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732] [ 22] [ 3]

气候变迁 加州野地生态浩劫

来源: 世界日报
2019-02-11 07:03:01



南加州原生的灌木丛看似不起眼,但长期乾旱与不断发生的山林大火,让灌木丛消失后造成生态的恶性循环。

南加州原生非常坚固,然而频繁的野火和气候变迁造成更严重的乾旱,对加州荒地造成愈来愈大威胁。在野火后,外来褐色的杂草入侵,取代绿色的原生灌木丛。过去22年,三次野火侵袭整个地区,几乎毁灭了1930年代航拍照片纪录,整区覆盖著灰绿色鼠尾草景象。这些原生树丛一旦消失,覆盖于南加州荒野地区的鼠尾草,将更难重现。

正值冬雨季节的圣塔芭芭拉附近洛斯派瑞斯国家森林(Los Padres National Forest)边缘的山坡地,却已是土司般枯黄的颜色。近几十年来,加州数十起野火发生,包括1997年的Hopper、2003的Piru和2007年的Ranch火灾,让Piru湖附近的山坡变黑。

这些生态不会让土壤有抓地力,且乾燥易于燃烧,野火发生时无疑形成最佳燃料,以致火灾遇险频繁严重。火灾烧毁的山坡,灌木消失,无法防止土壤被洪水冲走,山坡也缺少可阻挡泥石流的树丛。

不仅圣塔芭芭拉,频繁的野火也正摧毁圣塔蒙尼卡山的丛林,该山脉去年11月受到灾难性野火侵袭。

联邦林务局(U.S Forest Service)生态学家Nicole Molinari说,长期以来,人们一直以为丛林景观富有弹性,以致70年代有人希望摆脱这些生态,因当时不断生长著。然如今人们却发现,在试图恢复这些景观上遇到挑战。

尽管部分原生丛林物种,能在野火后迅速重生,如Toyon和橡木,在托马斯大火后几个月内,33号高速公路上便出现一束束鲜绿色枝条。其他如加州紫丁香(Ceanothus),火焰发出的热能和烧焦的木材出现的化学物质,刺激其再生。

但这两种物种,却因入侵的野草过于频繁,出现更多野火而遭受破坏,这意味著灌木丛再30年至60年,甚至十年或更短时间内遭焚烧,但新的物种却无法有足够再生时间,外来野草便趁虚而入。而本土野花,很难在厚厚的非本土杂草中生长,侵入增加,生物多样性下降,加速火灾周期。

事实上,南加州近四分之一的野火发生均属人为。修理牧场管道造成Zaca野火;在船上进行施工的工人,点燃了Piru野火。

尽管相关单位尚未宣布托马斯大火原因,但南加州爱迪生公司指出,其电气设备恐有助火灾。人为因素,再加上圣塔安那焚风肆虐时,野火更容易爆发,正如伍尔西和托马斯大火般。

圣塔芭芭拉加大生态学教授Carla Antonio说,杂草愈多,火灾愈多。目前她正监督著洛斯派瑞斯林地修复研究,并在校园温室中重新栽培本约1200原生种树苗,包括加州紫丁香、Sage、Toyon等。

学生们手工采集本土灌木种子,保持其基因纯度,在校园植物实验室清理种子,并在火灾部分地区尝试不同的种植方法,但遭受阻碍,他们种植的大多数原生灌木幼苗都无法存活。其中原因,包括冬季降雨量不足,增加幼苗死亡率,非本土杂草入侵等。

加大研究人员Shane Dewees(左起)、Stephanie马与Sameer Saroa检查位于洛斯派瑞丝国家森林Piru湖附近原生丛林修复地点。(洛杉矶时报) 加大研究人员Shane Dewees(左起)、Stephanie马与Sameer Saroa检查位于洛斯派瑞丝国家森林Piru湖附近原生丛林修复地点。(洛杉矶时报)
Shane Dewees(左起)、 Sameer Saroa和 Stephanie马走过外来侵入的杂草丛,这些杂草在原生鼠尾草遭火破坏后迅速生长。(洛杉矶时报) Shane Dewees(左起)、 Sameer Saroa和 Stephanie马走过外来侵入的杂草丛,这些杂草在原生鼠尾草遭火破坏后迅速生长。(洛杉矶时报)
圣塔芭芭拉加大生态学教授Carla DAntonio在校园温室中检查栽培的原生树丛幼苗,研究人员将其种植在洛斯派瑞丝国家森林修复区。(洛杉矶时报) 圣塔芭芭拉加大生态学教授Carla DAntonio在校园温室中检查栽培的原生树丛幼苗,研究人员将其种植在洛斯派瑞丝国家森林修复区。(洛杉矶时报)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