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647] [ 29] [ 3]

胡晓炼:5因素致美元回流 人民币国际化应趁势而为

来源: 网易
2018-08-13 04:45:01

(原标题:胡晓炼:五大因素致全球美元回流 人民币国际化应趁势而为)

8月11日,第二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举行主题为“金融开放与人民币国际化”全体大会。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在会上表示,当前国内外环境都在变化,从内部看,随着经常项目顺差收窄和跨境资本流动,人民币流出的客观条件更为成熟;从外部看,美元回流是大势所趋,这对人民币流出也提供了条件。因此,上述国内外条件要加以利用,人民币国际化过去是顺势而为,现在可以趁势而为。

美元回流的五个因素

胡晓炼表示,过去多年,美国通过经常项目逆差输出美元,再通过资本项目顺差回流美元。经常项目的长期逆差和美国财政长期巨额赤字,实现了美元长期的对外输出。但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元的国际循环发生了变化,主要有以下五点值得关注和研究,这将导致美元的国际流动性发生变化。

一是从经常账户的双缺口模型看,美国私人部门的储蓄和投资的缺口在金融危机后发生较大变化。此前美国一直是低储蓄,两者缺口为负,这一问题在金融危机后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缺口转为正值,且在危机刚发生不久后到达较高水平,此后开始逐渐下降,例如,2009年两者缺口为6.6%,2017年缩小为1.2%,缺口缩小是美元流出的重要支撑。不过,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政策对美国经济形成了支撑作用,目前美国经济基本面较强,在这种情况下,储蓄与投资的缺口可能不会继续缩小。

二是尽管近期美国财政收支状况由于税改导致税收缺口加大,但未来可能会出现短升长降的局面。大幅度减税政策中长期看利于改善企业盈利状况,扩大税基,美国财政赤字收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结合上述两方面因素,未来美国经常项目逆差可能会发生改变。”胡晓炼称。

三是特朗普挑起的全球贸易摩擦最直接的目标是削减美国的贸易赤字。现在来看,贸易逆差对于削减美国贸易逆差会有一定效果,如果贸易逆差有所压缩,流出美元的规模也会下降。

四是从资本流动的主要驱动力看,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使得美元回流国内的前景进一步加强,这会进一步收缩美元的国际流动性。从历史上美元四轮加息周期看,加息开启的前两年都出现了明显的美元回流。因此,未来美元继续的加息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持续收缩,都会使得全球美元流动性持续收紧。

五是减税政策会使得产业资本也回流美国。

因此,胡晓炼表示,综合以上五方面,从美元供给的中期趋势看,美元全球供给收缩的概率较大,国际货币体系处于相对比较紧的状态。

中国经常账户长期大规模顺差局面生变

相比之下,中国处在稳中有变的大环境下,这对于认识人民币国际化有新的视角。胡晓炼称,一方面,中国储蓄率下滑的趋势不可避免,这主要是受人口老龄化、年轻一代家庭的负债率快速上升等因素影响。因此,未来中国的经常账户持续大额顺差的局面可能会出现变化。

另一方面,在财政赤字方面,中国的规模不小的隐性债务问题已成为业界共识,但解决隐性债务问题需要一定时间且难度较大。中期看,我国实际的财政压力不容忽视。

“因此,中国经常项目顺差的收敛是上述两个基本面变化的反映。”胡晓炼称。

另外,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持续,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会有所下降,但开拓新市场也需要时间,因此,中国过去长期大额的贸易顺差可能不会持续。服务贸易逆差虽然有望改善,但难度依旧大,尤其是我国服务贸易主要项目的国家竞争力在中期看仍难以与发达国家抗衡。

“总之,当前国内外环境都在变化,从内部看,随着经常项目顺差收窄和跨境资本流动,人民币流出的客观条件更为成熟;从外部看,美元回流是大势所趋,这对人民币流出也提供了条件。因此,上述国内外条件要加以利用,人民币国际化过去是顺势而为,现在可以趁势而为。”胡晓炼称。

此外,胡晓炼表示,扩大金融对外开放后,资本项目可兑换是绕不开的话题,未来应该在更大程度上便利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进一步开放国内的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提高金融监管的专业性、透明性。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