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3403] [ 37] [ 4]

黑色利益链!盗卖野生动物 利润堪比贩毒

来源: 世界日报
2018-05-14 15:33:01



据调查发现,目前,在暴利驱使下,市场催生出一条「捕猎—运输—贩卖—消费」野生动物的利益链。在这条黑色利益链上,一只野生动物从猎人手中经四、五个环节层层转手,最终价格可翻十馀倍。

★货车被拦截 4300鸟兽困牢笼

近日,江西警方截获一辆从安徽开往广东的货车,车上满载野生动物。清点的结果让办案人员感到震惊:各类鸟兽4300馀只,眼镜蛇、五步蛇等600馀公斤。目前,大批被截获野生动物已死亡,幸存的动物陆续放归自然。

这辆从安徽出发的大货车日前趁著夜色进入江西境内。江西省森林公安局直属一分局副局长杨义高接到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的电话举报,「有一辆涉嫌非法运输野生动物的大货车正往江西境内驶去」。

晚上6时许,涉案车辆被截停。货车被带到江西省野生动植物救护繁育中心进行清点。「货车车主没有携带任何和运输、饲养野生动物相关的合法证件,已被刑事拘留。」杨义高表示,这是近年来江西查获活体野生动物最多的一起案件。

经清点,货车上的野生鸟兽包括黄麂、猪獾、狗獾、白面狸、鹭鸟等4300馀只,另有眼镜蛇、五步蛇、乌梢蛇等爬行类600馀公斤。

★阵阵的哀鸣 近40%动物死亡

「铁笼中的黄麂已被扒皮,野猪哀号不止,斑鸠、夜鹭等鸟类更是惊恐不安,纷纷从刚剪开的口子挣扎而出。其中,上千只幼鸟已奄奄一息。」虽然时间已经过去近一周,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小肖仍忘不了这些野生动物的阵阵哀鸣。

野保专家表示,经专业评估后,计画将这些野生动物分批放生。办案人员和专家日前到江西省抚州市马头山自然保护区,将300馀公斤蛇类放归自然。

江西省野生动植物救治繁育中心主任汪志如表示,由于在此过程中被雨淋以及伤口感染等,有近五分之二的动物死亡。

★被层层转卖 价格飙升十馀倍

据了解,江西因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外省野生动物贩子向广东等野生动物主要消费地偷运贩卖的途经之地。近年来,江西森林公安破获了大量跨省非法运输贩卖野生动物案件。

经调查发现,在暴利的驱使下,市场形成了一条从非法猎捕、运输到贩卖野生动物的完整利益链。其中,销售捕猎工具的设备生产商、负责「洗白」野生动物的养殖场、负责收购转卖的商贩,组成了一张错综复杂的网络。

据悉,猎物层层转手,「身价」可飙升十馀倍。一些犯罪分子向警方交代,这个行当「利润堪比贩毒,但犯罪成本又很低」。例如,猎户出售的野生菜花蛇每公斤60多元人民币(逾9美元),终端收购价可达每公斤600多元;野生天鹅一只千元左右,终端收购价超过万元。

「一般查获此类案件,执法部门往往没收或进行行政处罚,情节特别严重的可判十年有期徒刑。但据不完全统计,此类案件80%判的是缓刑,无法有效威慑不法分子。」江西省森林公安局法制办黄小勤说。

办案人员透露,在一些野生动物交易频繁的县一级地区,有长期非法收购野生动物的商贩,他们会将收购的动物卖给市一级的老板进行「洗白」。由于通常办理了合法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这些人以此为掩护将收购到的动物大量贩卖到消费市场。

「犯罪嫌疑人虚假身分众多,网络交易很难跟踪。」黄小勤表示,不法分子还可以透过视频聊天的方式看货并称重,谈好价钱后直接透过网路支付工具转帐,省去了很多中间环节。

在这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透过社交工具向商贩群发消息,挨家挨户收购野生动物,再打包运往广东清远等地。

★毁灭性更大 捕猎设备智能化

近年来,虽然各级执法部门对野生动物非法猎捕、贩卖保持高压打击态势,保护野生动物成为社会共识,但相关案件依然频发。

办案人员表示,非法猎捕、运输、贩卖野生动物的案件频发,还在于野生动物捕猎行为通常发生在深山老林,很难被抓现行。一些商贩采取「就远不就近」原则,专门贩卖到外地以规避打击。

黄小勤建议,野生动物流入地要加大对终端环节的整治,这比打击流通环节更有效。「因为,在流入地经营野生动物的餐厅场所固定,方便执法检查,而在猎捕和流通环节,多是流动作案,打击难度大。」

此外,捕猎设备智能化问题需要引发关注。据悉,从原始的捕鸟网、捕兽夹进化升级为智能电网、智能电捕兽器,捕猎效率成倍增长,给大范围内的野生动物造成毁灭性伤害。

在网上可搜索到不同厂家生产销售的多种规格的捕猎器,价格数百元至数万元不等。比如,其中一款野猪捕猎机标价5600元。商家表示,机器能自动全功率瞬间升至超高压,将猎物击毙,此机用于专捕50公斤至450公斤以内大型动物。为了吸引买家购买,广告专门标明:「马上行动——月赚万元的人就是你。」

在这起案件中,「野生动物救助最后一公里」问题愈加凸显。一些野保志愿者发现,不少省份的野生动植物救护繁育中心存在基础设施差、人员配备少、经费紧张等共性问题,难以有效开展工作。

汪志如说:「我们主要靠林科院、野保部门挤出来的科研经费支撑运转,经费、人员都满足不了动植物救助的需求,建议政府加大扶持力度。」(中国新闻组整理)

南昌市林业局组织人员在江西省林业科学院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所里清点野生动物数量。(取材自微博) 南昌市林业局组织人员在江西省林业科学院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所里清点野生动物数量。(取材自微博)
铁笼中的野猪哀号不止。(取材自微博) 铁笼中的野猪哀号不止。(取材自微博)
疑似黑麂已经被残忍地扒皮,它死前非常的痛苦。(取材自微信) 疑似黑麂已经被残忍地扒皮,它死前非常的痛苦。(取材自微信)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