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690] [ 3] [ 1]

公园城市的打造之路

来源: 世界日报
2019-07-10 23:03:02



时下,「公园城市」正在成为一个热门词汇。从珠江流域的江门到云贵高原的贵阳,从淮左名都的扬州到天府之国的成都,无不以此为建设目标。公园成了主政者经营城市的手段,也成为观察城市发展的新视角,厘清公园城市的定义、怎么建,才能避免盲目跟风,不致在对公园城市的憧憬中迷失方向。

•探路/不等于公园+城市

对于公园城市而言,2018年是一个分水岭。2018年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成都视察时指出,天府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节点,一定要规画好、建设好,特别是要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一年多来,「公园城市」在成都成为高频词,政策规画纷至沓来,学术研讨与工程建设齐头并进。

而究竟什么是公园城市?对此政府部门和业界尚无定论。但是对于公园城市不是什么,专家们的看法却大体一致——公园城市≠公园+城市,不能单纯看公园数量,更不是大建公园。

清华同衡规画设计研究院副院长胡洁是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主设计师、北京世园会规画阶段总负责人,他认为,公园城市理念是在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之间找平衡点,至少应该具备两大特徵:普惠,提高全民生活品质;系统,将生态引入城市,「不是在城市中建公园,而是把城市变成大公园。」

•歧路/模式、管理存挑战

对于建设中的公园城市,不少专家都寄予高度的期待,希望能为未来的城市发展提供中国样本。但是,公园城市毕竟是一个巨大的新课题,牵涉面广、资金量大、建设周期长。以成都为例,天府新区公园城市的规画周期达30多年,仅龙泉山森林公园就要建设整整50年、投资数千亿。因此,公园城市建设在整体规画、商业模式、服务管理上也存在巨大挑战。

在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看来,不惜成本地建设城市公园,代价还是要由城市居民来偿还。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画系教授顾朝林表示,公园城市是具有前瞻性、前沿性的人居环境改善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眼下最重要是将现有资源整合盘活,把小的绿地开放给公众。

胡洁表示,公园城市最大的亮点和难点在于「连接」,其中涉及林地、公园用地、河道用地,林业、园林、水利、农管、水道等不同部门,是一个版图特别大的系统工程。其次是项目自身的「造血」功能。

他担任主设计师的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简称「奥森」)是目前中国最受欢迎的城市公园,更是健走和跑步者的圣地。据胡洁介绍,「奥森」一年的管理维护成本在2亿人民币(约2923万美元)左右。

他认为,公园应从完全由国家投入的公益项目向公私合营、承包运营的方式转换。广州、深圳等地的实践证明,由运营方自负盈亏的承包经营方式,不仅提升了公园的「造血」能力,也提升了服务和管理水平。

•出路/走中国风不跟风

从山水田园诗到历代的皇家园林、私家园林,从1990年代钱学森提出的「山水城市」到今天的生态城市、园林城市,中国人一直在都市与田园之间寻求微妙的平衡。

1992年,原建设部借鉴钱学森及国外的「花园城市」概念订定评比标准,2004年评选出贵阳市为首座「国家森林城市」,截至2018年10月,全中国共有国家森林城市165个。此外,2000年以来,深圳、杭州、大连、厦门等20多座城市也先后获得「国际花园城市」称号。

胡洁曾对城市公园体系中的诸多国际经典案例做过深入研究,比如纽约的中央公园、口袋公园、波士顿的「绿宝石项链」绿地公园系统、丹麦哥本哈根的绿道系统。谈到中国的城市公园体系,胡洁首推杭州。「我觉得杭州最具备公园城市的条件。公园城市首先强调的是它的公共性和普惠性,所有的市民和旅游者都在整个杭州城的绿地里边,公共参与度、园林环境和维护水平都很高,而且很有文化沉淀。」

在公园城市建设中,「本底」是规画师们常常提到一个词,即一个城市所拥有的自然生态资源,且不能盲目跟风。「赶时髦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脱离现实搞大规模绿化,出现过度密植、大树进城等现象,对生态是另一种破坏。」胡洁说。

(中国新闻组整理)

天府新区公园城市的规划周期达30多年,图为天府公园。(取材自央广网) 天府新区公园城市的规划周期达30多年,图为天府公园。(取材自央广网)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