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221] [ 13] [ 3]

上海维权人士探访声援遭恶警殴打致肋骨骨折的万文英女士

来源: 维权网
2018-07-14 02:02:01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73日,本网获悉:上海维权人士万文英于2018627日下午到上海市公安局门口喊冤被警号033702恶警暴殴致2根肋骨折断,消息传出后,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徐佩玲、张敏杰、王斌、崔福芳、孙洪琴、黄月华、郑培培、魏勤、丁菊英、倪明其、陈国英、金妹珍、谢金华、杨秀婷、张平、葛开英、毛恒凤、叶桂香、周国淮、徐保罗、徐月妹等陆续看望了万文英。万文英说:“到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和反映下级公安部门多年来对我的入户问题一直故意拖延、敷衍塞责不作为的问题。按照上海市政府“沪府(200970号”《关于本市投靠类户口迁移若干实施意见》第二条以及《上海市公安局关于执行本市投靠类户口迁移政策的若干规定》(“沪公发[2013]166号)第二条的规定,从2009年起,我就具备了迁入户口的法定条件。很多年前,我就向辖区公安户籍部门提出了迁户的申请,但是辖区公安一直以种种借口拖延,至今拒绝为我办理。无奈之下,我打算到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和反映此问题。2018627日下午1点多,我到了位于武宁南路128号的上海市公安局门口。在栅栏外人行道,我喊了一声“冤枉”,就招致毫无人性的豺狼虎豹警察033702的一顿暴打。从地上打到车上,从拳打脚踢到抓住头发地上拖拽,把我两根肋骨打断!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血淋淋的事实!

72日,郑培培等上海维权人士代万文英用特快专递向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科、上海市检察院控告申诉举报中心邮寄了《刑事控告书》、《证据保全申请书》及相关证据材料。

附:《刑事控告书》

控告人:万文英,女,出生于1966919日,常住上海市宝山区顾村菊泉街134611201室。户籍地为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干家大屋8号。身份证号码为360103196609190021。电话:13816370905

被控告人:上海市静安区公安分局曹家渡派出所033702号警察。

控告请求:要求贵检察机关对构成故意伤害犯罪的033702号警察刑事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事实和理由:
        
2018627日下午一点多,控告人到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和反映下级公安部门多年来对我的入户问题一直故意拖延、敷衍塞责不作为的问题。按照上海市政府“沪府(200970号”《关于本市投靠类户口迁移若干实施意见》第二条以及《上海市公安局关于执行本市投靠类户口迁移政策的若干规定》(“沪公发[2013]166号)第二条的规定,从2009年起,我就具备了迁入户口的法定条件,很多年前,我就向辖区公安户籍部门提出了迁户的申请,但是辖区公安一直以种种借口拖延,至今拒绝为我办理。无奈之下,我打算到上海市公安局投诉和反映此问题。
        
下午1点多,控告人到了位于武宁南路128号的上海市公安局门口。在栅栏外人行道,我喊了一声“冤枉”,期待能够引起上级领导的注目和重视。但是万万想不到的是,就是这一声喊冤,竟引来野兽一般的被控告人033702号警察雨点般的老拳和拳脚并用的一顿暴打和凌虐。我被打的地方就在上海市公安局大门外几米远的地方。
        
我喊冤后,旁边的保安叫我离开。我刚走离两步,一个年约30多岁、不胖不瘦强壮结实、身高约一米七几的被控告人033702号警察上来就一只手抓住我头发,另一只手将我的一只胳膊猛力向后一扳卷到背后,我痛得“哎吆”叫了一声,身体动弹不得。这个恶警一把将我摔倒在地,扯住我的头发一提一放,将我的头部连续向滚烫的地上磕碰:“我叫你叫!我叫你叫!你还敢不敢喊冤?”这样抓头磕地有三四次。丝毫动弹不得被压在地下的我喊道:“警察打人了!”听我求救,被控告人的拳头像雨点一样砸向我的头部,连续打了有五六下。“你还敢叫?你还敢说?我叫你说,我叫你叫!”在过路者的目睹下,野兽一般的被控告人毫无顾忌地在化日光天之下暴打我这个毫无反抗之力而且从始至终无论身体还是言辞都不敢做出丝毫反抗的女人。那阵势,恶狠狠几乎要将我打死,我哪还敢反抗?身体被压在地上,被控告人打了我有两三分钟。从小到大,我没有被父母碰过一指头。平时与人为善的我,也几乎没有被他人殴打的经历。念及此,众目之下被暴打的我放声大哭起来。
        
被控告人把我头发用力一扯,我的头被提起来,但我的一只手还被他扳到后面卡住,无法动弹。被控告人正要挥拳继续打我面部,旁边的保安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上来拦了一下。保安问我:你是什么事情?我回答,我是外来媳妇,是为了户口的事情。被控告人把我往后拖,边拖边说:“起来!起来!”我根本动不了,被控告人还让我起来。他一只手扯住我的头发,一只手抓住我的左手,把我拖了一段路,我的一只鞋子已经不知掉到哪里,高度近视的眼镜也被打没了(鞋子上车后才给我,在地上和车上眼镜先后被打掉两次)。被控告人边拖边打,他和另一个负责开车的警察连拖带抬,将我拖抬到面包警车旁,被控告人和另一个警察一用力,像扔面袋子一样把我重重地扔到面包车里。我爬起来,抓住座椅勉强坐到座椅上。被控告人一把将我扯下车座,然后上来一脚,狠狠地揣在我的左侧胸部。用力很重,凶相毕露,像一个十足的黑社会流氓和恶棍。一阵剧痛袭来,几乎让我昏死过去。
        
过了一会,我哭着质问这个畜生警察:“我跟你有冤有仇吗?你为什么这样打我一个女人?你没有爹没有妈吗?”我的意思是,我的年龄和你爹妈差不多,你这样打一个年龄大你20岁的女人,你下得去手吗?
        
“操你娘的逼,打的就是你这个畜生!”这个披着警皮的人渣,做着丧尽天良、天打雷劈的恶事,他却咒骂我这个从小到大从没有说过一句脏话、已经信靠上帝多年的虔诚基督徒是畜生!
        
我质问被控告人凭什么脏口骂人?他更进一步骂道:“我骂的就是你!你给我滚出上海!”那口气,好像上海就是他们家的私产、我是他们家的家奴一样。前面开车的警察这时也帮腔骂道:“你就是该打!”然后,被控告人又恶狠狠地打了我一耳光,我的眼镜再次被打落。

警车开到曹家渡派出所。曹家渡派出所是短暂留置上海访民的安置点。曹家渡派出所位于上海市公安局附近,承担上海市公安局附近的维稳任务。因此,从常理推断,被控告人033702号就是静安区公安分局曹家渡派出所的警察。到了曹家渡派出所,被控告人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拉下车,并再次打我头部三四下,边打边将我往前推搡,推到关访民的地方。
        
其他访民看到我哭得很伤心,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告诉他们我被打的情况。他们说,看得出来,你被打得很厉害。这时,有同情心的陌生访民帮我拍了照片(在曹家渡派出所的照片都是陌生访民帮我拍的)。我边哭边诉说我的遭遇,一阵难以遏制的手脚抽搐袭来,让我痛不欲生,同时周身剧痛,感觉头昏脑胀。一个好心访民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帮我撸手指,然后让我斜躺在靠背椅上,并给我倒水喝,安慰我休息。
        
昏睡四五个小时后,我的头脑略微清醒一点。傍晚1821分和1901分,在曹家渡派出所关押处,我忍着剧痛,先后两次拨打了110,向警方报警。第一次的接警员是男性,第二次是女性。他们推来阻去,一直拒绝为我出警。男接线警说,打你的是警察,不是普通人,我们不能出警,我们只针对其他人之间的警情出警。接线女警说,你已经在派出所了,我们怎么出警?无奈之下,我又先后三次拨打12345市民热线,也是推三阻四,无用功。
        
晚上八点,我被辖区宝山区刘行派出所接走。到了刘行派出所,警察置我的伤情、病情、冤情于不顾,居然要给我这个被警察暴力犯罪伤害的受害者做笔录,并故意拖延时间到夜里。他把我当成了违法犯罪分子对待,我拒绝签字。晚上十点多,控告人才被从刘行派出所放出来。这时我很想去医院,但是医院早已下班,且距离遥远,地铁也已收车。无奈之下,我只得拖着剧痛的身体,一步三摇地挪步回家……
        
夜里,周身疼痛,左胸部更是剧痛难忍,连大气都不敢喘,不敢咳嗽,打个喷嚏,像针刺一样痛,胸部痛得连翻身都难以完成,更不敢让被打那一侧胸部朝下。
        
628日,行走艰难的我在朋友的陪同下,到华山医院检查。遍体伤痕,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医院CT报告显示:左侧第57肋骨骨折。华山医院医生看过片子后说,左侧第46肋骨也骨折了。这样共有相邻的四根肋骨骨折。鉴于伤情如此严重,医生说担心骨折部位错位,接合不好,建议开刀手术治疗,并用钢板固定,住院费大约五六万元。
        
纵观殴打我的被控告人的凶残和冷血,我坚信我绝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被他殴打过的受害者一定不在少数。我相信被他殴打过的受害者将陆续站出来揭露和控告这个毫无人性的打手。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安全部联合发布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第“5.6.4 轻伤二级”中规定:“b)肋骨骨折2处以上”构成轻伤。因此,被控告人033702号警察对控告人实施的故意伤害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犯罪,依法应该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根据我国刑法的有关规定,对于警察利用职权实施的职务犯罪行为,将依法从重处罚。
       
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为了不再有更多的受害者倒在被控告人的拳脚之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特向贵院提起刑事控告,希望依法追究被控告人033702号警察故意伤害犯罪的刑事责任。
此致
               
敬礼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人(签字捺印):万文英
2018630
附:
1、刑事控告书二份
2、证据保全申请书二份
3、被打伤双臂的控告人照片二张
4、报警“110”和市民热线“12345”手机截图二份
5、医院病历和CT报告单二份共六张
6、控告人身份证复印件一份

《证据保全申请书》

申请人:万文英,女,1966919日出生于南昌市,常住上海市宝山区顾村菊泉街134611201室。身份证号码为360103196609190021。电话:13816370905

申请人被被控告人静安区公安分局033702号警察故意伤害至轻伤构成故意伤害犯罪一案,业已向贵检察机关提起了刑事控告(详见控告书)。鉴于被控告人033702号警察残暴殴打本申请人的现场就在位于武宁南路128号的上海市公安局门口监控摄像头的监控范围之内。因此,为了获取更加直观的犯罪证据以及尽快查明犯罪事实,为了防止上海市公安局门前的监控视频被无故删除或者被非法销毁,现本申请人依据《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特在控告的同时向贵机关申请对上述地点20186271230分至午后14时之间各个角度的监控视频进行证据保全。

特此申请

         申请人(签字捺印):万文英
                2018630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