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727] [ 0] [ 0]

押运兵,铁轨上的春节

来源: 华夏经纬网
2019-02-11 04:13:01

出镜单位 :郑州联勤保障中心某仓库

坐标 :执行押运任务的列车上

“隋磊,春节执行押运任务的话,你真的没有困难吗?”指导员冯雷的声音在脑中回响。

“没有!保证完成任务!”他的回答干脆而响亮。

指导员望向他,眼中有一丝微澜,最终还是沉默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一拍,有军人之间无须言语的默契与尊重。

这一拍,意味着,又一年,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春节,隋磊和他的战友们将在孤独的铁轨上度过。

“过年时你以为都是天寒地冻?这你就想错了,我第一次在春节执行去厦门的押运任务就闹了一个大笑话。从驻地出发的时候,我们都穿着大棉袄,结果呀,越往南天气越暖和,越走越热,我和仓库的老康师傅热得汗流浃背,把储备的饮用水都喝光了还不解渴。一到站,我们疯了一 样找人家车站的同志要水喝,吓得人家以为遇上了神经病呢,哈哈哈……”

隋磊的笑声单纯而爽朗,我们却能从他轻松的语气里背后感受到押运兵的不易与艰辛。

“还有一次……”隋磊顿了顿,依然掩饰不住眼底的笑意,“那是2015年,我带保管队战士去贵阳接挖掘机。那时已经临近春节了,贵阳属于南方,在空旷的车厢里还有点热,但一进陕西,明显感觉冷得很,又遇到大降温,一夜之间备用水被冻成了冰。没有了饮用水,我和另一名押运员只能啃着冰、吃着方便面、嚼着硬面包。当时我才第二次单独执行任务,对很多细节想得并不周到,经验也少。我们去的时候穿的是单衣,没有御寒衣服,越往西北走,天气越冷。车厢里温度降得特别快, 冻得我俩夜里睡不着,靠活动取暖。于是我们只能比赛做俯卧撑或是仰卧起坐,把能想到的能让身体发热的课目统统训了一遍。但陕西天气太冷,稍不运动就会觉得冷,就这样我俩3天只睡了几个小时……”

2

“很苦吧?”看着他笑得云淡风轻,我不禁发问。

“说不苦是假的,你试过在密闭的车皮中随着列车颠簸十几甚至数十个小时吗?特别是在春节,别人家都团团圆圆的,围着丰盛的年夜饭有说有笑,而你却孤独地守着一车皮物资的时候,那滋味,真的不好受……”隋磊摆了摆手不再言语,眼睛转向窗外,出神地望着自己所在的这座深山的仓库,不知在想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从这个16岁就离开家来到军营,总是一脸阳光的小伙子脸上看到 “黯然”两字。

“后悔吗?”

“但是……”沉默许久,隋磊缓缓地开口,像是回答我的问题,也像是在说服自己, “没啥后悔的,既然选择来当兵,就得完成任务,过节不过节的,都得完成啊!”

多么朴实的话,多么朴实的战士,朴实得甚至让人有些心疼。

没有人知道,在众人团圆热闹的爆竹声中,一个年轻的战士是怎么枕着铁轨在无边寂寥的寒夜中度过春节的 ;没有人知道,在母亲的声声叮咛中,她最骄傲的小儿子是怎么样一次次用遗憾的语言去宽慰老人那欲言又止的团圆期盼。

这就是我们的战士,一个普普通通的联勤保障部队的押运兵,当服务保障任务摆在当前,所有的犹豫与不舍,所有的期盼与挂牵,都变成了文章开头那句不假思索的“保证完成任务”。

“妈,您放心,明年,明年我一定回家过年!”这是临近春节执行押运任务出发前,隋磊给母亲的拜年电话。也是这一次, 隋磊和战友们带足了御寒衣物和算得上丰盛的食物,做好在孤独铁轨上过年的准备。

这个暖冬的春节,无风无雪,可我分明望见,一颗晶莹泪珠从年轻的战士眼角滴落,落在天地间,纷纷扬扬,勾起无数的思念……

解放军生活・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