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459] [ 5] [ 4]

姜家文:我在新时代的“两会”遭遇

来源: 维权网
2018-04-12 19:02:01


提起“两会”,悲催落泪,真是腥风血雨的“两会”。十七年了,我的“两会”不是在教养院里度过就是在看守所或拘留所里度过,地方政府官员心情好时,送宾馆(私人小旅馆),心情不好时,关铁笼(派出所候问室)做笔录。开你的会,给我做啥笔录?说:你在京接受外媒采访了,你在网上传播流言了,还有一次竞说我是邪教,反正是罗列种种罪名把你送进拘留所。

以上都是江、胡的旧时代,今年“两会”要感谢习大大的新时代了。

2018325日晚,我在北京房山区闫村镇大董村租住屋与南通访友李宏泉正准备休息,大约22点左右突然闯进十几个警察,称是房山公安分局和闫村派出所的,要我出示身份证,说是例行检查。我请他们先出示有效证件,警察说他们穿的制服就能证明其身份,我问制服能代替警官证吗?根本不予理睬就要强行将我带走,我再次请求出示传唤证、逮捕证、搜查证等,但坚持大爷居然“三证”皆无,就如无证经营小贩。

走吧,不走是不可能的。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在吕村,我曾经手握菜刀对小贩型警察反抗,结果遭到抓捕,之前多次反抗,结果都是徒劳。

这一次不反抗了,出院一看,外面停着四辆警车,有七八个访民已被驱赶到警车里,一路送进久敬庄,关押十六小时后由丹东市驻京办四人接出,押送回丹东市七道派出所搜身安检关铁笼,十几小时后本以为送拘留所,可方向不对,结果送到郊区金山镇小私人旅馆,所以要感谢新时代的习大大。

政府开了两个房间,派出所两人,街道办事处两人,每天轮换每班四人。吃饭要到道对面小饭店,五人四菜,每餐一百元标准,早餐五人三十元标准,我与看守都不很满意,但是不满意也是徒劳的,饭店与旅店都是领导指定的。晚上休息一个睡我身边一个用临时床堵门睡觉,一般选址都是二楼以上,防止脱逃窗都要封上,不过这总比拘留所强。

可好景不长,几天后不知吃了办事处刘书记送来的水果,还是他们买来的矿泉水等,突然感到身休不适,头晕胸痛腹涨,身体虚弱,忽冷忽热,失眠见忘,皮肤臊痒,血压升高(高压169/低压110毫米汞柱,血糖升高至饭前7.0饭后9.0,是投毒是次声波辐射还是什么鬼?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人是无法取证的。经领导批准到丹东市第一医院,大夫跟据症状开出心电图,脑部三维彩超,可能是怕检查费用高吧,看守人员没交款便电话请示领导,结果转到到七道办事处管辖的社区卫生院开了一盒氨氯地平降压药(十几元钱)。无奈强权下一切抗争都是徒劳的。

病情不见好转,坚持吧,等待自由到来。可他们还是不恳罢休,办事处管地保的马小龙当班时,搞小动作到凌晨三点干扰休息,城管队员的叫小费断电骚扰,旅店老板不闻不问,时常有人故意激你发火,使你生气伤身,甚至激你动手而治罪,总之手段用尽迫害谋杀。一切都是预谋策划好的。此时已被关押黑监狱第二十五天了。

21日下午四时,办事处管信访工作的主任杜刚到宝悦宾馆,归还我手机和身份证,被告知你自由了。并给了我伍佰元钱说是领导给的,十七年血泪上访路丹东市政府第一次给了我伍佰元救济款,开天劈地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啊!可是反想丹东市官员常说一句话:丹东困难没钱哪。没钱贪官几亿、几百亿钱哪来的?另一方面国家维稳经费是专项资金,十几年来丹东访民有谁拿到维稳救助金?国家每逢重大节日重大会议下拨的维稳经费去哪了?

因上访家破人残已无家可归,我在两小时内就乘k28次列车返京了,然而被列车长与乘警长查验身份证后,又交由北京站派出所关押,原因是“两会”延期了,三小时后丹东驻京办人员接出,送到驻京办龙湖宫宾馆等待领导指示,扣押三小时才再次获得自由。

几经波折本应庆幸,可悲催的事又来了,回到北京房山区闫村镇大董村住地遭到房东驱赶,无任何理由要求马上搬走,并断网。

2005年进京上访至今,已被强行驱赶无数次,2010年一年时间里我被京警指使房东驱赶搬家四次。2015年被朱家坟派出所指使房东强行将所有物品扔到马路上,共计三千五百元元现金和所有物品及上访材料丢失,至今公安立案不破。

因为上访我被政府迫害的体无完肤家破人残!妻离子散!无分文收入,无低保,无退休养老金,一千二百多万平方公里国土无我一寸立足之地。

在上访进京这十七年中,先被无故连续五次劳动教养,劳教制度废除后一年时间里,在京又连续被三次刑拘一次逮捕,关押黑监狱更是无数次。在押期间被投毒、次声波脑控、酷刑等种种迫害,被地方和北京警察直接伤害致轻伤四次,轻微伤无数次。间接伤害造成冠心病、高血压、脑梗、糖尿病(主要是在北京丰台看守所和丹东劳教的关押期间),深重的苦难是谁造成的不言而喻。访民的遭遇“两会”代表与委员有谁过问?“两会”代表代表了谁?

苍天哪?中国还有没有法?

大地呀?中国的理在哪?

人民的“两会”何时能有我参与权?

附作者上访简历:

(一)1991年企业改制剝夺我劳动权利,不给交三险,不给分文补偿,一脚踢出工厂大门。

(二)1993年欺诈拆迁,没有得到分文补偿款。

(三)2001年故意伤害案的受害人(重伤)丹东市元宝区公安分局九道派出所所长唐明光为完成党交给的先富快富的任务与案犯搞权钱交易制造冤假错案逼迫受害人上访。

姜家文于326日在北京,联系电话:18801207670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