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390] [ 0] [ 0]

强军兴军篇:大破大立 蹄疾步稳

来源: 华夏经纬网
2019-01-17 20:43:01

   邱越 人民网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

  改革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时代要求,是强军兴军的必由之路,是决定中国军队未来的关键一步。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国防和军队改革写入全会《决定》,纳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大盘子。这是我党我军坚定不移高举改革大旗的庄严宣誓,也是向人民立下的改革军令状。

 

  5年弹指一挥间,在习近平主席的亲自筹划和指挥下,人民军队全面重塑、浴火重生,在强军兴军征程上迈出了历史性步伐。

  重塑领导指挥体制:适度分离、专司主营

  2016 年初夏,东南海疆组织了一场合成营模块化立体登陆突击演练,这是在联合作战大体系支撑下的作战演练行动,佩戴各军种臂章的指挥员坐镇指挥,身着各色迷彩的官兵协同行动,直升机立体投送兵力,电子力量全程攻防,特战分队渗透破袭,展现出新体制下联合训练的一个新图景。

  演训场上一幕幕场景、一个个变化,折射出大军区、大陆军思维定势被打破,传统机械化战争观念被拔除,联合作战、联合制胜理念深入人心。

  习近平指出,把握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指导思想,关键是要抓住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这个“牛鼻子”。要把领导指挥体制作为改革重点,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则是重中之重。

  大盘取厚势,落子开新局。

  总部制在历史上曾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形势和任务的发展变化,这种体制存在的问题日益凸显:职能泛化、条块分割、政出多门、相互掣肘、战略功能不强等问题比较突出。

  壮士断腕,换羽新生。自我革命需要首先进行“脖子以上的改革”,理顺领导指挥体制。2016年1月11日,15个军委机关部门全新登场,中央一声令下,四总部走入历史。其中,正师级以上机构减少200多个,人员精简三分之一。

  军委机关调整改革,是对人民军队战略领导、战略指挥、战略管理体系的一次全新设计。新的军委机关与原四总部相比,指挥、建设、管理、监督路径更加清晰,决策、规划、执行、评估职能配置更加合理,更加聚焦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

  这距离2015年11月24日至26日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召开,习近平在会上发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动员令,才过去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此外,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相继正式成立。人民军队在波澜不惊中开启了一场开新图强的历史性变革。

  2016年1月16日零时起,解放军七大军区停止行使指挥权,东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五大战区开始运转。

  从军区到战区,一字之差,性质却是天壤之别。军区着重陆军作战,而战区着重联合作战,这种联合是各军兵种的融合,真正体现了体系作战的特点。

  2016年4月20日,习近平一身戎装,首次以“军委联指总指挥”的身份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中央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军队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在抽枝发芽。

  把联合作战指挥的重心放在战区,把部队建设管理的重心放在军兵种,战区专司打仗、军种抓建为战,“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立起了人民军队新体制的“四梁八柱”,建立健全军委、战区两级联合作战机构,重塑了人民军队指挥架构,使人民军队联合作战指挥体制迈出了关键一步。

  随着改革深化和实践磨砺,联战联训基因日渐深入,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思维也更加牢固,逐渐从“浅联”走向“深联”、从“形联”走到“神联”,真正走出军种身份、融入战区角色。

  调整军事力量结构:体系支撑、精兵联合

  鼓荡激情扬征棹,一路轻舟乘东风。

  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的成功实践,为推进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创造了有利条件,也提出了更加紧迫的要求。接续开展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是为了实现我军变革重塑的上下贯通,促进作战力量体系与领导指挥体制融为一体。

  2015年9月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向世界庄严宣布:中国将裁军30万。

  2016年12月2日,中央军委召开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工作会议,习近平向全军发出重塑我军力量体系的动员令。

  习近平指出,要坚持减少数量、提高质量,优化兵力规模构成,打造精干高效的现代化常备军。

  统帅谋篇布局,三军闻令而动。庞大的陆军无疑是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大棋的棋眼。

  西部战区陆军第77集团军是陆军部队中因军改移防规模最大、机动距离最远、驻守海拔最高的部队,从天府之国到雪域高原,从繁华都市到边陲小城,从将军到士兵,打起背包就出发,党叫去哪就去哪,以实际行动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优异答卷。

  这次改革,陆军占全军总员额比例下降到50%以下。这在人民军队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全军团以上建制单位机关减少1000多个,非战斗机构现役员额压减近一半,军官数量减少30%。

  “瘦身”不减战斗力,通过力量重塑,人民军队规模更加精干,结构更加优化,编成更加科学。

  2017年4月18日,习近平接见新调整组建的84个军级单位主官,并发布训令。

  10天后,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上宣布,陆军18个集团军番号撤销,调整组建后的13个集团军番号同时公布。

  这只是人民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的冰山一角。在新调整组建的军级单位中,还包括海军陆战队、空军空降兵军以及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中的诸多新型作战力量。

  番号改了、臂章换了、人员减了、部队驻地移防了,这是官兵对改革最直观的感受。但这次改革不是单纯的撤并降改,不是简单做加减法,也不是对某个领域的局部调整,而是坚持问题导向,注重构建新体制下联合作战力量体系,注重以结构功能优化牵引规模调整,注重通过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推进。

  这次改革描绘了军队力量结构全景图,是对我军力量体系的重塑再造,使领导机关精干,作战部队精兵,非战斗机构和人员精简,推动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

  推进军民融合向深发展:兴国之举 强军之策

  单则易折,众则难摧。融合是大势所趋,融合是时代主题。

  多年来,习近平在治党治国治军实践中,着眼于实现强国梦强军梦,立足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总结历史经验,顺应时代发展,把军民融合发展纳入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统筹设计和强力推进,鲜明地提出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时代命题,并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

  2017年1月22日,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设立,习近平任主任。这一重大机构的设立,从国家治理的顶层体制架构上确立了军民融合发展的统一领导体制,强化了对跨军地、跨领域、跨系统军民融合重大事项的统一领导和统筹决策,是我国国防体制机制的重大改革创新,具有极为深远的历史意义。

  2017年6月和9月,习近平先后主持召开了中央军民融合委员会第一次和第二次全体会议――3个多月之内2次就推进军民融合发展发表重要讲话。他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军民融合的战略机遇期,也是军民融合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过渡、进而实现跨越发展的关键期。各有关方面一定要抓住机遇,开拓思路,在“统”字上下功夫,在“融”字上做文章,在“新”字上求突破,在“深”字上见实效,把军民融合搞得更好一些、更快一些。

  党的十九大报告3处强调“军民融合”,深刻阐明了新时代军民融合发展的理论指导、战略地位、发展目标和重点任务,进一步彰显了军民融合在强国强军中的战略地位。

  军民融合发展既是兴国之举,又是强军之策。继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成立后,31个省(区、市)相继设立军民融合领导机构,中央军委进一步明确了军队军民融合工作的统一领导和归口管理。

  伴随《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意见》《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纲要》《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十三五”规划》等党和国家一系列军民融合顶层文件出台,各领域、各区域配套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一百多个军民融合协作区、示范基地、科研中心遍布全国。一个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正在形成。

  近年来,军工经济不断发展壮大,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军工高技术产业占比不断提高,“民参军”取得积极进展。

  目前,取得武器装备研制生产许可的主要单位中,民口单位已超过三分之二,其中优势民营企业占比近一半,“民参军”层级已经由一般配套产品向总体和分系统提升;军民资源共享不断深入,一大批军工重大试验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设备向社会开放,一大批军民技术和产品实现双向互动。

  我国正通过着力打造军民融合“国家品牌”,引领推动战略基础领域自主可控建设和军民融合创新发展。

  建设人才培养保障体系:聚才育才、人尽其才

  治军之道,要在得人。

  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不仅急需大批的现代化武器装备,更需要掌握现代化知识的人才为此而奋斗。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要全面推进“军事人员现代化”,“加强军事人才培养体系建设,建设创新型人民军队”。

  2016年早春,香山脚下,习近平视察国防大学时强调,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我军院校建设必须有一个大的加强。

  潮起东方万象新。以重塑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为牵引,调整结构布局,优化资源配置,改革培养模式,全军和武警部队院校由77所减至43所,构建起以联合作战院校为核心、以军兵种专业院校为基础、以军民融合为补充的院校布局,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正在形成。

  立治有体,施治有序。想要加速推进军事力量建设,促进战斗力各要素活力竞相迸发,让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源泉充分涌流,重塑政策制度是必然要求。

  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向纵深推进,组织修订《军官法》,建立军官职业化制度,推进军衔主导军官等级制度试点,修订文职人员条例,推进兵役制度、士官制度改革,深化军费管理、军人工资、住房制度、医疗保障等改革,建立统一的退役军人管理保障机构……

  体现军事职业特点的政策制度体系逐步建立,一切有利于增强军人职业感、荣誉感、自豪感的政策制度陆续推出,为提高部队战斗力、激发部队活力提供了制度保证。

  2018年8月17日-19日,中央军委党的建设会议在京召开。习近平在会上指出,要完善相关配套政策,加强文职人员队伍建设。

  号令既出,大事大抓。2018年8月26日,全军组织首次面向社会公开招考文职人员统一考试,这是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以来我军面向社会延揽优秀人才的一次创新实践。

  2019年1月1日,经中央军委批准,中央军委办公厅印发的《军队文职人员管理若干规定(试行)》开始施行,重点对文职人员的宣誓、内部关系、着装仪容、礼节、对外交往等九个方面作出规范。

  但为强军谋,不悔脱戎装。对转改人员而言,他们将找到新的、更适合自己的定位。人生轨迹虽然变了,但他们献身国防的初心将永不褪色。

  2019年新年伊始,中央军委军事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上习近平强调,全军要正确认识和把握我国安全和发展大势,强化忧患意识、危机意识、打仗意识,扎扎实实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各项工作,坚决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任务。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中流击水,勇进者胜。改革正在路上,改革未有穷期。新时代,新起点,新征程,人民军队必将步伐铿锵、奋勇向前,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凝聚强大力量。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