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582] [ 0] [ 2]

中国功夫兴衰半世纪 华洋教头展新页

来源: 世界日报
2018-11-24 12:33:01



「中国功夫」和各门派林立的武馆,曾是纽约曼哈顿华埠的亮眼风景和重要文化标志;早年原是华人练武寻求身份认同与防身,到1970年代因李小龙掀起全民「功夫热」,近年除了坚守传统的武馆华人老师父外,更有痴迷中国功夫的「洋教头」投入,让中国功夫武术走入新的一页,也见证中国功夫在海外发展的跌宕起伏。

1973年从香港移民来美,并于1974年在曼哈顿华埠开办华东健身学院的「叶永康龙形拳馆」掌门师父叶永康,见证了几十年来华埠武馆的兴衰变迁。

「1960年代纽约还没有正式的武馆,师父们大多在同乡会等地教授中国功夫。」叶永康表示,当时最大的两个武术门派是伍伟康的虎爪派,以及林生的江西竹林螳螂派,「直到1970年代,由于李小龙兴起,学武热潮降临华埠」,除了华人外,各族裔功夫爱好者蜂拥而至华埠学功夫。

作为虎爪派的传人,从15岁开始习武的伍德华师父则表示,1960年代,功夫是纽约华人社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代表著中国文化,「学功夫才能知道什么是中国人,切身感受中国的思想和文化」。

叶永康回忆,1976年发生了一件轰动纽约功夫界的大事,当时有「七巧拳宗师」的李文钦与曾经保持十年世界轻量级拳击冠军的保罗伟梭比赛,但刚开始16秒就被保罗一脚踢倒,当场晕倒,最终以李文钦受重伤败北告终;从那之后,比武的风俗开始减退,加上1976年香港武术队被泰国队打得全军覆没,华人社区里的功夫热潮在1978年间渐渐消退。

进入1980年代,在成龙、李连杰等功夫片的影响下,学功夫的热潮在外族裔爱好者之间继续增长,反而华裔学员越来越少,加上华埠租金开始飙涨,华埠的武馆越来越少;而到如今,「年轻人都喜欢玩电脑游戏,学功夫的人越来越少」,叶永康感叹,现在大部分武馆以舞狮表演来维持收入。

叶永康表示,现在「新派武术」在西方国家逐渐兴起,「但多以杂技、表演性和技巧为主」,与传统的中国武术仍有区别。

伍德华则表示,外族裔学员学起中国功夫非常认真,「最初多被功夫电影吸引」,学习后发现不仅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被功夫代表的中华文化吸引,有不少学成后继续开馆授徒,「他们对待中国文化甚至比华人更认真」。

伍德华也表示,现在在华埠办武馆越来越难,华埠房租昂贵,习武之人也越来越少。

在华埠开馆授徒已超过36年的七星螳螂武术学院掌门师父朱超然也表示,在华埠办武馆可谓一件难事,房租上涨、学生减少是最主要的原因,90年代末他也曾想过放弃,但是看到学生的进步和改变,朱超然一直坚持至今,「武馆就像我的第二个家,和学生们在一起就像个大家庭一样」。

在纽约生活50多年的伍德华,将武术作为一生的事业。(记者张筠/摄影) 在纽约生活50多年的伍德华,将武术作为一生的事业。(记者张筠/摄影)
华埠武馆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达到全盛,各族裔爱好者纷纷来到华埠学习道地的中国功夫。(伍德华提供) 华埠武馆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达到全盛,各族裔爱好者纷纷来到华埠学习道地的中国功夫。(伍德华提供)
伍德华从70年代开始绘画,并将武术的精神与绘画技法融合。(记者张筠/摄影) 伍德华从70年代开始绘画,并将武术的精神与绘画技法融合。(记者张筠/摄影)
伍德华15岁开始学习传统的中国功夫,至今仍在倾尽心力传承中华文化。(伍德华提供) 伍德华15岁开始学习传统的中国功夫,至今仍在倾尽心力传承中华文化。(伍德华提供)
朱超然坚持教授武术36年。(记者张筠/摄影) 朱超然坚持教授武术36年。(记者张筠/摄影)
华埠武馆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达到全盛,各族裔爱好者纷纷来到华埠学习道地的中国功夫。(朱超然提供) 华埠武馆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达到全盛,各族裔爱好者纷纷来到华埠学习道地的中国功夫。(朱超然提供)
约翰波斯(John Bos)(右一)与叶永康(中)学武术长达11年,为了更深入了解中国文化。(记者张筠/摄影) 约翰波斯(John Bos)(右一)与叶永康(中)学武术长达11年,为了更深入了解中国文化。(记者张筠/摄影)
虽然租金昂贵,学员减少,但叶永康(左)依然每周固定与学生见面,传授武术。(记者张筠/摄影) 虽然租金昂贵,学员减少,但叶永康(左)依然每周固定与学生见面,传授武术。(记者张筠/摄影)
武馆就像朱超然的第二个家,学生的改变和进步是他坚持36年的关键。(记者张筠/摄影) 武馆就像朱超然的第二个家,学生的改变和进步是他坚持36年的关键。(记者张筠/摄影)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