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3060] [ 10] [ 4]

美籍华人黄仁勋能成为全球芯片行业第一人吗?

来源: 新浪网
2020-09-15 23:28:01

【侨报网综合讯】芯片制造商英伟达(NVIDIA)斥巨资并购手机芯片设计厂商ARM(软银集团旗下)的要约引发全球关注。对此英伟达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在接受全球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两家公司的联合是一个“一生仅一次的机遇”。

这一交易价值近400亿美元,包括215亿美元英伟达股票、120亿美元现金。这也成为了全球芯片史上最大金额并购交易。

虽然关于这笔争议到底是不是如黄仁勋所说是“一生一次的机遇”业界争议颇大,但这个此前曝光度并不高的CEO却由此进入了大众的视线。

黄仁勋(图片来源:NVIDIA脸书)黄仁勋(图片来源:NVIDIA脸书)

英伟达的背后原来站着一位美籍华人

的确,提到黄仁勋大家也许不知道,但提到NVIDIA公司,经常使用电脑的人就有点眼熟,再提到英伟达的显卡,那么更多的人都会知道,而黄仁勋就是英伟达的老板,英伟达则是全球第一的显卡芯片公司。

侨报网梳理发现,黄仁勋是美籍华人,1963年出生于台北。父亲为了让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黄仁勋9岁时就和10岁的哥哥一起被送到了华盛顿州的舅舅家。刚开始的美国生活并不那么美好,舅舅家比较贫穷,黄仁勋兄弟俩被送到了基督教学校学习,这是一个乡村的寄宿学校,这个学校汇集了很多贫民窟的孩子,每个孩子几乎都带着刀,有些孩子还是全身刺青,简直就像一个少年教养所。黄仁勋在这里学会了爬墙上树、偷吃东西甚至抽烟。两年后,黄仁勋的父母也来到了美国,把俩兄弟转到了正规学校学习。黄仁勋后来回忆说在乡村寄宿学校的日子,他学会了坚强和适应环境。

随后他的生活轨迹开始步如正途。他1984年于俄勒冈州立大学取得电机工程学位,其后在斯坦福大学取得硕士学位,毕业后一度在AMD及LSI Logic工作。

1993年。黄仁勋创立NVIDIA。这一年黄仁勋正好30岁。

他是圈子里有名的工作狂,他曾经解释自己为何如此狂热:为了我们的孩子们,让他们的将来更好一些。

据悉,黄仁勋为人不张扬,中国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杰出华人的成功之路。其实他的成绩已经足够与王嘉廉和杨致远等华人IT精英并驾齐驱。同时,他经常被用户亲切地叫作“老黄”。此外,黄仁勋讲中文很有意思,严格意义上讲他不太会说中文。在别人讲的时候,他总是很努力地侧耳细听。然后,他会作出简单的回答。不过仅仅几句话之后,他就仿佛泄了气一般,脸上浮起不好意思的笑容,接着开始讲流利的英语。同时很抱歉地说,自己的中文实在是不到家。但当你已经把他当成一个老外的时候,他却又会讲出几句中文。

1999年,英伟达推出了全球第一个图形处理器(GPU)。第二年,黄仁勋提出了“黄氏定律”:英伟达的核心战略就是产品每6个月升级一次,功能翻一番。比英特尔的“摩尔定律”的“芯片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每隔18个月增加一倍,性能提升一倍”,更新速度快了2倍。

2001年,黄仁勋在《财富》“40岁以下最富40人”排名第12位。

2020年4月7日,黄仁勋以47亿美元财富位列《2020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361位。5月21日,NVIDIA发布了截至4月26日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第一季度收入达30.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2.2亿美元增长39%。

黄仁勋(图片来源:NVIDIA脸书)黄仁勋(图片来源:NVIDIA脸书)

黄仁勋有个远大的目标

关于此次交易,向他出售ARM的是最近陷入财政危机的孙正义(软银创始人)。有分析认为,英伟达向软银收购ARM的交易涉及多国及芯片行业的利益,有可能需要在英国接受国家安全审查,且按照惯例需要在多个国家接受反垄断审查。(编者注:ARM不制造芯片,而是将技术知识产权授权给芯片制造厂商。另外,华为的麒麟芯片就是基于ARM的核心架构而设计出来的)

据上海澎湃新闻报道,为了促成此次并购,英伟达对ARM和英国做出了相应的承诺。包括继续ARM的开放许可模式和客户中立性,通过英伟达的技术扩展ARM的IP授权产品组合,保留ARM的名称和品牌形象,扩大其在剑桥的总部,ARM的知识产权也将继续在英国注册。

北京时间14日下午,黄仁勋、ARM首席执行官西蒙·赛格斯(Simon Segars)共同参与了一场媒体交流会,向全球媒体介绍了此次并购的原则和理念。

英伟达在新闻稿中表示:“两家公司的合并,能够将英伟达的人工智能计算平台和ARM广阔的生态系统结合在一起。”发布会上,黄仁勋也重复了这一句话。“我们一起可以打造下一代的平台,从世界上的计算机制造商,云数据中心,到手机,到自动驾驶汽车,再到物联网。”黄仁勋说:“另外这一合并在财务上也能带来回报。”

ARM的总部将继续保留在英国。英伟达将在ARM英国现有的研发基础上,在ARM的剑桥园区建设一个新的全球领先的AI中心,打造ARM/英伟达支持的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来进行突破性的研究,为开发者的设施和一个创业加速器进行助力,这将吸引世界顶尖的研发人才,为医药健康、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汽车等行业的创新和行业合作打造平台。

谈到并购ARM后英伟达会如何拓展业务,黄仁勋表示,借助ARM的生态圈,英伟达的GPU可以让更多消费者满足他们的需求。

2017年6月13日,英伟达展台亮相在加州洛杉矶举行的E32017电子娱乐博览会。(路透社)

谈到美中之间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黄仁勋表示认为,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全世界都有。

“这一领域的发展能够变革众多行业,从医疗健康到交通物流到制造业,生产力从人工智能中获益,影响极其深远。”黄仁勋说,“每个国家都在竞争,希望能拥有一项核心关键技术,研究者和工程师知道如何在这个领域做出开创性,并将技术应用到不同的行业和公司中去。”

“这就是为什么这项投资,为什么英伟达和ARM的联合如此有意义。”黄仁勋说。

这份交易其实并不被外界看好

目前英伟达的交易尚处在公司之间达成协议阶段,接下来还将面对来自英国、欧盟、美国、中国等多方的审查后批准。

北京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高级经济师、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朱晶受访时表示尽管英伟达已经承诺保持ARM独立,但目前这种地缘政治下,大家都会基于不信任的提前来看待这宗交易,一旦达成交易,对产业的影响是相当大的。

“在美国市场,高通和苹果都是ARM的大客户,估计他们是不会赞同这桩交易的;在中国市场,80-90%的芯片设计公司基于ARM架构,现在美国是这样对待华为的,ARM被美国企业收购后,大家都会担心。”朱晶表示。

朱晶认为,英伟达收购ARM是一次冒险,目前这种复杂的国际环境下,收购达成的概率较高。“这种交易审批流程会比较长,先看美国政府是否批准,中国如果批准的话估计会有条件批准,会要求英伟达承诺一系列的条件。”

中国产业不仅对ARM依赖度很高,对英伟达的依赖度也很大,中国很多人工智能公司都是使用英伟达的GPU和算法。(完)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