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6161] [ 29] [ 7]

维权退休工人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给中华全国总工会寄信

来源: 维权网
2019-07-11 13:02:01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626日下午,安徽省合肥市维权退休工人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给中华全国总工会邮寄了一封公开信,向中华全国总工会反映合肥市国企工人权利(住房权和工伤补偿权)受到损害的情况,及合肥市总工会和安徽省总工会漠视工人权利,拒绝履行工会职责,不帮助老工人就住房和工伤补偿方面维权,请求中华总工会给予关注,督促下级工会履行职责,帮助工人维权,如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要求的,哪里的职工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哪里的工会就要站起来说话。

合肥市是中国省会城市中唯一个原由县城改为省会城市发展起来的,由一个原没有工业基础的内地县城发展为工业强市,其工业首先从1954年内迁上海企业起步,随上海内迁企业而来的工人、退伍转业军人、支援内地建设的工人、从外地招工或调动到合肥市国企的工人为合肥市经济发展付出了一生,但是合肥市国企工人权利不受尊重,外地进合肥的工人家庭住房困境尤为显著,国企破产改制,工人住房权,工伤补偿权未能获得解决,尤以合肥市工厂区的瑶海区为工人权利不受尊重的重灾区,为此,退休工人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受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81029日对中华全国总工会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并发表重要讲话,要求工会为工人维权,巩固党执政的阶级基础是工会的政治责任的鼓舞,自201811月以来多次赴合肥市总工会和安徽省总工会反映工人权利受到侵害的情况,要求工会为工人维权,但一直受工会工作人员的推诿,合肥市总工会一女工作人员甚至讥讽陈敬坤宣讲习近平主席讲话为文革作风。

鉴于周维林等工伤职工曾经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政府设立的合肥市工业投资和控股公司支付工伤补偿费被法院不予支持,及陈敬坤曾及现提起诉讼被法院不予立案等情况,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认为工会帮助工人维权是不可或缺的,故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向中华全国总工会邮寄公开信,请求中华全国总工会落实习近平主席的讲话,督促下级工会履行职责,为工人维权。

附公开信:

合肥市退休工人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就工人权利给中华全国总工会公开信

中华全国总工会:

我们是安徽省合肥市退休工人,现就我们工人住房权、工伤保险待遇权所受侵犯情况及合肥市总工会、安徽省总工会怠于履行工会职责,甚至拒绝帮助工人维权事项告知您们,请求中华总工会予以关注,督促安徽省及合肥市两级总工会履行职责,帮助我们工人维权。

我们所在的安徽省合肥市1949年时是一个小县城,1952年被定为安徽省省会,由于当时合肥市几乎没有工业,据报道1949年合肥市工业企业仅有一台四尺车床,为发展合肥市工业1954年从上海市内迁工厂到合肥,有纺织厂、针织厂、印染厂、面粉厂和搪瓷厂等企业,厂房占地位于合肥市瑶海区(原东市区),随厂内迁的上海工人及家庭,上海市支援内地建设工人及退伍转业军人等居住于1954年开始建设的职工宿舍(多为筒子楼和平房),而建设工厂所征收农民土地后,农民被安排进企业工作,所居住是原住房或由政府安排新址建设住房,皆为集体土地宅基地性质,而非国有土地性质。当年无论是从发达的上海、还是原籍是大别山区的退伍转业军人到合肥市工作,居住于筒子楼或平房,比起东市区原农民居住的茅草为顶的土坯房尚有作为国家工人的自豪感,而如今 ,这些工人多垂垂老矣,却多有仍居住于早就成为危房的当年的筒子楼和平房,甚至于其第二代作为工人仍然与父母挤住在筒子楼和平房里。而当年因土地被征收而进国企的原农民家庭,因宅基地面积大,几百平方米的宽敞的自建住房,比居住于原国企集体宿舍不足10平方米的退休工人的居住条件优越不提,即便比国企干部的宿舍亦高出不少,即便拆迁亦能获得几套住房的补偿,因此不缺居住房。据我们了解,此前合肥市国企住房分配是权力决定一切,单位干部比工人住房优先,有关系的比没关系的优先,没有平等对待职工的住房权,就工人住房权合肥市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的政府鼓励国企职工下岗再就业,但并未就下岗再就业职工的住房福利如何解决出台规范性文件,国家有关部门及合肥市政府出台关于住房制度改革的文件,在合肥市国企改制及破产中并未真正落实,侵犯职工住房权利,陈敬坤所在企业安纺改制并未落实,此后合肥市对纺织一村和纺织三村的改造以集资建房名义,对没有享受到住房分配的职工亦排除参加集资建房,不合乎条件的却能参与,陈敬坤仅因身体疾病缘故要求分配电梯房,至少不是无电梯的六楼,合肥市政府十年不分配他参加集资建房应分配的住房。而裴莉女士在1996年下岗再就业没有享受到应有的住房福利,周维林是工伤退休职工亦未享受到住房福利和住房补贴,结婚后与父母同住父母的福利房。住房是职工非常重要的权利,却被剥夺,三人仅仅是明显的个例。合肥市一些改制国企尚有大量建设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筒子楼和平房为主的小区,房子是危房(原国企安拖和平村、砂轮二村和原合肥钢铁集团,及邮政小区等),小区里缺乏应有的卫生设施,蚊蝇滋生,厕所缺乏,让人难以生活。

住房问题外,另一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工伤问题。上世纪五十年代制定的《劳动保险条例》中工伤条款及相关工伤规定在合肥市多未真正执行。以周维林为例,198612月工伤,1994年才在周维林努力下办理了工伤证,但没有享受到工伤补偿,直至19998月才经劳动部门鉴定为工伤四级办理工伤退休,获得护理依赖鉴定。此时《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已经生效,新增加了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待遇,工伤伤残达到完全丧失能力的伤残待遇已经由工伤退休改为退出工作岗位领取伤残抚恤金(2004年工伤保险条例改为伤残津贴),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办理退休领取养老金,且要补足差额。此时面临新旧规定如何适用的问题。我国刑法就新旧法适用的原则是有利溯及原则。但安徽省就违背有利溯及原则不仅剥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且剥夺众多的工伤职工就未获工伤待遇要求补偿的要求,周维林等八位工伤职工曾起诉合肥市工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要求工伤赔偿,法院不予支持诉请。老工伤权利不受尊重,新工伤保险制度出台后的工伤职工权利有无受到尊重?就以陈敬坤为例,他的工伤亦遭企业要求不向劳动部门申报工伤,经他努力,劳动监察大队监察后企业才为他申报工伤,获得补偿,而他此后的肺支气管扩张是否属于职业病?企业未为他申报。如今许多一至四级老工伤职工的养老金远低于伤残津贴,未获得补足二者差额的权利,生活艰难。一至四级老工伤职,企业瞒报不报工伤,在工伤伤残许多年,甚至一二十年后才做伤残等级鉴定,不按新规办理,不给予补偿,不是按有利溯及,而是按从旧原则办理损害工人权利,如此违背法理,令人无法理解。依据工会法,工会有权参与工伤调查和处理,却从未为老工伤职工提供帮助。

我们工人维权,从未获得工会的帮助,20181029日,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接见中华总工会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并发表重要讲话后,我们深受鼓舞,半年来多次赴合肥市总工会和安徽省总工会反映工人权利(住房与工伤是工人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受到损害情况及要求工会帮助老工人维权,但遗憾的是,工会工作人员非常冷漠,拒绝提供帮助,陈敬坤对合肥市总工会女工作人员宣讲习主席讲话竟然被讥讽为文革作风。我们不得不向总工会反映,安徽省和合肥市各级工会不为工人维权,机关化贵族化,不执行工会职责,不遵从习主席关于工会工作的讲话精神,拒绝监督政府保证工人阶级的国家主人翁地位。我们期待着中华全国总工会重视我们的来信反映的情况,派工作人员到合肥市调查核实,督促安徽省各级工会为工人维权监督政府保证工人权利能够实现。
我们认为合肥市的国企住房制度与工伤保险制度没有真正执行,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原籍外地的工人(合肥市是省会城市中仅有的原是小县城,后依靠上海内迁工厂打下工业基础,内迁工厂工人家庭及外地招工工人家庭和退伍转业工人家庭是住房困境的最大群体)应当保障有住房,且应符合联合国关于适足住房的标准,落实各级政府制定的住房政策,至于工伤保险制度不仅应有符合工伤保险制度原则的具体规范,更应对未能享受到此前工伤保险的工伤职工给予补偿及按现行较高的补偿标准保证权利,这符合于全面依法治国的决策,法律需要正确理解和实施,对工人权利而言,这需要我们工人的自己组织工会发挥作用,而不能如安徽省和合肥市两级工会那样,如同行政机关的附庸,有名无实,无法获得工人信任,更难以完成习主席讲话所强调的工会的政治责任。

附:给安徽省总工会及合肥市总工会的信                         

写信人:手机18919695917
手机13075535081
手机18788846746

此前本网报道链接:

安徽省维权退休工人陈敬坤、周维林、裴莉到合肥市总工会要求见工会主席通报工人权利事项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8/11/blog-post_40.html

合肥市维权退休工人陈敬坤到合肥市总工会请求总工会为工人维权,宣传全面依法治国离不开工会法和社会保障法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_40.html

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呼吁合肥市总工会在合肥市两会为工人住房权提案,江世宏请求合肥市总工会关注合肥市邮政小区危房
https://wqw2010.blogspot.com/2019/01/blog-post_18.html?spref=tw

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呼吁安徽省总工会为合肥市老工人争取住房权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9/01/blog-post_90.html

工会是维权还是维稳?——陈敬坤、周维林和裴莉到安徽省总工会要求帮助维权记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9/03/blog-post_83.html

三八国际妇女节裴莉、陈敬坤、周维林赴合肥市总工会及合肥市妇联请求两群众组织为工人,尤其是女工人维权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9/03/blog-post_53.html

合肥市维权退休工人陈敬坤就住房权起诉市政府遭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荒唐理由裁定不予立案,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9/06/blog-post_11.html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