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4663] [ 20] [ 6]

下金蛋的山东小村

来源: 世界日报
2018-02-13 01:33:02


距离央视《非常6+1》节目砸碎第一颗象徵好运的金蛋,转眼15年了。如今的中国,每天大概有40万人砸碎一枚售价一两元的石膏蛋,抽一次奖,求一遭好运。很少人知道,这些蛋八成来自同一个村,它们为山东临沂一座名为水湖的村庄带来了真正的好运气。

金蛋的巨幅海报挂在水湖村口,村委会办公楼的屋顶挂上了「电商服务中心」的招牌,办公室墙外贴满了「互联网+」的海报。路边、屋顶、每家每户的院子里,铺满了上漆后晾乾的蛋。午后阳光渐烈,它们映射出耀眼的光。

●狂销 年产值三亿元

这些光隐藏著财富:水湖村约2600口人,2200多人从事金蛋产业。平均每天有200多辆重型卡车运走30多万枚金蛋,一年过亿枚的销量带来近3亿元的产值。

水湖村宽阔的主路直通著高速,很多人家门前挂著「电商扶贫示范户」的牌子,屋外停著小轿车。过路的司机很茫然:「我是不是走错到镇上了?」

可是鼻子提醒路人没有走错,空气里金蛋漆的酸味儿,正是独属于水湖村好运的味道。水湖村有七家金蛋加工厂,近百家设有网店的作坊,另外千馀人为代加工散户。

56岁的孙允兵把加工厂开在村里地势略高的地方。作为水湖村金蛋生意的「鼻祖」,在他身后,几十个工人把石膏浆倒进椭圆的金蛋模子,先摇匀定型,乾后敲开模子,用锋利的小刀刮掉粗糙的毛边,再浇金漆。

上世纪80年代,孙允兵骑著自行车去学校门口卖石膏像,一天下来,大概60、70块。2006年,客户给了一笔上万枚金蛋的生意,孙允兵没经验,赔了1万多块钱。

转机发生于一根网路线。孙允兵读大学的儿子回家,给家里通上网,把父亲卖不出去的几千枚金蛋挂在免费的商务信息网站上。孙允兵只记得,那时一个月的网费要40块,他心疼得不行。

也正是在2006年这一年,每天有900万名城市居民点击使用淘宝网。中国第一个「淘宝村」,徐州市东风村刚萌芽,卖出了自家的第一件商品——一件仿制宜家的家具。

孙允兵体会到了网路的神奇:南方一家皮鞋集团在全国促销抽奖,一口气订了几万块的货。成本1块多的金蛋,一家财大气粗的国企直接报价13块,「生意好做,一颗蛋平均赚4、5块。」

被网路推著走显得顺其自然。2009年,免费信息网站不再走俏,他就去搜索网站为金蛋竞价排名,一次点击几毛钱,五、六千块钱几天就没了。循著广告打电话的人不少,可真正下单的没几个。过了将近一年,一位做生意的朋友告诉他,如今流行的是「电子商务」,他才第一次听说「淘宝」。金蛋带来了真金白银,孙允兵称自己赚了上百万。

「2013年下半年,出现十几户做金蛋。2014年就上百户了。」随著孙允兵投入百万,扩建厂房,全村的热情被点燃。有人2013年建厂,次年换了三辆车,第一辆是奇瑞QQ,第三辆成了奔驰。

领导开始频繁来视察,村里通了柏油马路,路两旁竖起了崭新的路灯。2017年,全国淘宝村激增至2118个,水湖村是其中一员。街道边晾晒的金蛋一年比一年多,各家各户都忙活做金蛋。

●发财 日进帐上万元

「没钱,幸福不了。」金蛋和网路构成的大潮席卷水湖,曾经的残疾低保户王全福成功踏上潮头。如今,他被称作乡镇企业家、慈善模范,雇用26个残疾人。

王全福在2014年筹措了15万元,建金蛋厂,一口气开了8个淘宝店。金蛋也确实带来了好运:半年过去,他就还清了欠款。他形容「每天赚1万多的感觉就像天上撒钱」,王全福很快退了低保,买了车。他的厂子迎接了好多领导的视察,自己成了县里的政协委员。他说,他一个月能净赚6、7万元。

几百米之外,孙允兵工厂里的工人大多是五、六十岁的老人,这些人没力气开作坊,又不会销售,每天做两、三百个金蛋,一个月能收入两、三千元。

50岁的韩玉红是其中一员。这个手脚麻利的女人每天能做400个金蛋,或者70、80个「小黄人」的石膏像。她爱人原本做搬运,每个月能赚3000多元。今年10月,丈夫从货车斗里摔了出来,直接送进医院做开颅手术,从此失去劳动能力。她唯一的愿望,是「记者给俺老板好好宣传下」,能让厂子更红火,收入更高。

●压力 低价带来竞争

金蛋给了村里的穷苦人希望,也照亮了新面孔,比如返乡的年轻人。村支书孙宝臣说,「村里年轻人回来了八成。」

年轻人的归来带来了活力,也带来竞争。一度遥遥领先的孙允兵已被抛下,他家的价格比年轻人的店铺高,客服的反应比人家的慢,很多店铺的销量是他家的两倍甚至更多。这让他忍不住感觉,自己已经老了。

金蛋带来的辉煌一度属于孙允兵们,但最终是年轻人的。比如毕业刚两年的孙振国,读大专时就在宿舍里开淘宝店,一边打游戏,一边帮爸妈卖金蛋,每天能赚好几百。毕业时找不到工作,回乡的他没想到,一个石膏做的玩意儿能换来真金白银,买上轿车和县城的房子。

孙允兵最近修货车时摔进了地沟,磕伤了胸骨,可让他胸口更痛的是生意。2012年过去,孙允兵见证著一枚金蛋的价格从5块跌到3块,再变成如今的1块甚至几毛。他心疼厂里的工人,可自己也只能被大势挟著走,把工价从1块减到6毛,直到现在的2、3毛。

在水湖,全自动金蛋机已经渐渐流行,一台机器日产1000多枚蛋,能顶4、5个熟练工人。「什么『金蛋带来好运气』,都是生意。」年轻卖家陈肖辉无奈地耸耸肩,笑了。互联网的浪潮把一部分人抬起来,再吞下去,类似的故事也不是头一次发生了。

从数据上看,淘宝村依旧风光无限。仅看外表,水湖村依旧充满欣欣向荣。个把月前,青岛理工大学的教授来村里讲电商创业课,60多号村民挤在村大队十几平方米的电脑室里,争抢提问的人挺多。

孙振国斩钉截铁地安慰那些不安的朋友,说新一年销路会更好。他认为金蛋在南方已然流行,北方市场远没有饱和。这大概是这位新贵和老领头羊孙允兵为数不多的共识。后者坚信,「金蛋的生意,这辈子做不完,下辈子也做不完。它就像气球一样,是节庆必备,祖传手艺了。」(中国新闻组整理)

全村从事金蛋生产的就有2000馀人,占总人口约75%。(取材自环球网/视觉中国图) 全村从事金蛋生产的就有2000馀人,占总人口约75%。(取材自环球网/视觉中国图)
水湖村除了金蛋也生产金猪。(取材自环球网/视觉中国图) 水湖村除了金蛋也生产金猪。(取材自环球网/视觉中国图)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