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418] [ 8] [ 2]

誓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

来源: 华夏经纬网
2019-07-01 20:43:01

红34师在长征路上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艰险悲壮?盛夏时节,记者来到陈树湘烈士墓前祭奠,铭记先烈遗志――

誓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

■解放军报记者 王雁翔 通讯员 蒋全安

夏日当空,我们继续前行,来到湖南道县。

抵达道县西南的牯子江边,已是正午时分。牯子江是潇水上游的一条支流,水流舒缓,河面不宽,约50米的样子。

“这里跟广西交界,红34师余部就是从这里渡过潇水的。”道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青告诉记者,1934年11月28日,担负中央红军后卫任务的红 34师,刚在湘江东岸、灌阳水车一带布置好阻击阵地,敌军就从三面铁桶般合围上来,空中还有几十架敌机轮番轰炸。红34师指战员与数十倍之敌鏖战四天五夜,拼死掩护红军主力渡过了湘江。这一仗,红34师付出了巨大牺牲。师长陈树湘率余部一路突围赶到湘江边时,各个渡口已被敌人封锁,无法过江追赶主力部队,仅剩的300多人还陷在敌人包围之中,被迫向道县方向突围。

长征途中,红五军团参谋长刘伯承曾叮嘱陈树湘:“你们既要完成军委赋予的光荣任务,又要有万一被敌人截断后孤军作战的准备!”

突围途中,陈树湘在团以上干部及党员会议上简短动员后,作出两条决定:“第一,寻找敌兵薄弱的地方突围,到湘南开展游击;第二,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

远山如黛。烈日下,江水不急不缓地向前流淌,两岸植物茂密,一派寂静。

陈树湘率余部来到江边时,渡口雾气蒸腾,死一般寂静。渡船行到河心,潜伏在对岸的敌人突然开枪。陈树湘不顾生死,站在船头指挥部队快速抢渡时腹部中弹。他用皮带压住伤口,不让肠子外流,躺在担架上指挥战斗,向道县四马桥方向撤退。

馒头岭在道县四马桥小�L塘村境内,四面环山。这个拥有近千年历史的小村,现在已是一个新居林立的现代化村庄。

12月14日,陈树湘率余部占领馒头岭有利地形,与江华、道县、宁远方向追上来的多路敌军在这里展开激战。17日,敌人再次扑上来,陈树湘命令参谋长王光道带领剩下的70多名红军战士向洪塘营乡插花坪、大洞田方向转移,自己带两名警卫员阻击敌人。

激战中,一名警卫员牺牲。陈树湘与另一名警卫员在山脚冯都庙歇息时被捕。敌人企图从陈树湘口中得到红军情报,遭到痛斥后,抬着陈树湘回道县领赏。途中,29岁的陈树湘趁敌不备,忍着剧痛,从伤口处掏出肠子,用力绞断,壮烈牺牲。

李青告诉记者,在生死攸关的湘江战役中,红34师前仆后继,浴血奋战,掩护党中央、军委和中央红军主力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抢渡了湘江,红34师6000多名闽西子弟几乎全部牺牲。

后来,丧心病狂的敌人竟将陈树湘头颅割下,先后挂在道县城头和他家乡长沙的城门上示众。

敌人离开后,当地群众冒死拿来一条被子盖在陈树湘遗体上,将他和牺牲的警卫员偷偷掩埋在潇水河畔。

站在陈树湘烈士墓前,记者肃然起敬。烈士的初心,那么赤诚,纯净;烈士身后的人,阵容浩大,无穷尽。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