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086] [ 19] [ 2]

成都拐卖儿回家了!这个拥抱,他们等了24年

来源: 世界日报
2018-04-16 10:03:01



她3岁被拐卖,24年后全家骨肉重逢…在众多拐卖儿故事中,这一家人算幸运的。有多少家庭数十年奔波,却只能在暗夜哭泣?

王明清前一天早上4点多才睡著,7点就醒了。放在平常,他早就困了,但这天一点都不觉得。现在,他是一个要和女儿团聚的父亲了。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24年。自从3年前他成为一名滴滴司机,他的「疯狂寻女」贴到车上,给乘客讲述。3年来,1000天,他开网约车接了1万多单,讲述自己寻女的次数已经不能数清。去年,滴滴公益介入,随后全中国媒体跟进,然后中国模拟画像顶级专家、山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物证鉴定中心高级工程师林宇辉出手……。

最后,奇迹出现了。

这天,下午2点10分,成都双流机场,一架从长春飞来的班机抵达,27岁的康英身穿白色衣服,牵著8岁的女儿,丈夫抱著才18个月大的儿子紧随其后。

早早等待在此的民警对康英说,欢迎回家。康英几乎说不出话,只能用手臂掩面,未语泪先流。「全世界都说我没有妈,我有!」半晌,她带著哭腔说出了这句话。

回家 她终于有妈了

另一边,王明清一家四口在位于成都龙泉的家中等待著女儿的回家。等见到女儿,王明清想给她第一个拥抱。「如果她小的话,我肯定会把她放到我肩膀上,像我女儿以前在我身边一样。」王明清还记得,女儿凤娃子小时候很乖,在他肩膀上的时候,妻子逗女儿,你去拉你爸爸的耳朵!凤娃子从来都说,不,我爸爸的耳朵要痛。

凤娃子就要到家了。小区里的气氛也与往日不同,听说过王明清寻女经历的人,和许多媒体纷纷来到现场见证。「祝贺被拐宝贝顺利回家」的条幅被高高挂起,王明清夫妇和凤娃子的弟弟妹妹也每人准备了一张横幅,上面分别写著「姐姐,我好想你」「姐姐,我爱你」「孩子,欢迎你回家」。

下车了,攒动的人潮一下子涌上去,谁都想看一看这个24年没找到家的女儿。从小区到进屋的短短几步路,康英一家人走了近半个小时。

屋里,四川公安民警正在向王明清夫妇宣布DNA鉴定结果,民警宣布,王明清夫妇为康英父母的生物学可能性大于99.99%,听到这个消息,王明清举起右手,向民警久久敬礼。

寻女 转行开滴滴车

他盼这一天已经盼了24年。自从1994年1月8日,3岁多的女儿在成都九眼桥边不慎丢失,他和妻子就开始了疯狂寻找。

头几个月里,夫妇俩日日夜夜都在一条街一条街、一条路一条路地找,凌晨1点多才肯回家。火车站、汽车站、福利院都留下他们寻女的足迹。吃不下饭,夫妇俩一个月才吃5斤米。在报纸登寻人启事,还到派出所报了案,仍然毫无进展。

2015年6月初,47岁的王明清成为一名滴滴网约车司机。王明清觉得,这份工作可以让他接触到五湖四海的乘客,也许离找到女儿就更近一点。当了专车司机,3年来,王明清接了1万多单,在成都的大街小巷辗转。遇到健谈的乘客,他就会说起找女儿的事,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

2017年2月,王明清所在的滴滴平台将他的故事报导了出来,越来越多的媒体和爱心人士关注到他。

为帮他寻女,滴滴公益调集20个城市「敢扶公益车队」参与到寻人行动中,制作约5万张寻人卡和车贴,通过滴滴城市团队联合车主俱乐部,发放给滴滴司机及热心的社会车辆司机。

去年3月,中国模拟画像顶级专家、山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物证鉴定中心高级工程师林宇辉的女儿注意到王明清的故事,她请求父亲帮帮另一位父亲。

重逢 狂哭数十分钟

林宇辉向王明清要来他们夫妇和子女的照片,还要了其旁系亲属堂兄弟的照片。加上对他们对凤娃子小时候相貌的描述,以及搞清楚她与父亲还是母亲较为相像等问题后,为凤娃子画了两张像。

正是这两张画像,被远在吉林的27岁女孩康英看到,让王明清24年的希望等来了结局。

4月2日,王明清曾说,给女儿一家准备的第一顿饭是汤圆,「团团圆圆嘛」。等真的见到女儿一家,两家人哭成一团,数十分钟不能平息。

这天的王家很是热闹,亲朋好友、各路热心人士挤在小小的客厅里。阔别24年的女儿和父亲坐在沙发上,王明清拉著女儿的手,哽咽著对一旁的人群说,「我的女儿找回了」,回来了,回来了,一连说了三遍。

王明清的妻子坐在康英的右手边,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女儿,「要不就叫康英吧!」王明清则坚持,还是要叫凤娃子。僵局是由坐在中间的康英自己化解的,她说:「我是爸妈的王凤,养父母的康英。」

从家里失散的时候,康英还是个3岁多的小丫头。如今,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1岁半的儿子眼睛圆滚滚的,坐在康英的腿上好奇地向四处张望。王明清的儿子、康英的弟弟给他拿来了香蕉和橘子,康英低下头对儿子说:「这是你舅舅,亲舅舅,你有舅舅了。」

8岁的大女儿留著娃娃头,头上戴著一只白色蝴蝶结发卡,正拿著一束花把玩。趁王明清不注意,她调皮地把花放到了王明清的头上。

「哎唷!」外公王明清和外孙女一起笑了起来。

●拐卖儿,知多少?

儿童拐卖除造成家庭破碎,被拐儿童因为没办法报户口,无法享受社会福利,成了社会问题。拐卖儿童问题引发民众对中国限制生育政策的反思,担心「杂音」四起,官方鲜少指出实际被拐儿童人数,每年官方统计的拐卖案也仅有几百起。

中国「宝贝回家」网站指出,被拐卖儿童可能会流落街头乞讨,财新网2015年曾报导,据中国民政部估计,流浪乞讨儿童数量在100万150万左右。在一些乡村地区,买卖儿童形成完整的地下黑色利益链。(中国新闻组整理)

24年前,在成都九眼桥卖水果的王明清与爱人,一时疏忽导致3岁女儿王启凤走丢,从此王明清开始了漫漫寻女之路。图为发放寻女小卡片的王明清。(中新社)
24年前,在成都九眼桥卖水果的王明清与爱人,一时疏忽导致3岁女儿王启凤走丢,从此王明清开始了漫漫寻女之路。图为发放寻女小卡片的王明清。(中新社)
王明清、刘登英夫妇寻女24年。(取材自华西都市报)

王明清、刘登英夫妇寻女24年。(取材自华西都市报)
康英(白衣者)与母亲刘登英4月3日在四川成都,相拥痛哭。(新华社)

康英(白衣者)与母亲刘登英4月3日在四川成都,相拥痛哭。(新华社)
母亲刘登英在四川成都举著「孩子欢迎你回家」的牌子等待康英。(新华社)
母亲刘登英在四川成都举著「孩子欢迎你回家」的牌子等待康英。(新华社)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