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643] [ 22] [ 4]

方大炭素财富盛宴过后:人无千日好 花无百日红?

来源: 网易
2018-03-10 05:45:01

(原标题:方大炭素: 盛宴过后高处不胜寒?)

最牛股新旧事

花无常开日,但,每年的最牛股榜单,总有似曾相识的情节。

榜单上证券代码的更迭,隐藏着投资人的新投资逻辑。

本期A股样本观察,通过跟踪2017年表现牛的个股的投融资演变,亦试图预估过往热点未来的价格走势。

更重要的,价格变动引发的资本市场趋势性追风,还会演绎那个令人心情澎湃的故事吗?

【正文】

剔出次新股,方大炭素(600516.SH)在2017年A股牛股排行榜中位列第三位。

但就在3月5日,方大炭素毫无征兆的跌停,再度吸引市场的关注。

净利润从6745万到36.2亿元、炭素制品毛利率提升63.85个百分点、人均创收78万元、股价最高涨幅逾400%……

过去的一年,方大炭素创造了太多的传奇。

3月7日,21世纪经济报道A股样本观察团队,对位于成都市龙泉驿都大道西路145号的方大炭素西南生产基地蓉光炭素进行了实地走访。记者发现,当前炭素行业环境并未出现大幅改变,虽然石墨电极价格有所回落,但是仍然维持在历史较高水平。

蓉光炭素是方大炭素旗下最重要的生产企业之一,2017年为上市公司创造了近3亿元净利润。

“年后,还时常看到货车排队进厂的情况,数量同去年八九月份相比,也没有明显减少。”接近蓉光炭素的刘宇(化名)3月7日介绍称,由于环保因素,污染较为严重的焙烧车间已经停产,但是石墨化、精加工两个车间仍在运行。

值得关注的是,方大炭素飙涨包含了资本、产业两个层面。一方面是彼时A股疯狂追逐周期股,另一方面则是利润剧增所带来的估值提升。

回归资本议题,方大炭素背后,亦隐藏着A股大资金配置逻辑调整的秘密。

周期潮起

距蓉光炭素工厂1公里附近,建立起多个居住区。周边拆迁,玻璃厂停产,塑胶厂搬迁。

实际上,蓉光炭素亦已经启动搬迁,石墨电极共6个车间,目前已经停了4个,只剩下2个污染较小的车间在运行,分别为精加工、石墨化车间。

这里正是方大炭素2017年传奇故事的核心,高昂净利润的“产地”之一。不少周边的受访人士,亦对方大炭素去年的景气表现“惊叹不已”。

实际上,相比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启动的时间,炭素行业要稍显滞后,而方大炭素的走红,则更似“巧合”。

2016年钢铁价格的恢复性上涨后,2017年国内钢铁行业继续推进去产能,并将目光瞄准了对中频炉的清理上。

面对持续飙涨的吨钢生产利润,企业显然不愿就此放弃,并希望通过产能置换的方式,采用电炉钢来替代被清理掉的中频炉炼钢。而电炉炼钢法的必备原料,便包括了废钢、石墨电极。

反观石墨电极行业,前几年大多数炭素企业陷入亏损,并出现停产、半停产的情况,同时行业规模也相对较小。

据中国炭素行业协会不完全统计,石墨电极国内产能约100万吨,2017年产量约60万吨。

而方大炭素兰州、抚顺、合肥和成都四个生产基地,合计石墨电极产能更是高达15万吨。换言之,公司占据了整个市场30%左右的供给。

随着电炉钢带来的新增需求增加,原本脆弱的供需关系随之打破,于是石墨电极迎来飙涨。

百川资讯3月9日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3月至2017年4月,超高功率300-600mm石墨电极市场均价始终维持在2万元/吨以下。

但是自2017年5月开始,这一价格开始突破2万元,并于8月开始大幅拉涨,至当年9月更是一度涨破14万元/吨以上。

作为行业龙头的方大炭素,对于行业景气度的提升似乎也早有预判。

2017年5月,方大炭素党委书记胡建忠便曾在公司网站发表署名文章,“公司发出‘大干60天,实现双过半”的号召,要求全体干部员工积极行动起来,撸起袖子加油干!”

由于成本端变化幅度较小,石墨电极的飙涨直接使得相关生产企业利润空间剧增。方大炭素年报便显示,2017年公司炭素制品毛利率为78.82%,较2016年同期提升了63.85个百分点。

如此提升幅度,放在整个A股也是绝无仅有的。更为惊人的是,2017年36亿元的利润,方大炭素几乎只用了半年时间便实现了。

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尚不过4.12亿元,到三季度石墨电极突破10万元/吨时,单季度净利润迅速飙升至16.1亿元,四季度同样维持在16亿元。

而按照公司4645人的员工总数折算,方大炭素2017年人均利润更是接近78万元,这一水平几乎可以与牛市中的一家券商相比。

此外,年报中的一些数据,也反映出了上市公司的生存状态。

由于在石墨电极飙涨期间,断货一度成为常态,下游企业排队等货的情况更是频频上演,所以还可以看到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

2017年,方大炭素差旅费支出仅有128万元,而上年同期则为526.5万元。显然,彼时的公司营销人员差旅次数明显减少,只需等待客户上门拿货即可。

财富盛宴

方大炭素的突然崛起,相应也带来了一场财富盛宴。

二级市场首当其冲,同时反应也要稍稍领先于石墨电极的价格走势。2017年5月2日,方大炭素收盘价仅有9.62元。

但是从2017年7月超高功率石墨电极突破4万元/吨开始,方大炭素股价开始直线拉涨,并在当月取得了117%的涨幅,傲视沪深两市

一时间,方大炭素也成为了彼时A股市场的重要风向标。事实也证明了,早期进场的投资者无疑是极具眼光的,2.11元每股收益,即使按照15倍的PE计算,股价也应该在30元以上。

而30元正是方大炭素的第一轮高点附近,随后在石墨电极继续摸高的刺激,公司股价更是一度冲高至39.2元。

对于本轮财富盛宴,长期跟踪产业趋势变化的投资者无疑具备明显优势。

2017年中报显示,华安策略优选等4只基金,以及彭世勇等3名牛散抢占了方大炭素的第一波先机。其中,上述4只基金便包含了私募机构深圳凯丰投资。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深圳凯丰投资具备很强的产业投资背景,公司建立之初便是以大宗商品投资为主,公司董事长同样出身于期货公司,并曾担任中证期货(现更名“中信期货”)产业中心总经理等职务。

只是到了三季度底时,上述新进机构和牛散便已经开始撤离,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再次换了一波新的面孔。仅有牛散马为民按兵不动,总持股数量仍高达600.2万股。

至此,最为丰厚的“鱼身”已经吃完,空留下华泰证券、中国国金、陕西秦煤运销公司等3家机构去博取“鱼尾”行情。

不难看出,只有牛散马为民几乎吃到了方大炭素“全部”的涨幅,而其他私募、公募则秉承了“捞一票”就走的原则,而这也是其机构特点、产品属性所决定的。

在分食本轮财富盛宴过程中,自然也少不了方大炭素的高管、员工。

早在2017年3月,方大炭素便曾审议通过股权激励方案,并于同年6月进行调整,其激励对象更是高达649人。

如今,方大炭素的高管身家全部2000万起步。

据统计,董事长杨光、总经理党锡江等13名董事、高管最少获得的股票数量为95万股,按照3月9日27.22元/股的收盘价折算,市值高达2586万元。更何况,杨光和公司董事闫奎兴、何忠华三人被授予的股票数量高达180万股。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员工获得的限制性股票的授予价格仅有4.71元/股,个中收益令人心羡,满打满算至今也不过一年时间而已。

激情过后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方大炭素是否也难摆脱这一规律?

至少从近期二级市场表现来看,确实如此。3月5日,惊蛰,一则石墨电极降价的消息不胫而走,这成为了方大炭素盘中闪崩的导火索。

Wind数据显示,5日主力资金净流出高达10.32亿元,虽然随后几天主力流出幅度减弱,但是始终未见资金回流。

“短线、波段资金,都十分重视历史涨幅,比如涨幅超过两三倍的个股,即使看好也不会重仓去押宝。”西藏隆源投资总监蒋竞松3月9日评价称,同时方大炭素成交量也在逐级降低,日成交量的峰值、峰谷已经与前期无法相比,资金兴趣降低明显。

筹码变化似乎也印证了上述判断。从2017年二季度开始,方大炭素股东户数总13.28万逐级增加到了四季度底的23万户。

那么,方大炭素的行业环境是否出现了重大改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虽然石墨电极价格有所回落,但是目前仍维持在历史次高位的水平,同时方大炭素内部经营情况保持正常。

据百川资讯数据,3月至今,超高功率石墨电极、高功率石墨电极价格分别跌破12万元/吨、10万元/吨,但是回落幅度相对有限。

“按照现在的针状焦等原料价格计算,超高功率石墨电极成本在4万元至5万元之间。”百川资讯炭素行业分析师宋娟3月9日介绍称。

这意味着,其生产利润仍持维持在较高水平。

此外,从记者对成都蓉光炭素的走访来看,虽然未来厂区将搬迁,但是目前产量并未受到明显影响。

据刘宇介绍,蓉光炭素共有6个车间,4个车间为一焙至四焙车间因环保因素停产,并将焙烧、浸渍等流程转移到了其他地区进行,公司厂区只负责最后的石墨化和精加工。

记者3月7日也在现场看到,有装满生料和成品的货车不断从公司经过,同时公司内部也不断传出了设备运行的声音。

既然如此,为何方大炭素二级市场的表现却不如人意?这与当前市场对未来行业的预期不无关系。

“去年八九月份开始,内蒙古、山西大同便已经有新的产能释放,这可能会带来每年几万吨的增量。”宋娟介绍称。

反观下游钢厂,目前废钢价格已经上涨,而钢材价格则出现回落,电炉钢利润空间受到挤压,所以,目前钢厂多持有观望态度,而非去年的大肆抢货。“关键还在于钢价,只有利润空间足够吸引人,企业才会加大对石墨电极的采购,消耗速度就会非常快”,宋娟说。

只是,从钢铁行业今年的趋势来看,似乎也并不如前两年乐观。

兰格钢铁分析师徐莉颖3月9日便指出,2016年、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分别完成6500万吨、5000万吨,距“十三五”1.5亿吨的目标仅剩下3500万吨的缺口,所以2018年的去产能数量被划定为3000万吨,“可以肯定是,去产能对2018年钢价上涨的边际效用是逐渐减弱的。”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