环节需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元站在他的角度,可能是不承认中原是其举办单位,但并不能否定这个事实”。

  “他们就是想逼我们到中原实业,然后更换法人,就可以实际掌控一元中心。”于利说。

  八院前院长被指幕后推手

  迟迟无法年检,一元中心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到期时间为2017年1月30日。   “他们给我们设置重重障碍,一直把我们往中原实业推,就是想侵吞国有资产。”于利说。

一份一元中心多名职工联名举报“原武汉市第八医院院长胡家瑞串通中原实业公司侵害医院合法权益”材料,在网上随处可见。
  一份一元中心多名职工联名举报“原武汉市第八医院院长胡家瑞串通中原实业公司侵害医院合法权益”材料,在网上随处可见。
一元中心展示其多年来给职工缴纳社保的相关票据。

  一元中心展示其多年来给职工缴纳社保的相关票据。

  材料指出,身为正处级干部的原武汉市第八医院院长胡家瑞,退休后就到中原实业旗下的弘济骨科医院任院长。而在八医院时,他一手提拔了林璇。正因为这层关系,中原实业才趁这个时机,要接管一元中心。

  依据2013年实施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辞去公职或者退(离)休后三年内,不得到本人原任职务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的企业兼职(任职),也不得从事与原任职务管辖业务相关的营利性活动。

  公开资料显示,胡家瑞和林璇在八医院时共事,胡家瑞2014年退休后即到弘济骨科当院长。

  2016年12月27日,胡家瑞向澎湃新闻否认其有任何违规行为。他表示,提拔干部需要诸多程序,说他一个人提拔林璇是“无视事实”。   胡家瑞表示,王平、于利、李肇华三人已到退休年龄,目前是抗拒中原实业领导,不愿意走。一元中心里很多都是三人的亲戚,一直是自收自支,账目不清。改制分改变领导体制和改变职工身份,当时的改制是符合政府规定的,改变上下级关系并不需要职代会通过。

于利展示挂在一元社区卫生中心墙上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于利展示挂在一元社区卫生中心墙上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他们(一元)实际上没有改制,只是改变了领导关系。”胡家瑞称,中原集团接收朝阳医院后,花了几十万元,具体情况可向中原实业方面了解。执业证年检需要上级部门盖章,一元不去找中原实业盖章,在这种情况下,中原实业和江岸区卫计委商量,跟中原补个证。

  至于一元中心称举办单位已变更成武汉市八医院,胡家瑞表示,八医院当时属于托管单位,帮一元提高业务能力,证上写举办单位为八医院是不规范的。

  针对网上对其举报,胡家瑞表示是诽谤,但其本人未报警。

  江岸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胡家瑞退休未满3年担任弘济骨科院长一事,卫计委已经上报组织部,如何处理不便透露。

  林璇表示,如果网上发帖对她的个人名誉造成损害,肯定会去报警,告其诽谤,她保留相关权利,“人正不怕影子歪,这个事情是说的清楚的,侵吞国有资产不是事实”。

  卫计委:如中原投诉将查处非法行医

  2016年12月27日下午,中原实业旗下负责接管一元卫生中心的武汉中原药业产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罗霄不在办公室。

  当日,澎湃新闻致电罗霄,未获接听,随后回复短信称其在外地开会,两天后返回。2016年12月29日,澎湃新闻再次与其联系,罗表示第二天有时间。但其随后来电,称改在2017年1月2日见面,当日,记者再次与其联系,罗霄表示因年底工作繁忙无法见面。

  1月3日,澎湃新闻在江岸区卫计委采访时,工作人员再次与中原实业方面联系,希望对方能派人接受采访,对方回复,熟悉情况的只有罗霄,其没有时间接受采访。

  王平、于利、李肇华表示,他们三人不是不想退休,而是医院上下员工要求他们不能退休,直至此事得到解决。他们表示,一元卫生中心的账目每年都会委托相关机构审计,上级部门可以随时调查。

  “改制十几年了,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卫计委能够解决的,政府不可能随便就把它(一元中心)接收过来的。”江岸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林璇表示,目前有几套方案,卫计委拿一套方案,中原有一套方案,当然中原实业要和一元中心沟通好。

  “改制的事情我们无力改变,到了1月30号我们查不查处一元非法行医?我们也很头疼,不处理就是不作为,从依法行政的角度,如果中原实业方面投诉我们只能取缔。”江岸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现在中原把证拿了,100多名医务人员怎么办?包括社区数千人的防病、治病,谁来负责。”彭开旭说:“我们已经上了一次当,你说还能上第二次当么?让他们骗走这3000万国有资产么?”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