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821] [ 4] [ 7]

暴雪下温馨一幕掩盖下的没有住房权利的国企职工的悲哀

来源: 维权网
2018-02-12 12:02:02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报道)201813日夜里安徽省会合肥市一场暴雪,翌日上午9时许合肥市瑶海区和平路街道的官员和市容办、应急办的工作人员、繁昌路社区、大通路派出所警员分成三组对破产企业合肥市砂轮厂的老旧小区砂轮二村的住户进行摸排,劝离居住地,将一些孤老安排住宿宾馆和敬老院,《江淮晨报》以《他们两天三夜休息三小时,换来我们睡得香甜》予以报道,此前本网信息员多次走访了安拖和平村采访,就此再次采访了安拖和平村的居民并到砂轮二村了解情况,这两处小区居住的分别都是早已破产的原国企安徽拖拉机厂和合肥砂轮厂的老职工(有退休和尚未退休的),其中安拖和平村的住户约有几百户,而砂轮二村约四五排平房约有四五十户吧。

在安拖和平村一位老人告诉本信息员,在3号街道办事处和社居委的工作人员来动员居民到他们安排的宾馆、旅社居住,安拖和平村没有人去住,当晚大雪,社居委安排木匠给一户屋顶要被雪压塌的房子顶打木撑子加固,而旁边的一户因家中无人,虽有塌顶而没有加固。

在一处筒子楼集体宿舍,本信息员采访了居住在此的以前的同事孙悦忠老人:老人介绍自己已经有66岁了,其已经去世的父亲是上海市杨树浦发电厂的工人,于1957年从上海支援安徽建设到原安徽拖拉机厂的前身农机厂工作,他是于1979年按政策顶替父亲到原安徽拖拉机厂工作,一直在原安徽拖拉机厂的大件车间工作,现在他与妻子居住的这间房屋不足八平方米(原集体宿舍16平方米分隔成两间)。不足八平方米的房间,房间里一个不大的双人床,上面是个架子摆放着杂物,这应当是孙悦忠老人孩子从小睡到大的床,而床前则有一个方形木桌和凳子,然后就是床与桌子间的仅能站个把人空地;在这样的房子里,现在家庭里普遍使用的冰箱是无法使用的,因为没有地方屋摆冰箱。房间里大白天也要开着电灯,否则就是漆黑一片。厨房是没有的——集体宿舍当然没有厨房,吃饭问题,集体宿舍的人在以前可以到厂里食堂吃,成家的职工则只有在这筒子楼的通道上摆着炉子烧饭菜。不足八平方米的房子,现在居住的是老职工夫妻二人,而在他们孩子尚未长大离开时,就是至少三人居住,没有居住面积约近2.7平方米。

孙悦忠是居住在一楼,而二楼三楼的,如果是原一间集体宿舍居住两户人家,一楼的这种情形可以破墙开门,那么二楼三楼无法破墙开门就只能一个门进出两家人了,谁家没有隐私呢?还有两家的财物都在一个屋子里容易生是非,更有两家都是夫妻,夫妻生活的隐私更让人难以相互公开吧。于是在这里就诞生了一个门框安上两扇门的奇观,其中一处门框是将两家隔开的木条,只是这木条不能伸到门外筒子楼的楼道,只能在屋内,否则会影响通行,这样就出现了内八字的门,如此一来,不足八平方的屋子就又少了点面积。

这样的房子,在安拖和平村有三栋楼,两栋是三层楼,一栋是两层,这样的居住面积不足八平方的老职工家庭可能有百余户。

安拖和平村尚有几栋平房,其中两栋面临和平路,基本上出租给人开店做生意,商户在屋顶铺上铁皮改造房子以策安全。里面不临街的则住家。

安拖和平村约有十几栋房间面积在三四十平方米的筒子楼不是原集体宿舍,有单独的厨房,这些房子一位退休老职工介绍有些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给住户做了房改,他当时支付了九千多元,买下产权,也有许多住户没有参加房改,房子不是自己产权。

在安拖和平村采访时有一位老人指着屋顶说看上面的水泥砖块都已经要掉了,更有许多房顶用雨布覆盖着,这是房子年久失修,住户没办法只能将就着这样来防止雨雪渗漏到屋内,也有住户在屋内电视机上用伞预防雨雪水渗漏下来损坏电视机。这些1956年建成的房子按居民的说法已经经过鉴定都是危房了。

危房的说法应当是真实的,在安拖和平村和砂轮二村许多房子的外墙上贴着社居委的通知,其中安拖和平村14栋的外墙上贴着的通知指出:因恶劣雨雪天气导致积雪严重,现已引起和平路和平村(应该是从安拖和平村该为和平路和平村)14栋集体户厨房房顶出现塌陷,该处厨房存在安全隐患,请各位居民停止使用,以免出现人身伤害。

本信息员询问居民为什么和平村里居民比较少,有人称有办法的出去居住,投奔亲朋好友,也有房子出租给农民工,一间100元每月。

砂轮二村的居民门上则贴着类似内容的标题“温馨提示”的通知。

在砂轮二村,本网信息员采访了一位七十多岁老人,老人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退伍转业军人,老人称13日晚上他被和平路街道办事处和社居委工作人员安排住在繁昌路菜市场旁的小宾馆,住了四天。老人称他当时就对工作人员指出,这种做法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老人称砂轮二村的土地早就被政府出售给房地产开发商,所得用于瑶海区政府办公大楼的建设,而房地产开发商又将砂轮二村土地转让给其他房地产开发商,如今政府认为土地转让费低了又要求开发商再出钱。砂轮二村的退休老职工们多次上访,到区、市和省级信访部门上访无果,政府信访部门竟然将问题推到社居委了,老人感叹,社居委没有权力,怎么解决问题?!

居住在合肥市科学馆附近的邮政小区的邮政原职工江世洪也是居住在邮政局平房,平房早就是危房了,雨雪天房顶有水渗漏,多年来江世洪多次拨打12345市长热线投诉,希望政府出面协调此事,而每次都是推脱,合肥市政府管不了邮政局,竟然给他送通知书告知危房大雪天不安全,不能住人,如果居住责任自负。第一次雪后的一天,江世洪正在平房院子里刷牙,而雪后晴天正在融化的平房顶的雪带着砖瓦落下差点砸到他。如此,他所在的街道办事处在近日合肥市2018年第二轮大雪时安排他入住位于安徽大学的旅舍。

在安拖和平村、砂轮二村这样的原国企职工小区里,集体宿舍是没有厨房卫生间的,安拖和平村三四十平方米的房子有厨房没有卫生间,小区里有一个厕所。这样的房子即便能住家,但生活极不方便。

本信息员曾经采访在国企工作的一些没有享受过住房福利的下岗失业职工,一位原合肥市搪瓷厂失业职工是上海支援安徽建设的第二代,他没有自己住房,居住在租住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建设的二室一厅的职工住宅,租金要一千元人民币,而他的打工收入仅二千元二百余元。按他的打工收入买不起同样位置的每平方米一万四千元左右的原国企的福利房。

因为赴习仲勋陵园送花篮表达敬意被刑拘取保正等待法院判决的合肥市访民裴莉反映,她也是原国企职工,当年他们夫妻二人带着孩子在外租房居住,而单位不给分房,给单职工分房,她为此感觉不公这才在当年改革开放鼓励职工下海的情况下下海,在市场大潮中拼搏做生意,她也是国企中没有享受到住房福利的职工。

原安徽拖拉机厂一位军队转业职工,妻子是农村户籍居住在集体宿舍里,当他成为中层干部后就能分配的两室一厅的职工宿舍楼,更有工人反映,不是企业职工的人凭借关系竟然也能占用国企住房。

孙悦忠老人告诉本网信息员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曾经申请返回原籍江苏省南通农村,可原安徽拖拉机厂不同意,他无法回乡只得作罢。如果他返回江苏南通,那么他的住房环境生存状态比在合肥市做为国企退休职工要好得多。

其实本网信息员也是国企破产企业安徽拖拉机厂因工伤退休的职工,上世纪九十年代国企开始由分配住房改为住房公积金,而政策是一刀切,并没有给没有享受住房福利的老职工任何补偿,一点点住房公积金在企业破产后也没有了。

一位未退休的领取工伤津贴的老职工反映,他曾就住房公积金之事上访反映,但被告知完全失去劳动力领取工伤伤残津贴的人员没有住房公积金。

一位居住在安拖和平村的老人称工人不如农民,是二等人,那些住房与集体土地农民住房相近的工人对此有很深的感触:上世纪五十年代建设的安拖和平村、砂轮二村的平房,筒子楼,在当时是新建设的,当时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合肥市郊区农民的住房大多还是草房,如今,集体土地上农民住房拆迁,许多农民家庭拆迁补偿安置多套住房,而工人则居住在早已成为危房的筒子楼、平房里。

合肥市原安纺职工为了住房权利曾经堵和平路抗议,最终使合肥市政府对原安纺的大部分危房进行改造,而原合肥市建材三厂的俞伦明老人当年不顾八十多岁的高龄奔走政府部门,是时任市委书记孙金龙批示改造建材三厂职工宿舍,只是那些没有享受到住房福利的,连一间集体宿舍都没有职工则没有“权利”享受到所谓的“棚户区”改造补偿安置。

在安拖和平村的原安徽拖拉机厂的澡堂居住着几万住户是铜陵路改造无法接受当时的拆迁补偿政策由街道办事处将澡堂改造给他们居住,住户比较了原安徽拖拉机厂的房子在铜陵路改造之前被民营企业宝业拆迁,补偿安置在紫街旁就比政府的拆迁补偿安置条件要好得多。
安拖和平村的老职工听说了安拖东村的“棚户区”拆迁安置政策后皆评论为不公平。

做为一个人,除了吃喝穿衣也要有住房,有住房才能生存,才能成家立业,计划经济时代国企职工是低工资,企业必须承担职工的住房福利,而在权力决定一切的社会里,权利没有保障,合肥市一场暴雪,官员们知道暴雪下危房更是危险,屋顶容易被雪压塌,或者掉落砖瓦危及居民人身安全,和平路街道办事处与大通路派出所联合安排砂轮二村的老人住进宾馆旅舍的行为,在民众看来不过是政府的表演秀,那些老人不过是表演秀中的道具,真正尊重人的权利,应该尊重企业(包括破产国企)的职工住房权利,使职工与事业单位和政府公务员一样享有住房权利。

破产国企职工渴盼改善住房条件采访记(图)
http://wqw2010.blogspot.nl/2013/01/blog-post_1434.html?m=1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