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447] [ 22] [ 4]

外媒:俄土划分势力范围 叙利亚或实质分裂

来源: 参考消息
2017-01-05 18:18:01

外媒称,在不同的环境下,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占领阿勒颇可能会向外界传递出一种无坚不摧的信号:在将近6年的内战中,他存活了下来。

美联社2016年12月26日报道称,但这一事件也凸显巴沙尔对外部势力的依赖。

在最近发生的事件中,土耳其、伊朗和俄罗斯纷纷向有利于巴沙尔的方向倾斜。这3个参与者(或许还有即将上台的特朗普政府)目前处于最有利的位置来决定叙利亚的最后命运。

近日,这3个国家在莫斯科举行会议,在没有叙利亚人参与的情况下讨论叙利亚问题。这表明他们倾向于寻求大国之间的讨价还价,而非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内部和解。

事实证明,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关系转暖可能是改变游戏规则的一个契机,这可能有助于结束长达5年多的叙利亚冲突。

他们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共同努力(如今谈到了全国范围的停火)反映了两国希望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土耳其可能放弃支持与巴沙尔作战的叙利亚反对派,换取在边境地区的行动自由。在那里,土耳其部队正与“伊斯兰国”作战,并努力遏制得到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势力的推进。

驻华盛顿的塔赫里尔中东政策研究所分析师哈桑·哈桑称,莫斯科峰会是“一个绝佳的例子,它展示了现在关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方案变成了一场宏大的讨价还价,由其他国家代表叙利亚人来进行谈判”。

只有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在数以千计得到伊朗支持的民兵部队的援助下,叙利亚军队才能赢得阿勒颇之战。土耳其与俄罗斯达成协议,在反对派面临彻底失败的时候来管理叛军的投降。

土耳其是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早期支持者,它允许叛军通过管理松散的土耳其边境来撤退和重新武装自己。不过随着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武装(他们既不听命于巴沙尔,也不听命于反政府武装)在边境一带扩大自己的势力,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开始把他们视为是一个比巴沙尔更大的威胁。

土耳其认为,叙利亚境内的主要库尔德派别是其西南部库尔德反政府武装延伸出来的一股势力。在遭遇了一系列恐怖袭击后,土耳其也愈发对“伊斯兰国”感到担忧。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武装正在和“伊斯兰国”作战,但土耳其把两者都描述成是它必须要消灭的“恐怖分子”。

2016年8月,土耳其部队和与之联合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越过边界,在接下来的几周内他们把“伊斯兰国”赶到其在边境地带的最后据点,并阻止库尔德势力的进一步推进。

据华盛顿大西洋理事会的分析师费萨尔·伊塔尼表示,土耳其在叙利亚境内部署5000多名官兵,在谈判桌上也有一席之地,它似乎准备在叙利亚北部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范围”。

2017年1月土耳其与俄罗斯和伊朗在哈萨克斯坦举行会晤的时候,它很可能会在这一问题上施压。叙利亚政府和一些主张和解的反对派组织也将出席此次会议,不过目前还不清楚叙利亚主要的反对派武装是否获邀。

与此同时,联合国誓言要召集叙利亚政府和反政府武装,在2月8日重新发起长期停滞的日内瓦谈判。这个过程始终未能产生任何具体成果。

外部势力日益加深的干预为叙利亚政府提供了更多助力,但该国还有很大一部分地区在它的控制之外,许多重新夺回的地区已被夷为平地。据估计,仅阿勒颇地区的重建工作就需要数百亿美元,而叙利亚政府不可能得到太多的西方援助。

叙利亚反对派“高级谈判委员会”的政治顾问巴萨姆·巴拉班迪表示:“欧洲有足够的资金来进行重建,但俄罗斯和伊朗没有。不过(西方国家)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会让巴沙尔政权合法化。”

这些国家在叙利亚问题上进行讨价还价的同时,还需要应付新上台的美国政府。特朗普政府暗示会在政策上有重大变化,但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表示,他希望与俄罗斯进行更密切的合作,以打击“伊斯兰国”。特朗普同时表示,他可能会放弃美国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支持。2016年11月,特朗普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说:“我们都不知道这些人是谁。”

另一方面,特朗普公开敌视伊朗,并可能寻求限制伊朗在叙利亚的影响力。

无论怎样,虽然巴沙尔政府在阿勒颇取得了胜利,但叙利亚的命运不太可能由叙利亚人来决定。(编译/杨雪蕾)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