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394] [ 2] [ 2]

烈士魂归之墓生者心祭之所

来源: 华夏经纬网
2019-04-04 15:13:01

 ● 过去,烈士墓地保护管理不善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在重视经济建设的同时,却忽视了精神建设,为国奉献、为国牺牲等精神被弱化了

  ● 英烈纪念设施保护单位要健全服务和管理工作规范,方便瞻仰、悼念英烈,保持英烈纪念设施庄严、肃穆、清净的环境和氛围。不能在烈士墓地内外周边从事喧嚣嘈杂的商业活动

  ● 通过强化法治宣传教育,使人们充分了解与烈士墓地保护管理有关的法律法规。相关职能部门要依法履职,及时出面叫停、制裁各种违法违规开发、挤占、侵占烈士墓地等行为

 

  □ 法制日报  杜 晓

  □ 法制日报实习生 叶子悦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近日,北京市万安公墓举办2019年公众开放日活动,以“感悟、传承、奉献、共享”为主题,内容包括诗词吟诵话清明、英烈后人讲传统、党员群众祭英烈、烈士墓前再宣誓等。

  为缅怀烈士英魂,表达沉痛哀思,全国各地公众最近纷纷通过不同的形式祭扫烈士墓地。

  近年来,烈士墓地受到社会各界关注,但在烈士墓地保护管理过程中也出现过一些问题。随着烈士精神不断深入人心、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完善,保护管理好烈士墓地成为人们的共识。

  烈士精神宣传欠缺

  导致墓地保护不力

  “帝里重清明,人心自愁思。”

  清明时节,扫墓、祭祖,总含有几分“欲断魂”的哀思。

  不过,最近有人在希望表达哀思时,却遇到了令人尴尬的事情。

  有网友发微博称,自己想去为粟裕将军扫墓,但需要先买95元的全景区门票。

  随后,“@黄山区发布”发布情况通报称,纪念馆系私人投资建设,为保障运营,开发军博园旅游项目,依规有偿开放。虽然不属于军博园,但粟裕将军墓与纪念馆在同一区域,黄山区将开辟专用通道,方便各界人士瞻仰,同时责令军博园停业整顿。

  除不当开发外,过去有些地方对于烈士墓地的保护也存在问题。

  根据相关报道,某地市民途径烈士墓园时,发现本该宁静的墓园炊烟袅袅,三三两两的人群围坐一桌吃起烧烤,老板忙得不亦乐乎。有附近的居民认为,墓园是文物保护单位,变成烧烤档不仅噪音废气不断,还有损烈士墓园的肃穆。甚至,还有的地方被曝将烈士墓地用来搞商业地产开发。

  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认为,过去,烈士墓地保护管理不善的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精神的缺失。改革开放之后一个时期,有些地方集中精力抓经济建设,不管当地政府还是社会群众,都把精力集中在经济建设上,由此导致价值观在一定程度上出现偏差。那些革命战争年代流传下来的为国奉献、为国牺牲等精神被弱化了。

  “二是经济建设过程中一些利益纠纷长期积累、状况复杂。烈士墓地可能会被租给经济实体经营,或与房地产商合作,一旦出现问题,背后的复杂经济关系和权利义务划分往往难厘清。”公方彬说。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吕景胜也认为,过去一段时间,发生过因为重视商业利益,在房地产开发中挤占、损害烈士墓地的问题,而且不是小概率事件。

  在吕景胜看来,类似事件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触犯英雄烈士保护法中有关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的相关规定,直接影响尊崇、敬仰、缅怀英雄烈士的国家价值观和宪法理念。

  系统开展保护管理

  维修经费不能欠账

  烈士墓地保护管理过程中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也涌现出不少感人事迹。

  “清明又近也,却天涯为客。”

  为了让远在天涯的英烈魂归故里,安徽省怀远县的年介涛拖着花甲之躯,奔波在各地,只为给烈士寻亲。

  2010年退休后,年介涛参加了陈集镇革命遗址普查工作。历时4个月查清散葬在陈集镇的83位无名烈士墓情况。

  2013年6月,陈集镇将83座无名烈士墓迁移到在怀远的胡刘烈士陵园。在迁移过程中,发现写有烈士名字的砖块或印章,复原18位无名烈士姓名。年介涛随即走上了为烈士寻亲之路,且不拿政府一分钱补贴,拒绝烈士亲属所赠酬金。

  这样的事迹不止一例。随着我国精神文明建设不断发力,人们越来越敬仰烈士精神。

  那么,如何从根本上解决烈士墓地保护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呢?

  公方彬认为,首先要将烈士墓地保护管理作为系统工程来抓。烈士墓地保护管理工作不是针对某一个或某几个烈士墓地、纪念场所存在的问题,而是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其次要不断转变公众观念,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强大的精神支撑,这种精神支撑不仅需要从民族文化中寻找,更需要从革命历史、英雄烈士的奉献牺牲精神中寻找。

  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我国不断规范零散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将全国零散烈士墓地和纪念设施陆续纳入管理保护范围。

  吕景胜告诉记者,在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许多烈士墓地整修一新,成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各地大量零散烈士墓地得到迁移、整合、修缮,遗留海外的中国烈士墓地也在中国政府的要求与协助下,得到所在国家的重新整修和管理维护。各地对此投入的维修保护经费也相当可观,如北京曾先后投入1 亿多元经费维修烈士墓地等纪念设施。

  推动红色旅游发展

  物质精神保持平衡

  红色旅游日益兴盛,一些烈士墓地陵园日渐成为知名红色旅游景点。

  据相关媒体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来,位于北京陶然亭公园的高君宇烈士墓接待游客近10万余人次。

  那么,如何将烈士墓地保护管理与旅游业实现有机统一?

  公方彬认为,所有的烈士墓地都应该让公众瞻仰。修建烈士墓地的目的就是吸引更多人追寻烈士精神。在不同国家,烈士墓地都与旅游业存在联系。如美国的阿灵顿公墓、俄罗斯的英烈广场和纪念碑,前来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

  如今,我国也有不少以烈士陵园为主的红色旅游景点发展得很好。例如,井冈山作为学习革命精神的重要景点,吸引了大量游客。

  公方彬称,如果从吸引游客方面来讲,烈士墓地肯定有利于旅游业发展,但需要把握好平衡,不能因为经济利益引起失衡。若过度追求经济利益,可能会忽视精神建设。

  “房地产开发不能侵犯烈士墓地。如果遇到特殊情况,如事关民生的公共设施施工或烈士墓地本身面临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威胁需要移墓时,应经过严格法定程序审批。”吕景胜说,“可以将烈士墓地保护与旅游业开发结合,开发红色旅游项目、景点,为旅游业注入红色基因,让国人在旅游中近距离接触英雄烈士事迹,感受英雄烈士精神,开展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教育。”

  但吕景胜认为,烈士墓地只能作为配套参观项目,不可将烈士墓地进行商业经营、谋求经济利益,不可收取门票。英雄烈士保护法第九条规定,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应当免费向社会开放,供公众瞻仰、悼念英雄烈士,开展纪念教育活动,告慰先烈英灵。

  “对于精神和物质之间的平衡,要站位更高一些,以更宽阔的视野来看待。政府有关部门要制定政策调解、引导;红色旅游景点的经营管理者必须切实承担起责任;游客要高度重视祭拜烈士陵墓的行为。”公方彬说。

  法律法规不断完善

  及时叫停破坏行为

  “桃花红雨英雄血,碧海丹霞志士心。”

  如何更好地保护管理烈士墓地,传承烈士英勇无畏的爱国精神?法治可以来护航。

  近年来,我国围绕烈士墓地保护管理,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2013年出台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规定,“县级以上烈士纪念设施由所在地人民政府负责保护管理,纳入当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或者有关专项规划,所需经费列入当地财政预算。”“未经批准迁移烈士纪念设施,非法侵占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范围内的土地、设施,破坏、污损烈士纪念设施,或者在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范围内为烈士以外其他人修建纪念设施、安放骨灰、遗体的,由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的上级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恢复原状、原貌;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施行的英雄烈士保护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建设和保护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城乡规划,加强对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的保护和管理;对具有重要纪念意义、教育意义的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规定,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范围内从事有损纪念英雄烈士环境和氛围的活动,不得侵占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范围内的土地和设施,不得破坏、污损英雄烈士纪念设施。”

  公方彬认为,从法律法规层面来说,近些年我国已经做了不少工作,用清晰明确的法律法规条文囊括了既有的问题,“现阶段,应将现有法律法规进一步落到实处。通过强化法治宣传教育,使人们充分了解与烈士墓地保护管理有关的法律法规”。

  吕景胜认为,烈士墓地是烈士纪念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承载民族精神内涵,必须通过法律法规予以保护。

  “目前已经做到了有法可依,但更重要的是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相关职能部门必须依法履职,及时出面叫停、制裁各种违法违规开发、挤占、侵占烈士墓地等行为,并严格追究法律责任。”吕景胜说。

  司法舆论多管齐下

  墓地保护前景看好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高度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各地红色景点、烈士墓地在修缮保护方面的工作都做得很到位。”公方彬说。

  吕景胜认为,政府层面应保障烈士墓地维修经费,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吸引有意愿、有能力的群众参与烈士墓地保护管理。对那些常年坚守、义务坚守烈士墓地进行看护管理的人员应大力表彰,树立弘扬、尊崇烈士精神的良好氛围。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有一些英雄烈士家乡的检察机关针对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采取措施。

  去年5月,董存瑞家乡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人民检察院在英雄烈士保护法实施当日开展专项行动,对县内烈士陵园、董存瑞纪念馆进行检查,发现烈士陵园并没有向社会公众开放。怀来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英雄烈士保护公益诉讼,通过诉前程序向怀来县民政局发出检察建议,要求民政局开放烈士陵园,供公众瞻仰、悼念。

  “媒体对于烈士墓地保护管理也起到了积极作用,承担起了舆论引导和监督的责任,比如及时曝光不当开发烈士墓地、破坏烈士墓地的行为,营造了良好的社会氛围,净化了社会风气。”公方彬说。

  根据英雄烈士保护法规定,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应当健全服务和管理工作规范,方便瞻仰、悼念英雄烈士,保持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庄严、肃穆、清净的环境和氛围。

  吕景胜建议,为更好保护管理烈士墓地,还应要求不能在烈士墓地内外周边从事喧嚣嘈杂的商业活动。组织年轻人到英雄烈士墓地陵园举行集体婚礼、追思缅怀英雄烈士等做法值得推广提倡,让年轻人懂得过去、珍惜今天。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