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

[ 阅览: 2248] [ 2] [ 2]

朝电话敬军礼、辞退掺假员工、年入两千万:1万退伍军人

来源: 光明日报 
2020-07-31 23:17:01

    没有人知道,辽宁本溪的退伍老兵李洋做客服时,会对着电话敬军礼。

    在高寒边境或闭塞深山,每年都有无数军人完成守土职责后离开那里,回到繁华热闹的社会生活,他们当中许多人,会以传统方式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但有另外一群人,却在追赶时代的浪头,触摸互联网的电流。

    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7月,已经有超过1万名退伍军人在淘宝进行电商创业,有人才刚刚起步,有人成为“淘百万”,有人则已年入两千万;他们拯救父辈凋敝的家业,带动困难的乡邻就业,甚至开创电商新模式,让生锈的产业带重新抛光。

    “咱们军人走到哪里都是好样的。”他们把军人的魄力带回生活,打响人生逆战。

    “我的命,半生都在边疆,你不怕,我就敢。”

    那是2010年的一天,父亲对刘佳佳说:“我们家需要一个女兵。”

    刘家两代都是军人,到女儿这里,老人希望能延续家族传统。刘佳佳身高168,身型匀称,体检顺利通过后,部队里忽然传来紧急调令,她当晚赶到郑州,住进一家名叫“将军”的旅馆。

    头发留了许多年,长到及腰,剪发时,刘佳佳放声大哭。部队在山西,辗转许多城市,行过平地与山路,黄昏时抵达目的地,刘佳佳走下车一看,满眼都是苍莽山岭。

    新兵训练时,每天五点起,先跑三千米,再做“三个一百”,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那段时间,刘佳佳端碗都发颤,筷子送不到嘴边。所在的是火箭军,职务类似后勤,会转接许多电话,因特殊要求,千余个号码,全靠脑子硬记。

    来自重庆的新兵熊宇驰也成长于军人之家,从小就憧憬绿装。他不怕上阵打仗,去的西藏边境,最终却当上“医务兵”。

    边境苦寒,熊宇驰回忆军旅生涯,难忘记忆都在边境。汗水浸在衣服上结成冰,像负重几十斤;同寝战友管炊事,手掌冻出“牙签”粗细的裂纹,也不流血,肉露在外面;熊宇驰给家里打电话,从来都报喜不报苦。

    胡大利则去到更远的边疆,绿皮火车三天三夜,走出车厢时,山东小伙已踩在吐鲁番的戈壁。去沙漠拉练,吃住都在荒野,风沙吹起来,锅盖都挡不住,饭菜吃完,食盒底总沉着一层沙子。

    艰苦以外,是荣誉和快乐。山东长大的西藏兵梁兴春是名狙击手,捡过炸弹、参加过全国比武,功勋无数;攀枝花的何思杰则在部队找到用武之地,记录下许多军旅故事。

    图:何思杰,服役16年退役,军人的硬朗仍留在身上。

    辽宁兵李洋的故事则关于爱情,他从河南调到后勤部,一场篮球比赛时邂逅姻缘,姑娘托人带话,想请他个吃饭,单独。从军16年,何思洁最浪漫的经历,是一场闪婚,半月电话,半月探亲假,婚誓前,何思洁问妻子:“我的命,半生都在边疆,你不怕,我就敢。”

    活成人群中的逆行者

    退伍以后,李洋什么都干过,销售,保安,力工,演员经纪,为成龙、周杰伦的电影拉过演员。

    在他眼里,自己“有点挑”,退伍时也有想法,“想实现一些价值。”他放弃安置机会,却不料,社会的洪流远比想象汹涌。

    图:退伍后的李洋做过许多种工作。

    别人看来,他有些格格不入,在公司上班,老板不许办公室吸烟,鼓励检举,他照章办事,将老板小舅子举报上去,辞退的却是自己。他去当保安,站岗时军姿太直,也惹来同事非议,意思是,都跟你一样,那不累死。

    这些东西他倒全不在意,仍把自己活成人群中的逆行者。有次大厅出现持刀歹徒,所有人都惊慌往外跑,李洋一个人就冲进去,身中数刀后,将歹徒制服。

    去北京混出些名堂前,李洋有过一段落魄日子,想送女友礼物却没很多钱,项链只能在路边摊买。对方家里要三十万彩礼,无奈之下,只好远走北京,等他做出些成绩,事情早已成过眼烟云。

    重庆的熊宇驰也差点与至亲错过,当时他还在部队,从小带他的奶奶病重,等他转业回家,老人却已不久人世。奶奶去世后,熊宇驰长久地活在悲痛里,用半年时间学车,去医院不知怎么用手机挂号,又去石家庄找战友,喝大酒,聊下来才觉得,创业才是自己要走的路。

    他也是个看重“意义感”的人,想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从河北回重庆,又转去西藏,车走川藏线,一路开到拉萨,在哪里跟朋友开餐馆,坚持了两年,再回重庆,继续在餐饮行业探索。

    山东胡大利最初从事的行业还不是食品,他也放弃家乡工作,去上海闯荡,做了三年广告策划,眼看房价越涨越高,又毅然辞职回家卖桃子。

    图:胡大利和父亲都是军人,两人正在地里直播卖桃子。

    家在蒙阴县的山脚下,几十亩桃林,是父亲当年退伍回家种下的。老人是七十年代的兵,在部队做的事情是修战斗机。胡大利的军人底子还在,肯吃苦,跑市场,开车一走就是上千公里,先在山东,再一路往南,把桃子卖到广州,挨家挨户推销,不知碰了多少硬钉子。

    父亲如今快七十,再不能劳累。胡大利时常想起小时候,满山的桃林,都是母亲一个打理,修枝,除草,施肥,给桃子裹包衣,累得腰都直不起。年少时,母亲曾找胡大利说事情,意思是让儿子劝劝丈夫,别再出去打工,家里这些林子,她一个人管不了。如今,胡大利圆了母亲当年心愿,留在家里,好好卖桃子。

    有人回归,有人继续出走。浙江的90后退伍军人陈凌杰决定离家闯荡,他去了杭州,从最基础做起,打包员到仓库管理员,再做运营,干体力活那些年,手上磨得全是硬茧。

    有人朝电话敬军礼有人叫不出一声“亲”

    回到家乡后,胡大利虽还时常开车往外跑,但某种“下沉的感觉”却挥之不去,“总不能一辈子守着这片林子吧。”他会走上山岗,朝远方长久眺望。

    心里其实早有想法。在他生活的地方,无论县城还是乡镇,人们求生计,早不再囿于传统道路,几年时间,数百家淘宝店就在县城长出来,卖水果也是,胡大利就听说,有人的淘宝店就开在乡镇上,一年能卖几百万。

    他也行动起来,开始什么都不会,干脆把电话打给淘宝的买家客服,对方竟也给他许多有用建议。上淘宝大学,装修店铺,打通物流和仓储,因担心“爆仓”,他甚至准备了两个包装点,放在不同乡镇。忙起来后,胡大利不再去山顶,因为他觉得,路就在脚下。

    李洋也从北京回到辽宁。开始淘宝创业前,写下三十多页计划书,他打电话给战友,对方话不多说,直接打钱投资。他几年前就做过淘宝,跟人合伙,负责管理客服,因理念不合离开。

    如今再创业,他将拿手的经验全用上。李洋会花很多时间跟顾客交流,但也保持适度,不至打扰,别人不知道,他甚至会在电话里给人敬军礼。

    在客服这点上,攀枝花的何思杰却很为难,一开始,他连“亲”都叫不出口,觉得“挺难为情”,但另一面,也因顾客好评备受鼓舞。

    何思杰做淘宝,用的仍是军人“那一套”,实诚得很,别人说芒果太软,要退钱,他就掏腰包,结果对方收到钱,转手就给差评,他虽气,却也不改变自己。

    他的创业动机也很“军人”。退伍前,在老家投资种芒果,有一年,战友打来电话,指定要攀枝花芒果,当时,他家果园尚没成熟,又不想让战友失望,于是去当地市场买。不想,却全遇上“假货”,海南、广西的芒果,低价运进来,再冒充攀枝花,高价卖。

    以次充好的事情,把何思杰气得不行,家乡好物的名声都被抹黑了。他决定自己上网卖,绝不掺假货,攀枝花芒果上市季节一过,就下架。老兵执拗,做生意也当做人,请的员工私下发了“假货”,立即辞退。

    声调高,压力也大,有个顾客是北京的“老首长”,有天,老首长忽然打来电话,愤怒地质问何思杰:“你太让我失望了!明明是攀枝花芒果,怎么发货地是昆明?”

    何思杰连忙解释,请他打开物流信息折叠部分,找到原始发货地,并说,攀枝花虽在四川,却离昆明近,选择那里中转更合理。最终,老首长接受何思杰解释,还向他致歉。

    重庆退伍兵熊宇驰的执拗,则是卖掉自己房子,他在淘宝开店卖重庆火锅底料,找最正宗的工厂生产,请中国烹饪协会的老师傅把关原料,招人时,不用只冲钱来的人。

    女兵刘佳佳去了北京,她做过公益,帮老年人处理心脏急救,后来和朋友做项目,融资达到三千万,在淘宝创业,是找到了方向,想做中国的运动内衣品牌,别人外出度假,她却往工厂跑。

    图:刘佳佳和她的运动服饰品牌。

    狙击手梁兴春退伍回到滕州老家时,父亲的乡村铁锅厂已濒临破产,只剩几名老师傅,他不顾父亲反对,放弃公务员机会,回到老旧的工厂开始再创业。彼时,父亲和老师傅们都不相信,一家小小的网店,看不见也摸不着,说它能让工厂起死回生,不像。

    “咱们军人,走到哪里都是好样的!”

    90后退伍兵陈凌杰还是决定回到家乡,孩子即将出生,他想陪在身边。

    父辈一开始也是反对,觉得年轻人应该留在大城市,况且孩子刚出生,更要稳定。松阳县产茶,是中国十大茶县,陈凌杰顶住老人压力,开始做淘宝卖茶叶。

    现实却很骨感,“一连几天,旺旺都不响”,三个月过去,陈凌杰销量平平,供应商也撕毁协议,理由是,走量太少,不能再给批发价,夫妻俩只好自己掏钱,以零售价进货,可能还亏钱。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陈凌杰回忆当时困境里的想法。还是军人那股韧劲,既然走不通就去学,报名淘宝大学,掌握新的运营方法,最重要,是将产品改良,设计爆款单品。

    这一次,路子终于走通,单月就卖出十万,算账时,夫妻俩欣喜不已,抱在一起,使劲在房间里跳。到2019年结束,这家来自小地方的退伍军人淘宝店,已经营业累计超千万。

    梁兴春的父亲曾去部队看过他,那年,他在成都参加考试,父亲其实早早就到了,每天守在校门口,看着儿子经过,怕影响他情绪,也不喊。考完当天出来,梁兴春看到父亲站在那里,全然不是自己离家时的模样,遽然地老了,身体佝偻着,头发花白,再不是曾经那个“暴躁”的父亲。

    图:梁兴春和父亲在铁锅厂

    就是在那一刻,梁兴春做了决定,放弃部队前途,回家帮父亲扛起大山。

    经过两三年探索淘宝创业,这位狙击手终于“射中”目标,2019年即实现营收过两千万。半夜朝他房间扔啤酒瓶的父亲也接受儿子思路,将传统铁锅改小,向C端要市场,还登上央视纪录片《风味人间》。那一年双11,位于滕州郊外二十公里的乡村铁锅厂灯火通明,订单打印机响了整晚。

    熊宇驰起步得迟,一开始,全靠战友们撑起,如今,他的重庆火锅底料已经打入成都;辽宁的李洋发挥自己特长,在平台深耕粉丝运营,势头正劲;何思杰的实诚也迎来回报,他的顾客回头率奇高,已成“病毒式”传播,时常接到陌生电话,对方会说,是小区邻居介绍;女兵刘佳佳为自己的健身内衣品牌取名“fromnow on”,在运动健身垂直领域已小有名气。

    他们同每天涌入淘宝创业的4万人一样,凭借刻苦努力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更有不计其数的退伍军人站到了生活的高处,成为每年15万个“淘百万”中的一员。

    在遥远的山东县级市滕州,郊外铁锅厂发生的故事已经传到远方,包括山东滕州、广西陆川等地的铁锅锈带,正在互联网电流里重新抛光。攀枝花芒果下市的季节,何思杰会帮助家乡其他农人带货;山东的胡大利会把附近的留守老人请来,做些轻便的活。



[原文]


[回到顶部]

[iamtopone.com][热点新闻] [滚动] [回顾]