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022] [ 11] [ 5]

西藏军人的奉献,高原的树知道

来源: 华夏经纬网
2019-02-11 06:13:01

新春走军营,记者在战位

西藏军人的奉献,高原的树知道

■中国军网记者 乔楠楠

西藏哪里都好,除了高原反应

2019年1月,我作为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新春走军营・记者在战位”采访分队的一员来到了雪域高原。

第一天到拉萨,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就是失眠了一夜,数羊、背单词、听音乐都不管用――后来我才知道,失眠,也是高原反应的一种。

第二天夜里,头痛欲裂、流鼻血,吸着氧气撑到天明,一照镜子,我发现我的两边脸都肿了,跟发面馒头一样涨起,嘴唇乌紫,像干燥的洋葱皮。

第三天上午,我跟着战士们去打靶,回来的路上,只觉得我的心脏从来没有这么“强健有力”过:扑通、扑通……心脏像是卯足劲的鼓槌,雨点一样撞击着我的胸膛,像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似的。一到住处,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趴到床沿,扯过氧气管子,大口大口吸起氧来。

第一次进藏的人容易产生高原反应,那么在这里待了很久、已经适应了稀薄空气的人,是不是以后就不会有高原反应了?

不,西藏不只是对我们这种初来乍到的生客严酷,她对那些在这生活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老西藏”一样无情。官兵们休假回来,稍不注意,很容易患上肺水肿、脑水肿。驻藏19年的一位“老西藏”,光肺水肿就得了三次,脑水肿得了一次。

西藏哪里都好,除了高原反应。这是我在西藏待了半个月的切身感受。

如果没有高原反应,拉萨和平原上的很多城市没什么两样。在拉萨的冬天,可以吃到火龙果、龙眼、橘子、柚子……这些南方水果,还可以吃到生菜、莴笋、冬瓜等各种时令蔬菜。拉萨冬日的太阳温暖和煦,如果作为一个游客,往八廊街的秋千上一坐,悠悠的晒着日光浴,耳畔传来大昭寺铃铛的叮咚声,别提多美了。

西藏风光无限美,是令无数人神往的旅游胜地,但旅游是一回事,长期驻守是另一回事。

有句话说,在高原当兵,躺着不动就是奉献。在自然条件极其恶劣的“云端哨所”,可不就是这样嘛!

高原反应,没辙。这是西藏的自然环境决定的。美丽的,也是危险的。大自然赐予西藏洁白雪山、清亮湖水、充裕日光的同时,也给了此地恶劣的自然环境。但是,就算自然环境再恶劣,每一寸也都是祖国的大好河山。

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怕吃苦。西藏军人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在部队采访,随便问下载我们的司机,都是十三四年的“老西藏”。西藏军人,如同雪域高原上的树一样,坚忍不拔、默默无语,用行动为祖国站岗。

自然条件虽苦,高原的树却没有忘记作为一棵树的使命

在飞机上俯瞰这片雪域高原,我想,这种高寒缺氧、冻土广布的地方,一定缺少树木。

结果来了西藏以后,我发现这里有各种各样的树,白杨、左旋柳、松柏、水青、桫椤……日喀则郊区有一片著名的红树林,山南有大片的原始森林,林芝还有苹果园,结出的果子甘甜多汁。

高原的那些树啊,都跟平原的树不一样:粗壮的树干,密密的枝,他们没有平原的树那么秀美俊俏,却异常苍劲有力,气势磅礴。在冬天,透过它们遒劲有力的枝干,能够感受到在夏季它们是如何郁郁葱葱,茂密厚实。

不像平原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里,作为一棵树,似乎不费力气就能长成参天大树。它们落在这片贫瘠的高原上,自然条件虽苦,却没有忘记作为一棵树的使命,努力生根发芽,不辜负每一滴雨露、每一缕阳光,还要时不时与严寒、大风、暴雪搏斗。终于长成了一棵树的样子――西藏的树。

西藏军区大院里,当年首批进藏的十八军战士栽种的左旋柳五株环抱,遒劲有力,一排排高大挺拔的白杨齐刷刷直刺苍穹。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8周年。当年,十八军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进藏先遣支队“背着公路进藏”,1951年7月25日离开昌都向拉萨进军,经过边坝、嘉黎、太昭,翻越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14座,闯过海拔6300米的东、西大雪山,一边进军,一边修路,于当年9月9日进抵拉萨。

十八军入藏,官兵们付出了多少?或许这组不完全统计数据可以告诉你:川藏线2000多公里,牺牲了官兵3000多人、藏汉民工1000多人,平均1公里牺牲2人。十八军将士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爬冰卧雪,一点一点把川藏公路铺到了拉萨。

巴塘地区藏民在金沙江边手捧各种食品,慰劳进藏的十八军部队。(军史馆供图,中国军网记者乔楠楠翻拍)

据亲历者回忆:“寒风吹,冰雹打,所有人的脸都裂了口子,脱了皮,露着鲜肉,寒风一吹,比刀割还疼,有几个月的时间,几乎就没人敢洗脸。”“在雪山上宿营,经常是第二天起床一看,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吹了起床号,大家才从雪堆里爬出来,清点人数时,经常是少人,找到战士夜里睡觉的地方,才发现已经冻死在雪下面。有些战士扛着炮,拿着枪,托着这些武器的手都冻坏了,下山后都需要截肢。”

筑路,种树,看似与行军打仗不相干的两件事,却是十八军将士无畏艰辛不怕牺牲精神的最直接体现――我站立的地方就是中国,不仅要守好每一寸国土,还要建设好每一寸国土;哪怕是自然条件再恶劣、再严酷,也磨灭不了子弟兵为西藏人民带来和平解放,带来幸福生活的决心与意志。

时光流淌,精神永存。从当年十八军进藏到今天,千里边防线已有5000多名英雄儿女化成了雕像,耸立在地球之巅。

但是,那些高悬于云端的边防哨所,很少有真正的树。据说有个哨所的战士下山以后,抱着见到的第一棵树哇哇大哭。还有一个哨所,在多次尝试种花种树失败以后,就买来了塑料“迎客松”。战士们用水泥、脸盆浇筑花盆,用铁丝、钢管固定树干,一棵棵“迎客松”如同执勤战士屹立雪山,威严壮观。

在被称为“生命禁区”的地方,这以假当真的“绿色生命”给人无穷的震撼。在树都种不活的地方,边防军人依旧站立得挺拔。仰望前辈的精神高地,西藏军人用默默的坚持,践行着守好脚下每一寸国土的誓言!

他们是谁?他们就是高原军人

触摸羊卓雍措的深邃,仰望珠穆朗玛的巍峨,守卫雪域高原的圣洁,他们用青春和双脚丈量祖国的壮美山河。他们用常人的身板,用异于常人的意志,托起边关蓝天,守卫边疆安宁。

他们是谁?他们就是高原军人。

我在拉萨见到了有“边防巡逻王”之称的杨祥国和某炮兵旅女子战炮班班长袁远。

杨祥国清瘦、精神,像一棵深深扎根在高原的青松,穿罅穴缝、破石而出,坚强地立于岩石之上,虽历风霜雨雪却依然傲然挺立。

他在连队160多公里的巡逻道上,10年往返60趟,行程两万余公里,经历47次生死考验,用一串串坚毅的脚步踩实了祖国的边防线。作为特殊边防骨干人才被破格提干、从军校深造归来后,他续写“巡逻王”的传说,为部队培养了一大批“边防通”。

对此,他却诚恳地说:“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没什么特殊的。巡逻执勤,把我们的国旗插在我们的边境前沿上,为祖国守好每一寸国土,这本来就是一名边防军人的职责,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杨祥国在巡逻路上。资料图

袁远不是网上照片中胖乎乎的小姑娘的样子。她个子高高的,声音清脆有力,眸子清亮有神,远远看去,一身绿色军装的她英姿飒爽,就像一棵挺拔的小白杨。

曾就读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航空学院的袁远,入伍后不仅在短时间内掌握了火控、电台等多种装备,还在与男兵同场考核的多个课目中拔得头筹,成为全团首个列兵炮长。她带领女兵班顺利通过通信组网、单装操作等10项高难课目考核,获得了新装备操作资格证书。

袁远在训练中。资料图

2018年的一次实弹演习中,在海拔4500多米的高原地带,从阵地展开到实弹装填,从接受指令到解锁击发,最后对一百多公里外的目标进行齐射,女子炮兵班仅用时18分钟,火箭弹准确命中了直径30米的靶心。袁远带领女兵班,完美展现了中国女兵的风采。

采访那天刚好是袁远的生日――1月31日。我问刚刚23岁的袁远,当兵以来可曾怕过什么?她回答:“新兵打实弹的时候,我当然怕啊,我怕打不好,不过最后打了个满贯齐射。我是整个远火部队单位打炮打得最多的一个炮长,现在我都习惯了,没有什么能让女战士害怕的了。”

西藏军区某旅组织科干事张鹏对我说,驻藏军人是没有家的。他是双军人家庭,他守在雪域高原,妻子则是守护“彩云之南”的一位云南边防军人。

他说,结婚了两地分居,有孩子了却不敢把孩子接到西藏来,一是海拔太高担心孩子身体不能适应,二是担心接下来教育上跟不上平原城市。聚少离多,回家像是串门。

他说,刚来的时候,还是20岁毛头小子的他,也哭过。但是有一次升国旗的时候,他看着鲜红的国旗冉冉升起,背后是银白的雪山和湛蓝的天空,那一瞬间,一种作为军人、作为驻藏军人的责任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那是一种我此前的人生里没有体会到的感受。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突然任督二脉就被打通了。”

西藏军区某旅的一个领导干部,跟我提到了一线边防军人的苦:“跟他们比,我不好意思说苦,那是一种我每次去检查工作都忍不住流泪的苦。有一年,好不容易有个家属上来哨卡探亲,到了返回的日子却遇上天气突变、大雪封山,家里有老人孩子等着,而且她自己也要上班,最后怎么办呢?派了铲车去开道,就这样坐着铲车下了山。”

还有一个二十多年的老边防,四川人,我让他跟我讲讲故事。他百般推辞,说什么也不肯讲。最后我跟他保证我不会写他的名字,他才同意给我“摆摆龙门阵”。

他说:“我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吧。你就写有这么一个人一个故事就行,了解我的人看到了,就知道说的是我了。”

他讲的是17年前的春节,当时的女朋友坐着没有暖气、除了车喇叭不响哪里都响的车上岗巴边防营看他的故事。岗巴年平均气温零下4摄氏度,最低气温达零下40摄氏度,每年有200多天刮8级以上大风……医学界认为,这里不适合人类居住。

讲着讲着,他情绪激动起来:“现在看来,我这个男人真不靠谱!那辆车破的……送给你你都不要那种,直接可以卖废品了。我有任务在身,又不能送她,只好托朋友找了一个修路工人当司机。天寒地冻,路又不好,不像现在都是修好的水泥路、柏油路,陡坡又多,你说我当时咋就放心呢我?按现在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渣男!那时候还没结婚呢,我就让人家姑娘这么作难。但是也没办法……唉!我当时就跟她说了,要做一个军嫂,就是要比一般女人坚强勇敢。”

“那你们后来结婚了吗?”

“结了啊!当然结了啊!人家这么远都跑来了!说来我真是对不起她,没有办婚礼,没有彩礼,什么都没有,就这样跟我过十几年了。”

年轻的姑娘并没有被吓跑,成了他的妻子,现在他们的孩子都15岁了。

一个又一个故事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西藏军人,他们如同雪域高原上的树一样,坚忍不拔、默默无语、暗自芬芳。如果说西藏军人是高大的白杨,那么西藏军嫂就是坚韧的红柳,她们用自己柔弱的肩膀,帮丈夫撑起了“小家”,也撑起了“国家”。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