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1139] [ 2] [ 1]

因北京“两会”被关黑监狱32天的四川访民刘钰的控诉(

来源: 维权网
2018-04-16 09:32:01



(维权网信息员姚立法根据刘钰的讲述整理)我是四川省邛崃市冉义镇华会村二组的村民刘钰。因为冉义镇政府单方改变了与我签了字的拆迁协议,我在当地控告冉义镇政府多年得不到解决,被迫到北京上访。

201832日下午630分,我在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沙溪路56号大院、我的理发店里,被中共冉义镇党委副书记兼武装部长的陈利君带领的冉义镇计生办主任胡金玉、中共华会村支部书记张永强等四人及十几个黑社会人员(乘四辆车,其中三辆车牌为川A5U18Q、川AIX95H、川AV4231),抢走了我手机两部,强行将我抬上车,理发店的门都没关,在车上我被蒙上头还遭到毒打,绑架到冉义镇白玉村村委会村部(几间平房),实施了非法拘禁关押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开始几天,冉义镇政府雇黑社会人员和城管队人员轮流看守控制我。7号之后,每天每班四人控制我,每班24小时,两班人轮换。控制我的人中有一个叫熊小平的,他是冉义镇信访办主任,另外一个叫石学军的是冉义镇政府的领导,还有一个叫杨全子和一个叫康志忠的也是冉义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另外还有四个我不知道姓名,他们是城管人员。 我在被关黑监狱的这32天里,没有洗过脸、刷过牙、换过衣服,更不用说洗头洗澡了,头上都长了虱子,睡在垫有薄薄的一床烂棉絮的地上,盖了一床很薄的被子,晚上很冷无法入睡,全身因为在被绑架的车上被黑社会毒打,也疼痛难忍。

最开始三天完全不给任何东西我吃。之后,每天才给我两顿方便面吃,一餐只有二两方便面,有时一天只给一餐方便面我吃。我象这样一直吃了二十天左右,使我的身体彻底的垮了,体重暴瘦20斤。我大小便也在关押的房间里解决,里面没有卫生间,而且是在全监控下、完全没有任何隐私的状态下。

我被非法拘禁期间,陈利君和熊小平,在316号、20号、22号和28号,分别来"看望""威胁"我。还强迫我签认罪书。 在中共当局几乎天天喊依法治国的今天,就因为北京要开“两会”、怕我上访,就非法拘禁我、残酷的折磨我。 直到42日晚上11点左右,我才被黑社会人员多人押回雅安,丢在我的理发店门外面。只把手机还给了我,钥匙也不知在谁手里。

直到今天44日,我都无法进家门。 这到底是是什么社会,冉义镇政府加上黑社会迫害我一个失独母亲,还有天理和王法吗? 另外,2017920日,中共冉义镇党委书记、冉义镇镇长张利和原中共冉义镇党委副书记兼冉义镇武装部长汪枭以及冉义镇计生办主任胡金玉主任也是雇黑社会人员绑架我到芦山县和邛崃市交接处的243黑监狱(243监狱)非法关押47天。

我这次重获自由后,才知道我大姐和侄女为了找我,到冉义镇报案,他们不仅不受理,张利和陈利君还指使黑社会人员将我大姐和侄女殴打致伤至今未愈。 他们简直是无法无天啊……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