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721] [ 2] [ 1]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

来源: 网易
2021-01-12 21:15:01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

作者|梁耀丹 李玉萍

一场意外的悄然而至,揭开了外卖平台骑手生存现状的残酷真相。

2020年12月21日,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饿了么”外卖平台骑手韩先生猝死在第34单的配送途中。

韩先生逝世后,家人得知其名下有一份《旅行人身意外保险单》,是平台为骑手们统一购买的商业保险,猝死身故可获赔3万元。然而,韩的家属向“饿了么”平台追赔,平台却告知两者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仅愿意出于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此举顿时掀起舆论大浪。随后,有网友曝出,该平台外卖员每日接单前被平台收取的3元,实际上平台仅为其缴纳了1.06元保险费

1月8日,“饿了么”发布公告回应,表示目前骑手们的保险存在结构不尽合理、承保金额有所不足的情况,将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未来保额将提至60万元。一周内也将赔付韩先生家属60万抚恤金。

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饿了么众包骑手被扣除的3元,其中用来缴费保险的确仅1.06元。尚不清楚的是,其余的1.94元,在流入饿了么平台后,用作何处。

令人警惕的是,清流工作室通过查询裁判文书发现,多位外卖骑手在与平台发生纠纷时,均处于弱势地位。究其原因,在于外卖平台巨头普遍对骑手采用“劳务外包”,没有建立法律上的劳动关系。

消失的保险费

清流工作室询问多位饿了么外卖员,他们均表示每天开始派送第一张订单时,系统会自动扣除3元。关于这一点,系统给出的解释是平台会在骑手每天开工后,首次接单时扣除3元平台服务费,且生成保单号,即完成当日保险购买。不少外卖员向清流工作室表示,他们曾经也认为被扣除的3元即完全用来投保报销。也有人称,以往3元的支出记录名为保险费,现在改成了平台服务费,且支付记录页面并未显示实际保险费。

清流工作室从其中一位饿了么外卖小哥处获得了他的电子保单。该保险单显示,保险金额确实仅为1.06元。被保险人为蜂鸟众包平台的配送人员,年龄在16-65周岁。保险期限则为每日0点起至当日24点止。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

清流工作室从保险单看到,这份保险的保障项目包括:65万保额的意外伤害、伤残,5万保额的意外医疗,以及3万保额的猝死等。因为前述韩先生的意外属于猝死,这跟其家属获赔的3万保额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该保险中还明确规定了责任期限为配送服务过程(即保障期限)即指被保险人在平台抢单后去取餐、送餐及订单配送完成后90分钟内(配送完成返回的时长不超过90分钟)。这意味着,假设一位外卖员在送完一个远单后返程,若返回路程超过90分钟,在90分钟后的途中即便发生了意外也无法出险。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

清流工作室还注意到,虽然保险单的保障项目包括猝死,但在保单另一处的免责声明中却写着,被保险人因疾病导致的伤害,包括但不限于猝死在内的原因,保险人可不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

对于“被克扣”保险费的说法,1月8日,饿了么在公告中回应称,在目前的众包服务合约中,众包骑士每天跑单前会缴纳3元服务费,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值得强调的是,清流工作室留意到,在蜂鸟众包平台中,并未对3元的服务费收费规则有明确的表述。尽管饿了么现已发文称将改善保险结构,但公众仍不知,扣除3元平台费中,除去保险金,剩余1.94元的具体用处。根据公开资料,仅2018年,蜂鸟众包在全国就拥有300万注册骑手。以此计算,扣除保险费后,每天就有582万资金剩余。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根据一名美团外卖骑手向清流工作室提供的平台截图,“美团众包APP”在“我的保险”一栏,保险单金额清晰地显示为3元,品种为意外险,骑手死亡及伤残赔偿金(含猝死)最高保额为60万。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美团众包保险条款)

缺失的劳工保障

需要指出的是,无论是饿了么还是美团外卖,外卖互联网巨头对骑手大多均使用劳务外包的模式。这意味着,大量的外卖员,与平台均没有雇佣关系。在这一规则设置下,外卖员的劳工保障形同虚设。

以饿了么为例,蜂鸟众包是该平台骑手们接单时使用的软件。点开“蜂鸟众包”APP的注册界面,《蜂鸟众包用户协议》中给出了这样的“特别提示”——“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

美团外卖也不例外。根据清流工作室的了解,美团外卖骑手分为兼职和全职两种,但根据美团平台的招募信息,即便是全职骑手,也由“美团配送加盟商负责招募后续事宜”。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

多份裁判文书也显示,在“外包”雇佣模式下,骑手与平台发生纠纷时,往往处于弱势地位。

清流工作室从一份今年作出判决的裁判文书看到,2018年4月,江苏如皋的一位美团外卖兼职骑手张某驾驶电动车碰撞了一位同样驾驶电动车的女士,致对方受伤,两车受损,最终被该女士上诉索赔32.3万,法院判决该张某赔偿31.8万。张某对赔偿责任提出判决异议,以自己与美团外卖某代理商公司有劳动关系为由提起上诉,但最终因张某兼职身份问题被法院驳回,维持原判。

另一份判决书则显示,2019年12月,另一名美团骑手黄某因其所在的外包公司拖欠1.6万元加班费,将该公司告上法庭。但因该骑手没有跟外包公司签署劳动合同,法院驳回了骑手的诉讼请求。

清流工作室还从另一份裁判文书看到,美团网某某工作站要求骑手熊某向原来存在存在劳务外包工作关系的公司辞职,再跟另外一家公司重新签订劳动合同。熊某拒绝这一请求后,美团网某某工作站取消了熊某的美团骑手APP账户,使其无法继续从事美团网的送餐工作。熊某向法院提起上诉,提出让原来的外包公司支付被迫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不过,法院认为,由于美团网某某工作站的行为与该外包公司无关,因此外包公司不存在未按合同约定提供劳动条件的情况,最终驳回了该骑手的诉讼请求。

此外,另一份文书则显示,一位骑手被无故杀害后,其家人陷入了不得不向国家申请救助金的窘境。

根据一份判决生效于今年3月的国家司法救助决定书,2019年4月,外卖骑手蓝某在送餐过程中骑电动车与骑自行车的潘某在佛山顺德某道路发生碰撞,之后潘某在某路口持刀等候蓝某并将其杀害。蓝某去世后,其妻子韦某向当地法院提出国家司法救助申请,表示自己独自带着未满一周岁的女儿生活,平时家庭开支全靠丈夫蓝某一人当骑手送餐挣钱,现丈夫在送餐过程中无辜被人杀害,自己无法正常工作,家中老人年纪大,凶手又没有偿还能力,目前家庭生活陷入急迫困境,故请求法院给予国家司法救助金10万元。最终法院在判决中支持了这一请求。

梁耀丹是清流工作室高级作者,常驻广州。李玉萍是清流工作室研究助理。

清流工作室旗下视频原创品牌《清流Plus》已开通全新的微信公众号,欢迎扫码关注↓

消失的保险费,用生命“裸奔”的骑手

Gin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 杨斌_NF4368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