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680] [ 0] [ 0]

飞虎队老兵伍觉良公祭 庄严温馨

来源: 世界日报
2019-01-05 07:33:01



99岁华裔二战老兵伍觉良(Peter Woo)于上月15日过世,他的家人和纽约美国华裔退伍军人会,4日在华埠华永生殡仪馆为其举办公祭,多位军人会前会长和许多华裔老兵,以及伍觉良的亲友到场悼念,场面盛大,庄严肃穆又充满温馨。

伍觉良1919年出生于广东台山南隆村书香门第的家庭,1937年来美后进入纽约大学,两年后开始经营海鲜生意,1942年被强徵入伍;入伍后他先被分派到厨房刷盘子,之后又被调到阿肯色州的罗宾逊堡(Camp Robinson),接受为期六个月的陆军特训。

训练结束后,伍觉良在俗称「飞虎队」的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第14航空队担任翻译,一起出征东亚太平洋战区,为美军翻译机密文件;抗战胜利后,他被任命在重庆的国共谈判中担任翻译,还到过中国很多地方,并见过周恩来。

1946年结束军旅生涯后,伍觉良回到纽约,继续经营海鲜生意,五年内将生意扩展到全美,还在纽约华埠开设了太白酒庄;1955年,他获选为纽约华裔美国退伍军人会主席,并于1960年将自己购买的坚尼路191号转让给军人会,以自身名义担保贷款,让军人会拥有永久会所。

亲友均表示,伍觉良见多识广,愿意与年轻一代分享自己的经历,近年来虽然年事已高,但从没缺席一场退伍军人会的活动;他去世那一天,还在军人会打了一整天「天九」牌,有说有笑,回家后因为身体疲倦,闭上眼就再没有张开,在平静中离世。

纽约华裔美国退伍军人会干事梅本立说,伍觉良就像他的父亲,也是自己和其他军人会成员及子女的人生导师,「他教导我们如何做一个好人和好的领导者,并告诫我们要自己赢得尊重,而不是去索取别人的尊重。」

梅本立也对他与伍觉良一起到明尼亚波里斯、辛辛那提等地参加全国性活动,以及到中国南方、旧金山和拉斯维加斯等地的珍贵旅程记忆犹新。

前纽约州高等法院第二上诉庭法官伍元天表示,儿时他刚刚与家人来到纽约落脚的第一站,就是伍觉良父亲开的中草药店,因此当年才十几个月大的他就与伍觉良相识,「他向别人介绍我的时候,都会亲切地说我是他的侄子。」

伍元天说,伍觉良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和独到的远见,推动军人会团结并壮大,他在政治方面也非常活跃,是Chinatown Democratic Club的创始人。

驻纽约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新副处长杨光彬、张俊裕等也代表中华民国侨务委员会委员长吴新兴,到场向伍觉良致上最深切的悼念和敬意。

99岁华裔二战老兵伍觉良公祭,场面庄严盛大但不失温馨。(记者金春香/摄影) 99岁华裔二战老兵伍觉良公祭,场面庄严盛大但不失温馨。(记者金春香/摄影)
99岁华裔二战老兵伍觉良公祭,多名退伍军人会前主席和众多会员聚集送上悼念。(记者金春香/摄影) 99岁华裔二战老兵伍觉良公祭,多名退伍军人会前主席和众多会员聚集送上悼念。(记者金春香/摄影)
公祭上展示的伍觉良生前照片。(记者金春香/摄影) 公祭上展示的伍觉良生前照片。(记者金春香/摄影)
驻纽约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代表中华民国侨务委员会委员长吴新兴致悼。(记者金春香/摄影) 驻纽约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代表中华民国侨务委员会委员长吴新兴致悼。(记者金春香/摄影)
公祭上展示的伍觉良生前照片。(记者金春香/摄影) 公祭上展示的伍觉良生前照片。(记者金春香/摄影)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