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452] [ 5] [ 0]

谢文飞:王默再次失去自由已52天了

来源: 维权网
2019-07-05 09:32:01



我曾以为我可以为王默做点什么,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我什么都做不到。

王默是201942日出来的,514日再次失去自由。514日、15日连续两天有人来找我,可能担心我一气之下又跑到江苏淮安看守所去找王默。很可惜,我这次令所有人失望了。

最失望的还是我自己,为什么我不能抛下一切去找他——这个我心目中最好的朋友和最决绝的自由战士?

515日晚,我确定了王默已进了看守所。一个星期之内彭永和律师签署了委托书,正式介入王默的案件,并积极地准备会见。可是,江苏方面传出消息说,江苏淮安的国保已和王默的父亲达成协议,允许王默在六四之后取保。并且,王伯伯明确表示不赞成人权律师在王默取保之前介入。于是彭永和律师决定过了六四再去会见王默。我由于得到王伯伯的忠告,叫我“悬崖勒马”,且不要与受到监控的王家人联系,出于对王伯伯的尊重和没有保护好王默的愧疚心理,我不敢再联系王伯伯以确认取保的传闻。

六四我因为写了两首诗而失去自由14天,618日才拿回手机。当晚我就从网上知道了彭永和律师610日会见王默被打的事情,我试图了解彭律会见王默的经过,以及通过律师会见来了解王默何以出来才42天就再次被“寻衅滋事”,但网上没有任何消息。

今天,在王默失去自由52天之后,我很震惊地得知王默居然在里面被打了,被什么人打的,被打成什么样却又一无所知。因为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看守所拒绝提供或出示监控视频。我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据说王默被逮捕之后,有人从他家里搜出了一部苹果手机,里面有一些批评某领导人的内容,难道就因为批评了某领导人,当局就可以以暴力殴打批评者来讨好领导吗?

另悉,彭永和律师昨天(74日,美国独立日)前往淮安看守所会见王默遭到拒绝,有关部门表示不允许外地的律师介入王默的案件——这是淮安当地的法律吗?

现在,我很担心,王默被禁止外地律师会见之后,淮安看守所会不会保障王默的人身安全不受到变本加利的伤害?联想到这几年被禁止律师会见的秦永敏前辈和王全璋律师等人的遭遇,我不得不感到忧虑和担心。

谢文飞
201975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