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1050] [ 15] [ 8]

徐悲鸿视若珍宝《八十七神仙卷》画卷的传奇与谜团

来源: 世界日报
2018-05-13 00:33:01



《八十七神仙卷》几乎是1980年代前学国画、白描和人物画的教科书,不临摹该画卷就像没有入门。《八十七神仙卷》真迹4月初首次全卷开放,此画由徐悲鸿于1937年购入,始终被大师视为珍宝收藏。

此画由徐悲鸿于1937年向一位德国公使遗孀购入,后历经被偷、急得病倒、筹措重金几乎倾家荡产,最后购回等波折。

4月初,《八十七神仙卷》真迹特展的最后一天,人气依然高涨。《八十七神仙卷》是中央美院建校100周年「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中最受瞩目的藏品。观众需要排几个小时队,才得以在恒温恒湿的15米长的玻璃长柜前,匆匆一睹这幅绢本白描长卷的真容。

据徐悲鸿纪念馆副馆长、徐悲鸿孙子徐骥介绍,自1953年徐悲鸿去世后,看过这张画原作的人不超过十个。

「悲鸿生命」策展人、中央美院美术馆理论出版部主任红梅还破天荒地将《八十七神仙卷》真迹和一幅北宋武宗元《朝元仙仗图》高仿品摆在一起——徐悲鸿曾对这两幅作品进行比较研究。

悬!  87个神仙或88个神仙?

88岁的中央美院原民间艺术系主任、徐悲鸿的学生杨先让教授应邀回校看了「悲鸿生命」展览。他到场时,盖有「悲鸿生命」印章的《八十七神仙卷》「真身」还没有到,看的还是高仿品。「我以前看得多了,不但看,还摸过。」毕业后,杨先让所在的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过《八十七神仙卷》。

1990年代,杨先让旅居美国时,王季迁收藏的《朝元仙仗图》原作给很多人看过,纽约艺术家圈子对此议论纷纷。一位中国艺术家曾告诉杨先让「棒极了」,意思是完全能超过《八十七神仙卷》。杨先让判断对方当时还没有看过《八十七神仙卷》。杨先让看过永乐宫等一系列中国壁画,认为最好的范本还是徐悲鸿手里的《八十七神仙卷》,「因为我们都临摹过,太知道线条的重要性、人物组织的疏密的关系,太精采了。」

这次展览上,杨先让对比了《八十七神仙卷》和《朝元仙仗图》。「从线条就看出来,虽然《朝元仙仗图》挺好的,但是跟《八十七神仙卷》没法比的。」

「画面主体绘有87位道教人物白描图像,其中有3位带有头光的主神、10名武将、7位男仙、67名金童玉女,由画面右端向左端行进。」李淞指著两幅画对比说,「完整的应该是88个,《八十七神仙卷》和《朝元仙仗图》各少半个,一个少头上,一个少尾上,应该是装裱时抹去了。」

惊!  1万港币+7油画换得

「得见神仙一面难,况与侣伴尽情看。人生总是葑菲味,换到金丹凡骨安。」这是1938年徐悲鸿第一次为《八十七神仙卷》写的跋的最后几句诗。1948年,这幅画失而复得后,徐悲鸿重录,在第二篇跋中又写了几句:「想像方壶碧海沉,帝心凄切痛何深。相如能任连城璧,愧此须眉负此身。」红梅对相隔十年的两篇跋的理解是——「他说,人家蔺相如都能保持完璧,我居然把你丢了,我愧此须眉。他又买回来以后说,我的凡身又保护了你,我的心安了。」

1937年5月,徐悲鸿在香港大学举办画展,作家许地山邀请他参观德国一位公使遗孀的收藏,由于公使遗孀准备回国,打算出手公使收藏的一箱中国古代书画,索价并不贵。徐悲鸿翻看公使的藏品,从中惊见《八十七神仙卷》。徐悲鸿难以掩饰惊叹之情,表示只要这一幅,公使遗孀猜到了此非凡品,索价立涨。最后,许地山从中撮合,徐悲鸿以1万元港币另加他本人的七幅油画,购得此画。徐悲鸿认为此画可能是唐代画圣吴道子所画的草稿。

痛! 「神仙」被偷 徐病倒3天

徐悲鸿将此举视为「流亡之宝,重为赎身」。他把宽30厘米、长292厘米的《八十七神仙卷》卷起来裹了布套,放在一个红木盒子里,随身携带。

1938年,徐悲鸿应泰戈尔之邀,经广州、香港下南洋到印度,一路带著《八十七神仙卷》,尽曲折艰难之事。1941年,他打算从新加坡去美国办展,太平洋战争爆发,只好从仰光回到昆明。不料1942年5月10日,空袭警报时,《八十七神仙卷》在他住居的云南大学寓所被偷走。「于是魂魄无主,尽力侦索,终不得」,徐悲鸿病倒了三天。

喜!  20万+10几幅画购回

两年后,中央大学的一位女学生告诉徐悲鸿有人在成都市场出售《八十七神仙卷》,徐悲鸿花20万元重金加自己的十几幅画购回此画。但经过窃贼重新改装,「悲鸿生命」印被挖去,题跋及考证材料也悉数遗失。

失而复得后,徐悲鸿就托出版家舒新城在香港中华书局印制了一版,但直到1946年,徐悲鸿才在上海见到。

徐骥记得,2013年奶奶廖静文去世前,除了李淞以及谢稚柳的夫人陈佩秋,再无其他人看过此画。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北京市文物局要求把《八十七神仙卷》送到国家博物馆展览两个小时。琉璃厂东街装裱师刘金涛花了几个月精心修复。由于这幅画在库房尘封太久,绢布断掉的地方就需要在后面加固一个舌条,把断裂处接在一起,画背后总共贴了上千根舌条。

国博展厅里用的是日光灯,画收回来时,徐骥发现画有些发白,吓坏了,以为被掉包了。「赶快再重新点看舌条,一打开后面舌条密密麻麻的。一看还是那一张。」

奇!  教科书未写进美术史

「几代人临摹《八十七神仙卷》,很少有人看到原作,怎么能不轰动?」据红梅介绍,中华书局和人民美术出版社先后出版了《八十七神仙卷》,广泛影响国画界。红梅说,「直到1980年代前,学国画、白描和人物画的,不临摹《八十七神仙卷》就好像没有入门,几乎是教科书的性质。」

然而,被视为「教科书」的《八十七神仙卷》,却一直没有进入中国美术史,中国美术史中只有关于《朝元仙仗图》的记载。对此,看过两幅真迹的李淞说,最主要是年代和作者问题达不成共识,「其实那些文物家、鉴定家们都没有看过《朝元仙仗图》,他们觉得它既然是北宋初的,它比《八十七神仙卷》画得完整,向后一点吧,于是就把《八十七神仙卷》说成是南宋的。所以,后来所有美术史的著作全都有《朝元仙仗图》,而没有《八十七神仙卷》。」(中国新闻组整理)

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的徐悲鸿艺术大展上,充满传奇色彩的《八十七神仙卷》真迹首次全卷展出。(中新社) 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的徐悲鸿艺术大展上,充满传奇色彩的《八十七神仙卷》真迹首次全卷展出。(中新社)
《八十七神仙卷》局部。(中新社) 《八十七神仙卷》局部。(中新社)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