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6388] [ 33] [ 6]

中国严管外汇 显露成强国关卡还多

来源: 世界日报
2017-01-06 06:33:01



中国去年10月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IMF)特别提款权(SDR)时,IMF官方声明说,人民币已被认定「可自由使用」,广泛用于国际交易支付。没想到去年中国外汇储备大幅滑落、人民币急贬约6.7%,创多年来最大贬幅,套利投机、资金外逃形成恶性循环,官方不得不在新年伊始即祭出严管外汇新规定。此举实属需要,却暴露中国经济和金融体质还禁不住现实折腾,对今后人民币国际化,跻身国际货币之列,新管制措施能救急,却成伤害人民币前途的毒药。

北京早有外汇管制,庞大需求下,每年每人限兑换5万美元,显示当局对贸易前景和创汇有信心,相信中国经济会越来越好,外贸增长、外汇储备不断累积,在2014年6月创下4兆(万亿)美元新高,高踞全球外汇储备第一大国,也是第一大美国国债持有国。这是中国经济崛起表现的底气。

这种底气让中国有钱人每年购买折合5万美元的外币,出国留学观光、投资置产,中国观光客海外大手笔购买精品,在欧美、纽澳购置豪华住宅或商业地标建筑,或并购产业、酒庄等,出手比阿拉伯石油国王室还任性阔绰,震撼世界。中国钱淹肚脐、财大气粗成了国力的投射,但神采飞扬的光景,如今彷佛逐渐黯淡下来。

当局采措施「稳汇率、保外汇」,显示一些障碍须克服整治。一,外汇快速流失,2014年6月达4兆美元外汇储备的高峰,才经过18个月,2016年11月时已减至约3.05兆 (德意志银行甚至推估只剩2.5兆,已跌近安全线)。外界预期2017年人民币还要急贬,新年起重计算每人5万元限额,可能再爆发换汇潮,让外汇储备再急速缩水,逼得当局不得不「筑墙围堵」。

二,外汇急速流失,显示民众对国家政经前景信心仍不充分。中国14亿人至少2亿多中产或富有阶层,是企业以外真正需要外汇的群体。这群人近年不断转移财产至海外,已成常态。钱存国内人亲土亲,这群人宁将财富换成外币,移转陌生的外国,忍受刁难、课税等风险,说明中国政经体制的不确定感成避险驱动力量,中国想成真正强国,执政当局还须继续加油,增强国人自信。

三,中国努力盼人民币早日成国际货币,像美元一样在国际间自由兑换和流通。IMF去年让人民币加入SDR是一大步,但目前人民币仅在中国近邻少数国际贸易中作为结算货币,未被全世界广泛认可和流通。政府严管固然建立防火墙,防外汇不正常流失,阻却「金融大鳄」染指狙击人民币,确保汇率稳定,却也让货币自由化之路筑起高墙,这个罩门不破,人民币永远难成国际化货币。新年新严管措施也与这个目标背道而驰,在间接伤害人民币和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四,中国GDP即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如今国际金融货币体制还被美欧日等先进大国把持。美国靠船坚炮利和二战后经济优势,建立美元霸权地位,全球国家包括中、日等经济大国都需要美元作外汇储备;美国却只要开动印钞机、发行债券,所有国家都用美元交易和储备外汇,以便国家需要时购买外国货,美国却债多不愁,霸权优势尽显。人民币何时能有美元地位,也是一种「中国梦」,眼前看来路途还遥远。

吊诡的是,川普指责中国是「货币操纵国家」,但北京干预人民币汇率,让它缓贬,不利自己,中国在伤害自己的外贸优势和人民币地位,川普该责怪或赞赏中国呢?如果这帖猛药川普还解读成「操控货币」,将来爆发中美贸易战,中国如顺势让人民币自由浮动,不无可能出现灾难性贬值,将严重冲击中美贸易,影响世界更大。显然,这也是北京维稳中须严防的变局。但不经浴火这一关,人民币如何成凤凰,跻身国际货币?它成了两难抉择和必须历险的过程。

中国眼前正面临「市场经济地位」被国际认可,和人民币成真正国际货币的两大挑战,这任督二脉不打通,即使GDP高踞世界第一,中国还是在为世界打工,难说已修成正果。前述国民自信、外汇储备、金融体制改革,都成中国晋身一流强国须打通的关卡,无法过关,中国就难成真正一流强国,可见执政当局面对的处境和风险有多复杂艰难。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