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1555] [ 5] [ 2]

基辛格,示范了什么是真正的爱国

来源: 美国中文网
2018-08-01 10:34:01

大门缓慢开启,普京侧身进来,脚步健硕地径直走向大厅一侧的圆桌。虽然有些吃力,但门响的一瞬,基辛格还是强拄手杖站了起来。几年前他的一根韧带撕裂,除非是见贵宾或挚友,一般不再起身致意。

这次见面是在一年多前,2017年6月29日。

克里姆林宫说,这只是朋友间的一次私人会面,基辛格在莫斯科参加俄前总理普里马科夫的纪念论坛,“顺便”见了普京。

基辛格是带着川普的嘱托去的吗?一年多来,这个猜测一直在发酵。今年7月赫尔辛基普特会后,猜测变成了美国媒体上若有其事的报道:基辛格一直在帮川普筹划改善对俄关系,他甚至建议总统下一盘“联俄抗中”的大棋。
 

克里姆林宫的“知己”


基辛格是国际政治的现实主义者,马基雅维利主义信徒。粗暴点说,就是他坚信为了国家利益,可以不择手段。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担任国家安全顾问和国务卿期间,他于1969年主导实施对北越支持者柬埔寨的秘密轰炸,1971年支持孟加拉国从巴基斯坦独立,1973年策划推翻智利总统阿连德的政变,等等。其中最经典的,当然要属1970年代“联中抗苏”,与后来的布热津斯基一起,为冷战对手敲响丧钟。

基辛格,示范了什么是真正的爱国_图1-3

2017年6月29日,普京会见基辛格。

或许,一个真正的现实主义大师,高就高在他“现实”得足够彻底。

基辛格是犹太人,15岁时随父母逃离纳粹德国。犹太人对旧欧洲没太多好感,其中也包括沙俄。虽然没波兰裔的布热津斯基那样仇俄,但犹太人基辛格对俄国的印象好不到哪去。

但苏联倒下后,基辛格转变对其主要继承者俄罗斯的态度,坚持应改善美俄关系,保持俄罗斯在国际社会的地位。过去20多年,莫斯科与华盛顿的关系大部分时间处于低谷,但基辛格却成了克里姆林宫口中的“知己”。

基辛格,示范了什么是真正的爱国_图1-4

2016年12月,基辛格在诺贝尔和平奖奥斯陆论坛上,与前任美国国安顾问布热津斯基打招呼。

据说基辛格早就慧眼识珠。他在1990年首次见到普京,就对这个年轻人颇感“好奇”。在基辛格提出一连串问题后,当时刚从东德结束间谍任务回国的普京,面带腼腆地坦陈,“我是做情报工作的”。在场的人回忆说,基辛格马上回道:“体面的人都是从做情报工作开始的,我也一样”。

随后二三十年,普京一步步攀上政治顶峰。美国历任政府中一波又一波的鹰派,接力似地怼普京,但基辛格却和他保持着紧密沟通。算上去年6月这次,他们已见过17次。


川普的神秘嘱托


较之以往,最近这次会面引发了出人意料的关注:基辛格是带着川普的嘱托去的吗?

这样的揣测,已在媒体和政治观察员圈子里热议多时。有报道说,川普2016年底胜选后已3次面见基辛格,请教外交政策问题。

至少在对俄关系上,基辛格的建议一如既往,主张美俄尽快建立工作关系。

2016年底,德国《图片报》援引一个“西欧情报机关”的报告说,基辛格正为川普制定计划,以实现美俄关系正常化。这个计划中,包括美国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权利,以换取俄保证乌克兰东部的安全;美国同意把前苏联的实力范围“让给”俄罗斯,以重塑两极世界格局。

基辛格,示范了什么是真正的爱国_图1-5


报道内容从未被证实,但有关基辛格在美俄间促谈的猜测,一直在持续。尤其今年7月赫尔辛基普特会后,很多人又回想起一年多前基辛格的那次莫斯科之行。

美国“野兽日报”网站最近的一篇报道,更把基辛格的促谈,升级为一个“联俄抗中”的大招。

报道援引5位知情人士的话说,基辛格已向川普提出建议,通过密切与俄罗斯的关系,遏制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和影响。

美国网络杂志Slate等媒体惊讶地说,如果属实,这将是基辛格的“自我逆转”:是他在1970年代推动“联中抗苏”,现在又是他要搞“联俄抗中”。

一些中国网民也在调侃,说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反水了。


不是没有可能


基辛格本人,美国白宫和国家安全委员会,都还没对这些猜测作出回应。但美国一些政治观察家,已经忍不出给出他们的分析。

一种说法是,“野兽日报”网站报道援引的“知情人士”,主要来自川普执政团队。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给川普近期的外交行动,披上一件“基辛格式”的耀眼外衣:基辛格的光环,既能放大总统决策的“英明”,也能为他抵挡一些批评。

以基辛格的资历和他经历过的舆论阵仗,只要官方不予置评,他也不会站出来说什么。更何况,现在川普改善对俄关系,正合他意。

这种解释,很像美国国内反川普力量的借题发挥。他们把重点放在是不是川普团队在搞鬼,而不是基辛格是否真的建议“联俄抗中”了。
被“装进”这个猜想的我们,却不得不想得更多一点。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