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368] [ 9] [ 1]

加州不宜人居? 野火烧出的居住危机

来源: 新浪网
2019-11-07 21:58:01

 

 

扑救加州奈特森一场火灾。

 

 

奥克兰山上的一座电塔。

 

 

消防员望著加州滔天大火。

 

 

雾霾严重的洛杉矶。

  (综合六日电)加州常让人联想到阳光,海滩,自由美好。不过近日严重的大火造成20万人被疏散,上百万户预防性停电,美国媒体开始讨论,是否加州已变得不宜居住。

  《大西洋期刊》的评论认为,森林野火以及缺乏可负担的住宅是加州目前面临的两大问题。而且二者还会彼此影响形成恶性循环。

  加州大火延烧数万英亩的地区,造成大范围地区停电,几十万居民被迫撤离,包括知名人物前加州州长阿诺史瓦辛格和NBA天王詹姆士的住家都受波及。

  另一方面,加州大约有13万露宿的游民,还有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因为难以负担的房租而搬离大都市,改从遥远的郊区通勤到昂贵的城市工作。

  森林野火和负担不起的高房价,这是加州目前面临最明显可见也最迫切的危机。

  野火+高房价 加州居大不易

  气候变迁让森林野火的发生更加频繁,而生活成本的飙高连收入优渥的家庭有时也要捉襟见肘。而这两个问题彼此互相牵动,市中心的高房价把住家推向了更廉价、离都市更边陲的地区,而这些地区面临野火的风险也更大。

  《大西洋期刊》指出,加州的住房危机和大火危机往往是发生在野地与城市的交界处,即一般所谓的WUI(wildland-urban interface)。在这些区域里,拖车改造的流动式住家和小木屋就沿著灌木林、松林、和草原间不断延展。从1990年到2010年之间,加州大约有一半新建的住家是位在这种WUI地带,它的面积大约扩增了1000平方英里。

  「WUI」地区火灾高风险

  也因此,根据一项保险政策与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surance Policy and Research)所做的估计,加州有200万个住家,也就是7个住宅里就有1个是位在野火的高度或极度风险地区,风险程度是美国其他任何一州的3倍以上。

  这次加州大规模的野火也是发生在WUI地区。金凯德(Kincade)的大火烧毁了75000英亩的土地,相当于五个纽约曼哈顿。去年造成85人丧生的加州营溪大火,是加州史上最致命的大火,当时上万户住家撤离的天堂镇(Paradise)也是位在WUI区。再前一年,造成22人罹难的塔布斯(Tubbs)野火,超过5000栋建筑被摧毁,地点也是在圣塔罗莎和它周边的WUI地区。

  以天然环境来说,野地与城市交界地本来就容易受火灾侵袭,不过人类行为仍是主要的罪魁祸首。研究发现,在WUI地区干枯的树木枝叶固然是天然的火种,不过建筑物、汽车、电线杆、谷仓往往是最有力的燃料。房屋燃烧时温度往往比树丛温度更高,而液态瓦斯则远比草地更加易燃。

  高房价与火灾频繁的恶性循环

  既然在WUI的建筑如此危险,为什么要在这里盖房子?有部分原因是现有的法令规范,让加州许多都市地区新建住宅非常困难。在洛杉矶和旧金山露宿街头的人数众多也和当地的高房租有关,而城市住宅短缺也迫使人们朝更边陲的地区发展。而每一次重大的火灾发生,不管是否发生在WUI地区,都让加州的住宅问题更加严重。

  要解决这两个问题的一个办法是在都市地区更密集的兴建住宅。大兴土木或许可让房租降低,并把人口移往较少发生火灾的地区,同时还有助于减少碳排放。加州州长纽森已经签署了兴建住宅和控制房价的系列措施。不过目前看来,加州距离满足住屋需求的目标还很远。而且,气候还会越来越热。

  曼乔(Farhad Manjoo)从出生至今几乎一直住在加州,对这个地方和这里的人的爱深沉而真实。过去几年里,曼乔曾多次自称为加州民族主义者:是,美国好像是疯了,但至少我住在「金州」,这里仍然是个很惬意的地方。

  但最近,曼乔对家乡的感情开始恶化。也许是因为浓烟和停电,但一种很不加州的虚无主义已经潜入思维。曼乔开始怀疑我们完蛋了。我们所知的那个加州完了。

树叶被烧焦 天空变灰色 终结加州梦

  不仅仅是著火——虽然这火烧的实在是,天呐。在这个美国人口最多、最繁荣的州,生活从此以后就会变成这样吗?每年都有数十万人疏散,数百万人被断电,成千上万的人失去财产和生命?去年,在北加州一带——开车没多久就能到达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实力最强、最先进的企业所在地——空气质量比北京还要糟糕。而且从现在起,每年都会发生。

  地震是一种我们选择忽视的天灾,火灾和停电则有所不同,它们更像是加州的其他问题,比如住房可负担性、无家可归人口和交通——这是我们选择忽视的人祸,它和位于我们这个州腐烂的核心的一种更广泛层面的失调有关:我们无法可持续地生活。

如今,加州因不断变化的气候带来的烟雾而窒息,有种被困住的感觉。我们是iPhone之后的黑莓,Netflix之后的百视达(Blockbuster):我们用了错误的设计,我们押错了技术,我们得到了错误的激励,我们背负著错误的文化。

这些迷思一个接一个突然燃烧起来。我们的土地、住房、水、道路空间即将用尽,如今电也快用完。解决所有这些问题需要系统性的变革,但我们无法胜任这项任务。我们被一个怀著憎恨的国家政府和漠不关心的全国媒体所束缚,并且我们从来没能把可持续性和平等置于权宜之计和对富人的巨额奖励之上。

我们对住房可负担性问题的解决方法,实际上就是迫使人们越来越远离城市,因此他们的通勤时间更长,交通状况更糟,并增加了火灾多发区域的人口。通过邀请优步(Uber)和Lyft等私人公司接管我们的道路,我们「解决了」城市交通状况不佳的问题。为控制火灾,我们现在采用的是我们所知的最古老的IT伎俩:关机,然后再打开。与此同时,富人们在勉力支撑:当火灾来临时,他们雇佣自己的消防员。

加州似乎一直是一个濒临发疯的、靠著虚妄在运转的地方,或者怎么把话说的好听点,就是至少我们不是佛罗里达吧。要避免走向末日,我们要做的事情,与我们过去在做的所有事情都背道而驰。

为避免火灾、住房成本以及其他许多问题,加州人应该生活在一个更密集的区域。我们应该减少对汽车的依赖。我们应该在基础设施——交通、电网、住房储备——的设计上更具包容性,以为多数人设计为目标,而不是为少数富人设计。

如果我们为现代世界重新设计我们的城市,它们会变得更高,更少延伸到容易著火的地方——科学家所说的荒地-城市分界面。住房将变得可以负担,因为将有更多的住房。你的出行可以更便宜,因为我们将放弃汽车,转向公车和火车,以及其他以低价格、高速度运输大量人群的方式。这不会是加州梦的终结,而是一种概念的重建——不再是无数街区的后院和游泳池,而或许是一种更宜居、更便捷的新的生活方式。

但谁愿意做这一切呢?不是这个州的人民。当然,我们将禁止使用塑料袋,并设法提高油耗标准(直到联邦政府试图阻止我们,它当然可以这么做,因为我们的4000万人在参院拥有的投票权,与怀俄明州的60万人一样)。

就这样应付著走向终结。所有的树叶都被烧焦,天空变成灰色。按照目前的设计,加州将无法承受未来的气候变化。要么我们改变我们在这里的生活方式,要么我们中的许多人将不再生活在这里。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