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3847] [ 13] [ 7]

4人拍摄15年 记录流逝河与人

来源: 世界日报
2019-04-24 11:33:01



仅凭一个人的能力拍摄一条蜿蜒数千公里的河流,是否可能? 王景春、郭现中、陈杰、吴俊松四位资深摄影师与资深图片编辑、策展人郑梓煜, 一起挑战了这一设想。

2016年起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的工作最终呈现为在上海和深圳展出名为 《逝者如斯》 的展览,以「水」隐喻时间的流逝,展出关于长江三峡、金沙江、怒江、澜沧江四条江河流域的风物和居民的摄影,加上王景春此前拍摄的三峡照片,作品时间跨度长达15年。除了记录这些「母亲河」自然环境的变迁,他们更倾心于记录一代代靠水而居的人和这些人不断变迁的生命轨迹。

•长江三峡/留下历史横断面

曾供职于媒体的王景春,在从业的30馀年中拍摄了大量与「水」相关的主题,「江河」的计画也是由他第一个提出的,他的拍摄对象是长江三峡。三峡地区孕育了巴楚文化,被视作「鱼米之乡」,过去曾经居住著4亿人,但随著2006年三峡正式蓄水,水位175米以下的十几个县市或已沉入水下,或部分淹没。

曾数次前往三峡库区的王景春拍摄到了城市淹没前的历史横断面。在四川涪陵,600年历史的老城墙混杂在残垣断壁、垃圾和窝棚之间,人们用城墙做墙搭棚子住,用城墙挡风,架炉子、生火、做饭,也在城墙下面支起桌子打麻将。在重庆云阳的旧城,孩子们在断壁之间玩耍,野狗正在悠闲地踱步。

十几年之后,王景春再次寻访故地,当年记录下的老城景象已经长眠水底,新城高楼林立,现代感十足。

•金沙江/人们与自然抗争

长江在四川宜宾以上的部分被称为金沙江,因在宋朝时期出现大量淘金人而得名。跌宕起伏的江流正如金沙江流域人们的性格和命运:坚韧、顽强,他们与自然进行著持久的抗争。

这里矿产丰富,同时地质构造复杂,灾害频发。密集的矿山开采造成了严重的污染。

曾获中国新闻奖、荷赛奖的陈杰,平日里的报导关注水利开发造成的移民、污染,以及这些问题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为了拍摄,他十几次进入金沙江流域,自驾行程高达3万公里。他的摄影有许多反映了矿区对河流的破坏。

陈杰另外一组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是对「悬崖村」的拍摄。2016年5月的一次拍摄中,他徒步进入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的阿土列尔村。

村民的生活需要通过垂直挂在悬崖上的藤梯与外界相连,孩子们必须要在家长的保护下爬藤梯外出求学。为了生计,这些孩子从小就要承担砍柴等家务,而他们的六一节礼物,就是爸爸在午餐中加的两道菜。恶劣的自然环境与贫困相伴而生。

陈杰的报导发出后,四川省委和凉山州委迅速采取行动。如今,「悬崖村」建造了便于行动的「天梯」,还开发了关于攀岩的直播节目,开发「网红经济」。因为摄影,村民们的命运正在一点点被改变。

•怒江/当传统碰撞开发

怒江的上游部分性情温和,被称为「那曲河」,到了中下游地势变幻莫测,因此得名「怒江」。虽然野性难驯,但同时它的原始性也得以保存,被称为西南「最后一条自由奔腾的大河」。

拍摄过《疫苗之殇》等知名「硬新闻」图片的郭现中,对自己要拍摄的这条大河心仪已久。他的视觉语言也被这条大河感染而变得柔软、空灵起来。这趟路途一点也不比那些调查性的新闻报导容易,因为遭遇了几次雨季塌方,拍摄过程变得极其艰难。

这里早就有著开发水电的规画,但因反对声浪较大一直搁置,由宗教传统带来的单纯的幸福感与闭塞引起的贫困,始终是居民们生活的两个极端。所谓「有著最怵目惊心的贫困,也有著最坚定的信仰」。  

怒江周边的某些村落,甚至还保留著茶马古道运送物资的马帮,用于向交通不变的地区运输货物。郭现中也拍到了茶马古道在这里的最后遗迹——悬崖峭壁之上的一条小路,还拍到了自制十字架的村民、教堂里打扮成天使的女孩、独自苦修的神父和晚间祈祷的大教堂,拍到了需要通过溜索渡江才能外出采购的一家人。

「也许过不了几年,古老生活方式就会在怒江大峡谷里彻底绝迹。这是时代的进步,但也是一种传统的消逝,我只是要赶在它们消逝之前记录下来而已。」郭现中说。

•澜沧江/犹如受困的巨龙  

自然学者曾把澜沧江比作一条「被困住的巨龙」,「灯下黑」的地理环境让当地的生物多样性得以保存。因为在水电开发方面比怒江起步更早,澜沧江附近的居民们也时刻受到工业化侵扰。澜沧江周边的生态与怒江有相似之处,但它更像是另一个受到侵扰「版本」的怒江。曾在云南工作数年,对当地充分了解的吴俊松,记录了随著大时代变迁而变化的、或是坚守著传统的那些人和事。

经济问题是影响人们生存发展的最敏感因素。位于澜沧江源头的青海玉树杂多县是优质虫草的产地。受全球变暖的影响,虫草适宜生长的环境逐渐变化,虫草资源受到严重威胁,让种植者无所适从。在云南香格里拉也发生著类似的故事,世代种植青稞的田地,现在几乎全部改种了更值钱的玛咖。不少当地人因此发财致富,但没过多久,市场波动,这一珍贵植物也变得迅速无人问津。

仍有人在生活方式的变化之下坚守传统,杂多一位17岁的女孩自愿按照当地习俗成为「当家女」,要一辈子守著父母、牧场和牛。香格里拉一位元民间音乐人让才旦常年自费在藏区收集老艺人的歌曲,因为「再不收集,活在民间的歌谣就会永远消失了」。

这传统和现代夹杂的奇异景象,在现代化的中国已经难得一见。吴俊松选择尽可能用白描的方式记录这一切,他说,评判并不是他追求的重点。

郑梓煜将200多卷底片的小样一一看完,便有了「恍如隔世」之感,他希望这些摄影能够在现实层面推动「哪怕是很微小的进步」,也是涓滴不漏的。

(中国新闻组整理)

俯拍的通天河流经青海省治多县段,形成「草帽」状大拐弯。(取材自中国新闻周刊) 俯拍的通天河流经青海省治多县段,形成「草帽」状大拐弯。(取材自中国新闻周刊)
图为云阳雨中的垂钓者。(取材自中国新闻周刊) 图为云阳雨中的垂钓者。(取材自中国新闻周刊)
德钦奔子栏石义村的村民在新年祭拜神山。(取材自中国新闻周刊) 德钦奔子栏石义村的村民在新年祭拜神山。(取材自中国新闻周刊)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