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348] [ 9] [ 3]

滕泰:特朗普以为吃亏了 实际占最大便宜的就是他

来源: 网易
2018-04-17 05:15:01

undefined

网易研究局NO.226

在本次中美贸易摩擦中,一个核心焦点之一在于中国对美国大量的货物贸易顺差。中国为什么对美国有大量货物贸易顺差,但在服务贸易方面却是逆差?未来拉动经济增长和财富创造的源泉是什么?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认为,我们已经进入软价值时代。

他认为,财富的源泉不在是地球的物质资源,而是人的思维,创造性思维。以人的创造性思维为主要价值来源的时代,就是软价值时代。

中美贸易摩擦的背后是经济结构的差异。美国将近80%是软产业,对中国一定是构成货物贸易的巨大逆差,和服务贸易的顺差同时存在。而中国的软产业刚刚突破50%,大部分还是硬制造业,所以顺差也是难以避免的。

滕泰认为,特朗普是按照传统制造业的思想在管理美国。这样管下去,不但跟中国容易起贸易摩擦,跟世界其他国家也会引起一些纷争,甚至对美国本国的新经济也会起到抑制作用。但是新经济软产业和软性制造的发展不可阻挡,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后走,想开倒车是不行的。“特朗普以为他吃亏了,实际上占最大便宜的就是他,美国不就是印票子吗?你有全球货币的发行权,你印了美元买我们廉价的东西,你就是把它叫做逆差又怎么样呢?你说抢夺了你的工作,如果你能做出这么廉价的产品,我们买你的,你能做得出来吗?”

以下为滕泰关于软价值演讲的实录:

谈到新经济时代,有人把它叫做数字经济时代,有人把它叫做知识经济时代、信息经济时代、人工智能时代、技术经济时代,当然最通俗的一个说法就是后工业时代。

知识经济、信息经济、文化经济、服务经济只是从一个侧面描述了一些产业的特征,而后工业时代这个词也没有描述出来,在工业时代过后,我们正在迎来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这个时代到底跟那以往的时代有什么不一样?

我们认为,一个考察的角度就是看看财富的源泉和财富创造、价值实现的方式,以及价值规律到底有什么不同。

工业和农业的区别是什么?工业和农业的区别就是财富的源泉不一样,财富的创造方式不一样,所谓的农业,一句话把它讲透了,就是以地球表层土壤、生态环境为财富的源泉,利用动物和植物的繁殖规律来创造财富,这就是农业。所以农业时代的财富创造受到了自然规律的限制,一季小麦长大就是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一头小猪从生出来到长大也需要10个月的时间,你不可能一分钟养出一头猪来。

所以,当财富的源泉被上帝锁定了以后,财富的创造方式也被锁定了,农业的财富总量就是有限的,无论是人类发展1000年、5000年、10万年,就那么多。

而工业跟农业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呢?最重要的是它拓展了财富的源泉,从地球表层的生态土壤环境拓展到地球深层的资源,还有深海大洋、大气、太空,都成为工业加工的对象和财富的源泉,财富的创造方式也不再依赖于动植物的繁殖规律,而是我们通过物理、化学等近现代科学,掌握了这些物质的运动规律以后,就可以用各种物理和化学的方式,任意的加工地球资源来创造财富。

所以,工业和农业本质的区别,并不是总量增加了几千倍,而是从财富源泉和财富创造方式上,有本质的区别。那么正在到来的新时代,和工业时代,在财富源泉和财富创造方式上又有什么不一样?

比如我们开一个讲座,这是教育和知识经济的概念,消耗什么地球资源呢?也不会污染环境,但是主讲人和听众,都在创造财富,而且在会后把我们讲座的内容再传播出去,不管是视频、音频,还是文字报道、写成书,都是不同于农产品,也不同于工业制成品的新的财富形态,它的源泉是人的创造性思维。

在这个新时代,财富创造的主要方式,再也不是用物理和化学的方法来加工地球资源,而是主要通过知识经济、信息经济、文化经济、金融经济、服务经济来创造财富,所有这些经济的特点,一句话,财富的源泉不在是地球的物质资源,而是人的思维,创造性思维。以人的创造性思维为主要价值来源的时代,就是软价值时代。

由人的创造性思维产生的软价值,不再服从于牛顿世界的那个物质运动规律,而是服从于量子世界的物质运动规律,它满足的不再是人们的物质需要,而是主要满足人们的精神需要。像知识产业涵盖的教育软产业、会议论坛软产业,包括刚开的博鳌论坛、达沃斯论坛,还有智库产业、咨询产业、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所有这些它财富的源泉都不再依赖于地球资源,而是依靠人的创造性思维。

信息经济也一样,国外的Facebook、谷歌,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微信等等,并不消耗地球资源,主要依靠程序员的创造性思维来创造价值;再来看文化娱乐经济,拍一个电影,或者写一首诗,谱一个曲子,举办一场音乐会,甚至姚明到NBA打一场球,这些软财富、软价值的源泉,都是创造性的思维和技能性的活动。

金融也是财富的形态,它不是什么虚拟经济,如果金融和信息产业都像某些人攻击的那样,是“虚拟”经济的话,那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经济还剩下什么?纽约主要的财富形态就是金融,加州、硅谷主要就是信息产业,如果信息产业、金融产业都是虚拟经济的话,美国一多半的财富都是假的了。这是一种用物质财富观来看待现代世界的、落后的、错误的思维方式。

那么,金融经济的财富源泉是什么?是信用,信用的本质也是人们心理活动的群体反映;服务经济也是一样,真正的价值在于消费者的感受。所以,到了以知识经济、信息经济、文化经济、金融经济、服务经济为主的软价值时代,财富的源泉和创造方式与工业时代、农业时代有着本质的区别,它挣脱了地球资源的约束,它满足的不在是衣食住行这样的物质需要,而是满足的精神需要,这个财富的空间是无限的。可以说,工业对农业的改造有多么大,那么未来软价值时代对工业和物质财富世界的改造,就有多么大。

后工业时代本质上是软价值时代,那么软价值时代又有什么特征?第一个特征是软产业将成为这个世界上财富和产业的主体。我们上面讲的知识产业、文化娱乐产业、信息产业、金融产业、服务产业,如果给它一个量化的定义,以物质形态表现的价值,只占到总价值20%以下,而非物质的价值站到80%以上,我们就把它叫做软产业。

100年前,富豪榜上的财富巨头,都是钢铁大王卡耐基、铁路大王范德比尔特、汽车大王福特这些人,50年前,最富有的人群,肯定是从事石化、化工等等产业的,30年前的话,都是房地产大亨,而现在无论在美国、欧洲、韩国,任何一个国家排前5-10的首富,都是从事软产业,中国也是一样,马云马化腾这些人,他们所拥有的产业和财富总量很大,但其中的物质形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二十一世纪的美国,软产业的比重,已经占到这个国家经济的79%,硬企业不足20%,传统的农业、生态财富1%左右;而中国的软产业比重今年刚刚超过50%,比人家落后差不多30个点,所以我们还是一个刚刚完成工业化以制造业为主体的结构。中国的硬产业很强,软产业很弱;而美国的软产业很强,硬产业很弱,这样一种经济和产业结构,中国怎么可能没有贸易逆差?中美的贸易不平衡,它的根源是经济结构的不平衡,如果两国的经济结构失衡不改变,这个贸易失衡还将长期存在。

软价值时代,一方面整个产业结构里面,软产业的比重越来越大,与此同时,制造业也发生了一些革命性的变化,我们把它叫做软性制造,什么是软性制造?如果一件产品,硬件的价值不足50%,而软价值超过50%的话,这就叫做软性制造。

比如苹果手机,硬件的价值大概30%左右,软件的价值超过了70%,它是制造业,但是它是软性制造业;特斯拉2017年的汽车产量只有10万辆,美国通用汽车一年的产量超过1000万辆,但是两个公司市值几乎一样,都是500-600亿美元,为什么?人们对特斯拉给予了更高的估值,看好它的未来。

全美国人都开着底特律的汽车,底特律的经济却一片萧条,但是美国汽车广告公司赚钱,汽车金融赚钱,汽车4S店赚钱,所有为汽车服务的软产业都赚钱,就是造汽车的不赚钱。然而我们又看到,德国的奔驰却活的很好,因为奔驰的总设计师说过一句话,“我们卖的不是汽车,我们卖的是一件艺术品,只是碰巧它会跑”,你按照这样的概念造汽车它就能赚钱,你要只关注它的物理功能,它就不赚钱。所以,未来中国的产业结构到底应该怎么发展?我们是要把中国变成一个大大的底特律,还是要把我们的制造业企业,都变成奔驰、苹果、特斯拉?

我们每天都被人家攻击,中国积累了几千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到底我们赚了多少钱呢?我们出口的都一些原材料的价值、出卖环境的价值,出卖廉价劳动的价值,还有财政收入给人家补贴,给他们提供了廉价的商品,他们还攻击我们有什么贸易顺差,我们卖这些低端的产品干什么?

苹果产业链里面对亚洲有1400亿美元的软价值没有算进去,如果把他们这些软价值算进去的话,那个贸易顺差就不是这个数字了;中国出口几亿件衬衫,一个美国大片卖你20亿就全都赚回去了。在美国的大街、美国人的家庭里,到处都是中国制造,但是你到家里面看看,有什么东西是美国制造啊?没有。但是你打开电脑看看,打开手机看看,走进电影院看看,到美国的大学看看,到美国的景点看看,都是美国在出口,出口软件,出口电影,出口教育,出口旅游服务。

所以,人家是通过软产业、软性制造,赚取高额利润,我们是出口低端的硬价值,反倒不赚钱,所以未来新旧动能到底怎么转换,怎么打造制造业强国,怎么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怎么从中国产品变成中国质量,怎么从中国质量再打造出中国价值,那才是我们新时代制造业应该思考的。

当软价值时代来临的时候,连就业方面都会发生本质的变化。我们来看美国的就业结构,在3.2亿美国人里面,真正从事农业的就1%,有人说300万,有人说400万,这个统计不一样。1%的种地就够全美国吃,还可以出售给全世界;而美国制造业就业的数字可能超出你们的想象,美国制造业吸纳的人口只有美国人口的8%。

所以特朗普的很多经济政策也是开倒车,他想通过恢复美国的制造业来刺激就业,美国人觉得还挺有激情,但未来的发展趋势是软价值时代,制造业基本就不能吸纳就业,只有软产业才能吸纳就业。

随着现代农业技术的发展,再过20年以后,中国有5000万人种地就够了,剩下的都会转移到非农产业,有1亿人做制造业就够了,剩下的都到非制造业。那么剩下十几亿人做什么?这就是未来我们面临的挑战。以前我们发展经济学领域有一个词叫做农业剩余劳动力,就是一个人从农业游离出来,他的边际生产力是0,他不干农业,农业的总产量并不减少,这些人叫农业剩余劳动力。

以后我们不但面临着农业剩余劳动力的冲击,还面临着工业剩余劳动力的冲击,社会的就业结构和社会管理模式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农业社会是什么管理模式?一个村子周围几百亩地,就这么管;工业社会是什么管理模式?一边是工厂、生产线,一边是宿舍、食堂、商场,就这么管。

那么,软价值时代的就业和社会管理是什么模式?你看798艺术区的就业,那些人肯定不是朝九晚五;好莱坞拍电影的,也不按时上班,中关村IT信息产业就业模式和金融产业就业模式就不一样,金融里面它一定是合伙人制……我们认为,软价值时代的就业方式主要是软性就业,将来就业会出现一种七三定律,70%的人会跑到软产业和软性制造里面去就业,只有少量的人在农业和制造业里面。软性就业将来会带给社会管理模式和人民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软价值时代,我们不可能像农业社会那样按照村庄来管理社会,也很难通过户籍制度管理人口流动,必须要有新的就业和社会管理模式。

了解了软价值、软产业、软性制造和软性就业这些新的理念,我们对未来就有了一种新的认识。那么在这样一种环境下,软产业怎么创造价值,软性制造业怎么创造价值?我给出一个公式,叫做

滕泰:特朗普以为吃亏了 实际占最大便宜的就是他

这个V是软价值,C叫有效投入因子,N叫做传播群体广度,M则是软价值乘数。

在硬产业中,如果生产一个麦克风,除非你管理不善,80-90%投资都是有效投入,能够转化成产品;但是在软产业里面,大部分投入都是无效投入,比如说编程序、写软件,你要写多少程序才能写出一个王者荣耀?剩下的大部分都是无效投入。

梵高画了一辈子画,最后卖出去的就那几幅,有多少人从小就想做音乐家,勤学苦练,最后就出了一个王菲,打篮球我小时候也打,好几亿人都打,最后就有一个姚明。

软价值的有效投入因子只解决了产品本体的生产,软价值的创造既在本体之内,也在本体之外。这时候怎样让大家接受这个产品或者服务,并且产生好的感受就非常重要了,这就是创造需求的过程。

小时候我生活在农村里,我们那儿有个大爷,他家里做豆腐,一到冬天快过春节的时候就打招呼,我给你们留了豆腐,意思是你不能买别人的,因为你们是好朋友,你买别人的,就不会买他的,为什么呢?因为一个冬天只能吃那么多豆腐,需求就摆在那儿。

所以硬产品或者是农业产品的需求创造的幅度是有限的。但是软产品或者软价值不一样,这个演讲你可听可不听,那个电影你可看可不看,在没有拍《战狼2》之前,世界对它的需求是0,甚至在乔布斯创造苹果手机之前,世界对它的需求也是0,在软产业里面,是新供给创造新需求,这个弹性很大,供给创造需求的弹性非常大。

那么我们怎么确保我们有效投入因子创造的产品,能够被人们接受?1000万人看《战狼2》它是一个价值,1亿人看《战狼2》,它又是一个价值,这就叫做如何创造传播群体广度,这是N。

第三个就是软价值乘数,同样还是那幅画,如果在中国,某个领导说这个画好看,它就值钱了,在美国哪个评论家说这个音乐不错它就厉害了。所以软价值的价值创造,既在产品本体之内,也在产品本体之外,而经济学大家的点评,跟传播具体广度还不一样,那个是在一般意义上,而这个m是在指数级上的。但是你要说,是不是软价值就是这么算的?比如说V等于10,C等于5,N等于2,m等于1,不是的,那叫牛顿思维。软价值公式表达的只是一种影响的级别,并不是一种确定的数量级的概念。

软价值的创造方式不一样,其实软价值的实现方式也不一样。软价值通常是分段实现的,它的价值创造和价值实现是不对称的,经常是先有公众价值,后有盈利模式。或者向一部分人提供免费的服务,向另外一部分人收钱。很多人说你到这做一个免费的演讲,你怎么也不收钱啊?我别的地方有办法,我不靠卖书赚钱,卖书是赔本赚吆喝,假设全国1亿人都想了解软价值,学习软价值,提高自己的软价值创造能力,你还怕我吃不到饭吗?

所以,你如果按着传统的制造卖硬产品、制造业产品的方式去衡量软价值,现在互联网经济、知识经济、信息经济、很多东西你都不理解,为什么京东前几年还在亏损,而现在刘强东的身价100亿了?为什么我天天享受腾讯的服务,它不问我收钱?为什么摩拜单车这么便宜?它赔了钱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在软价值时代,是先创造价值,然后再兑现价值。一定是先有公众价值,后有盈利模式,如果你创造了一个产品或者是服务,有几千万人愿意免费使用,这个公司的市值就值几百亿美元;如果有几亿人愿意免费使用,你的产品市值就值几千亿美元;如果有几十亿人用你的产品的话,那就是万亿美元。

总之,软价值的价值实现路径是弯曲的,不是销售超过成本才能赚钱,在销售收入是0的时候,就可以拿到风投的钱,在销售收入远远小于成本的时候,就可以有其他方式实现利润,这是软价值的实现路径,是弯曲的。

最后,我们讲到软价值,还要谈到它是我们经济学的一个基础理论——价值理论的一个新的探索,新的发展。价值理论是整个经济学的基础理论,它是经济的一种哲学。如果认为劳动能够创造价值,或者只有劳动创造价值,那么未来的社会分配体制,就只能是按劳分配;如果你承认其他的要素,资本、技术、管理都创造价值,那就是以按劳分配为主体,或者是多种要素的多元价值分配理论。但是如果在硬价值的制造领域是劳动价值论,或者多元要素价值论,那么在软价值里面,这个价值规律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首先它具备很强的主观性,是由群体性认知决定的。软价值跟硬价值不一样,它不是纯客观的,它在于主体和客体之间,很多人上来就问这个股票值多少钱?你一提问就迷路了,这个股票值多少钱取决于群体性认知,这个在量子理论有很多类似的这种案例。例如,你测量一个微观粒子的质量,跟测量一个宏观物体的质量,方法、结果都是不一样的。量子理论中有一个测不准原理就是这个道理:今天测量和明天测量不一样,因为这两次我带的能量不一样,我测的和你测的结果也不一样,因为我们带的能量也不一样。

第二,软价值是服从相对性与参照系的定律,参照系的参数不一样,它的价值不一样。在物质世界里面,产品可以在不同的市场直接销售,美国生产的电脑可以直接拿到中国销售,最多需要调整一下电压,这是一种简单的“伽利略变换”;这个东西在美国如果卖1块钱,在中国也卖1块钱,差1毛钱就可以套利。而你要拿着美国的音乐剧《妈妈咪呀》到中国演出,你必须进行一个“洛伦兹变换”,把它按照中国的语言、文化和人们的接受习惯进行改造,才能被在中国演出,实现它的价值。所以软价值它既是有客观的价值,也取决于主观的认知。

第三,软价值不是绝对的,它是相对的,软价值是不守恒的。牛顿世界里有能量守恒定律,量子理论有宇称不守恒定律,这地方蝴蝶一煽翅膀,那边会变成一个飓风。

所以软价值这种变化,各种偶然性实践都可以使它放大或者缩小,软价值的变化是非连续的,也是不确定的,在牛顿世界里面,变化是连续的,在量子世界里面不是这样的,量子的等级就像台阶一样,一个人你的身体要么站在这个台阶上面,要么在台阶下面,你不可能在中间空着,踩不住。在物质世界,我们可以连续生产麦克风、汽车、手机,但是在软价值的创造是不连续的,有灵感的时候,一天就可以画一幅画,写一篇小说,创作一个剧本,没有灵感,几个月也创作不出来。

这就像量子的变化,从这个量级到那个量级,没有过程,直接就过去了,很多软价值的变化也是瞬间的,昨天那个股票还值50块钱呢,今天几个跌停,跌到20块钱了。这个认知的变化是瞬间的,所有知识产品、信息产品、文化产品、金融产品、服务产品都有这个可能。

第四,软价值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域。你不能说这幅画、这首诗、这首歌值多少钱,它可能值100-500元之间,在这个区间里运动,这个运动波动的规律有可能是发散的,也可能是收敛的,能摸清它波动的规律,但是不能说它就值70块钱、80块钱,这么说本身就是错误的。所以很多人相信巴菲特,但他也是牛顿世界观,他认为股票有内在价值,我认为股票的内在价值根本就不存在,但是你要把握它不同的方向。

第五,软价值的波动有时候是因果可逆的,结果可以是原因造成的,原因也可以是结果造成的。在著名的双缝干涉实验里面,你先发射出一个微观的光子,然后你再发射出一个,后面发射的这个东西,可以改变前面运行的轨迹。

在社会学里面有一句话,叫做“魏延之反,祸在诸葛”,为什么有人会这么说呢?到底是因为魏延一定会造反,还是诸葛亮认为他会造反,然后到处错误的使用他,逼着他造反?所以在管理学里,你信任一个人,觉得他忠诚他就忠诚;你老是猜忌他,他本来很忠诚,最后不忠诚了,最后你说,看,果然不忠诚了!这时候到底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呢?所以说,魏延有魏延的问题,诸葛亮有诸葛亮的问题,在量子世界里面,风险管理这个观念,也应该有所区别。

从历史上看,物理学或者经济学的发展是这样的,在牛顿物理学以后,无论是亚当斯密、还是马克思,或者是马歇尔这些大家,都在围绕着价值论研究经济学,他们的思维模式,也受到了当时以牛顿物理学为代表的近代科学的很深的影响,认为一切都是确定的、客观的、连续的、可预测的。到了20世纪初,出现了量子物理革命,很遗憾的是到了这个阶段,经济学家们对物理学的最新发展已经不熟悉、不了解,也不关心了。1900年以后,研究经济学的人们也不谈这些比较抽象的价值问题了,直接去搞有用的东西,管理学、金融学都发展了起来。而价值论的话,还停留在传统价值论阶段,无论是劳动价值论还是供求关系价值论,或者是要素价值论,都没有吸收物理学的最新发展成果,它很难解释刚才我说的这个新经济、知识经济、信息经济、文化经济,这是软价值时代的一些现象。

时代的发展要求经济学能够摆脱牛顿思维的束缚,发展出新的价值理论。所以我们结合量子理论和相对论,对价值理论做了探索和发展,就是软价值论。凡是一个新的理论,刚出世都会受到各种质疑或者批评,我们也欢迎这些质疑和批评,因为这才有利于这个理论的完善。

附:滕泰谈中美贸易摩擦

中美贸易摩擦的背后还是经济结构的差异。美国将近80%都是软产业,对中国一定是构成货物贸易的巨大逆差

和服务贸易的顺差同时存在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