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3075] [ 21] [ 9]

反川普游行现场的粉色毛线帽 竟源自中国女儿的「骗局」

来源: 世界日报
2019-03-14 09:33:02



在四川一个小镇,许多妇人终日织著帽子,只为赚几块钱人民币。一名北漂女儿胡尹萍得知自己的妈妈也是其中之一,既生气又自责,「妈妈大半年的时间就耗在这些劣质帽子上面…」;为了保护妈妈,她拜托朋友扮起帽子商「小芳」,用合理价格收购妈妈的帽子。现在,这「生意」越来越大,帽子还飘洋过海到了美国…

•北漂女儿化名「小芳」 收购妈妈织的毛线帽

3月一开始,胡尹萍为了完成爱尔兰「绿帽子节」的150顶帽子订单,夜晚变白天地连轴转。

飞针走线完成这批订单的人,是胡尹萍远在老家的妈妈和妈妈身边的一群阿姨。

四年前,胡尹萍偶然撞见妈妈瞒著自己织的毛线帽子堆成小山,便开始以「小芳」的名义收购妈妈编织的毛线帽,并对妈妈谎称「小芳」是北京的外贸公司。

2016年她把收藏的帽子办了一场艺术展览:「小芳」。最近两年,「小芳」这个艺术项目带著妈妈织的帽子漂洋过海,去了香榭丽舍大道的展厅、美国反川普大游行的现场,当然还有3月的爱尔兰「绿帽子节」……

家乡的阿姨们听说胡尹萍妈妈织的帽子被北京的外贸公司收购,纷纷要求加入,胡尹萍只好硬著头皮收购起阿姨们织的帽子。

为了让小镇里50多个「妈妈」的一针一线更有价值,胡尹萍萌生出为她们创立一个品牌的念头,就叫「胡小芳」。

胡尹萍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从事雕塑艺术创作。她和另一半都是北漂。

•妈妈手都磨伤了 每顶帽子却卖不到7元

2015年9月,胡尹萍到成都去看展,因为离老家很近,就想回趟家。她特意没打招呼,没想到一进家,两个大麻袋堆在屋里。打开一看,装得满满的毛线帽,全是千篇一律的老太太帽子。

她很惊讶, 「怎么织这么多帽子?」妈妈先说是打发时间,后来才告诉她,这些毛线帽是等著收购的人来镇里收走,每顶帽子能卖6.7元人民币。胡尹萍听了很心疼,「这是她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织的。」

更让胡尹萍心疼的是,整个小镇的妇女都在织这种劣质的毛线帽。

妈妈整个冬天在家里一直织,因为毛线很粗糙,手磨得很痛。胡尹萍明白「妈妈是个要强的人,她不愿意白白接受我的帮助。」

回到北京,胡尹萍每个月给家里打钱,但是妈妈永远第一时间存到银行。 「他们习惯了过非常勤俭的生活,不让她织她还会别扭。」

「那我就自己来收购好了。」她找到自己在北京最好的朋友,让她化名「小芳」、虚构成外贸帽子收购商,联系妈妈谈订货、签订单。

有公司、有地址、有联系人,通过「小芳」的接洽,和妈妈「谈生意」的过程很顺利。

•「小芳」的订单 让妈妈织出创意与自信

最开始胡尹萍从网上买毛线,寄给妈妈,说是小芳那边出毛线,让她织完寄给小芳,小芳会支付酬劳,25块钱一顶,织得好还发点奖金。

「我买的毛线都是纯羊毛的,日本进口的,妈妈跟我讲:『小芳给我的毛线都很好,我这一辈子都没有织过那么好的毛线』。」胡尹萍妈妈是一个很传统的妇女,很本分地想:人家给我这么多钱,那我是不是可以给人家织好看点?于是,织著织著开始变著花样织,设计了很多新帽子,还自己发明了名字。

最初给小芳寄快递的时候,胡尹萍妈妈都写老伴的名字,不愿意写自己的名字,认为男人才是家里的支柱。「后来她靠这件事挣钱了,在家里有了一定的地位,她主动说『写我的名字』。她还告诉我,『别人都非常嫉妒我,这么好的毛线别人见都没有见过,我每次拿出来人家都说让我分一点毛线给她们,我舍不得给』。她学会了拒絶,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家庭妇女,以前哪会拒絶?」胡尹萍说。

妈妈为了让这些发往北京的「货」更吸引人,开始琢磨更复杂的编花,搭配多种颜色。「她变得会时时留心观察身边的一切,像看到电视里打劫戴的头套,她就织了一种只留两只眼睛的帽子,还有像飞碟一样的帽子。」这些变化,让胡尹萍感到妈妈焕发出一种自己从未感受过的生机。

接到小芳订单不到半年,小镇里的阿姨们也都参与进来,妈妈不但帮著招呼组织,还替阿姨们出头谈价格。胡尹萍发现,妈妈的自信心也因此提高,并且在生活中有了自我,不再只是围著一日三餐转。「我希望她尊重她自己,不再为我或是这个家庭而活。」

尤其是上网、发微信、发快递等等这些与从前大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妈妈特别积极地去学习、去接纳,像变了一个人。胡尹萍觉得,这个技能让妈妈的自我价值得到满足,有了存在感。

•妈妈织的帽子 到了美国反川普游行现场

为了圆这个「谎言」,多年独自「北漂」的胡尹萍让自己从老家「蒸发」。

为了不露出马脚,「刚开始和妈妈通话都要录音,不然下一次都不知道上一次怎么说的。」后来她刻意保持距离,完全交给小芳来做。庆幸的是,至今没有引起妈妈的怀疑,妈妈一直带领著阿姨们沉迷在用双手赚钱的幸福中。

胡尹萍不想让妈妈知道真相的原因:「妈妈现在很自由、很开心地在织帽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一旦知道真相,她立刻会担心,花了这么多钱收帽子,还让这么多人一起做这个,你钱从哪里来?这些帽子有没有卖掉?你生意好不好?你有没有赔?这种焦虑不会让她开心。」

保护妈妈是胡尹萍的底线,就像自己北漂的时候,无论有多难,向家人展示的始终都是自己最好的一面,彼此间都不想让对方有过多的担心。

胡尹萍不舍得卖妈妈织的帽子,索性都收藏起来,做成一个特别的艺术项目:「小芳」,通过展览与更多的观者分享。「有的藏家看上了我也不卖。」

2017年3月,纽约一个访问者跟胡尹萍谈起需要手工编织的粉色毛线帽,给反对美国总统川普的女性佩戴。于是,四川乡村妇女们亲手编织的毛线帽漂洋过海到了美国。

「她们没出过国,但织的帽子出国了,她们也可能都不知道美国总统是谁,但她们做的东西跟美国总统发生了关系,这让她们的存在感爆棚。」

•「定价100多元的帽子不太能打开很好的销路」

2017年底,为了持续激发这些「妈妈们」的创造力,胡尹萍开始策划「制造」一场法国比基尼大赛。

一年过后,85件最好的手工比基尼完成。她把这些比基尼拍摄下来,并PS到全世界最顶级模特的数码照片上。在这个过程中,她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创意,比如两只在草丛里谈恋爱的瓢虫,高速路与红绿灯……胡尹萍说:「它们要穿在最美的模特身上,穿给全世界看!」

2018年底,「毛线比基尼秀」在北京的箭厂空间展出,胡尹萍为这个艺术项目取名「雪白的鸽子」,她相信在未来这些质朴又充满灵性的比基尼会登上真正的舞台。

织帽子已经是阿姨们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了,面对50多个阿姨提出「多点订单、涨点工钱」的要求时,胡尹萍更多是满足她们,「小芳说我这样不对,有点儿太宠著她们了。」

胡尹萍曾尝试开了网店,但订单寥寥,「为了不伤害妈妈们的手,我给她们定的都是很好的纯毛毛线,比较贵。各种成本算下来,定价100多元一顶的帽子不太能打开很好的销路。」

胡尹萍一直靠做别的项目挣钱支撑著这些订单。她进一步思考,如何为帽子们找到销售出口,但是,「打造一个品牌,这个体系比我的想像庞大得多。」(中国新闻组整理)

织帽子的阿姨们。(视频截图) 织帽子的阿姨们。(视频截图)
胡尹萍妈妈织的帽子。(取材自微博) 胡尹萍妈妈织的帽子。(取材自微博)
四川小镇妈妈们亲手编织的粉色毛线帽,成了美国反川普游行现场的「配备」。(取材自北京青年报) 四川小镇妈妈们亲手编织的粉色毛线帽,成了美国反川普游行现场的「配备」。(取材自北京青年报)
精致的毛线帽。(取材自北京青年报) 精致的毛线帽。(取材自北京青年报)
胡尹萍的「小芳」。(取材自北京青年报) 胡尹萍的「小芳」。(取材自北京青年报)
小芳帽子的广告。(取材自微博) 小芳帽子的广告。(取材自微博)
每次接到麻布袋,看到袋里装著妈妈织的各式帽子,就让胡尹萍感到温暖。(视频截图) 每次接到麻布袋,看到袋里装著妈妈织的各式帽子,就让胡尹萍感到温暖。(视频截图)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